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诉被告象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渔业行政管理(渔业)行政处罚一案裁定书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691   发布日期:2019.11.08

 

 

 宁波海事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浙72行初6

 

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

法定代表人杜永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永顺,浙江华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如意,浙江华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象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住所地象山县丹东街道丹河路869号。

负责人杨梓良,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郑泉,该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李翔,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不服被告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作出的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于201810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年1030日立案后, 201811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411日进行了庭前会议及证据交换,并于同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法定代表人杜永夏、委托代理人黄永顺,被告负责人史晔成副局长(庭前会议未参加)及委托代理人郑泉、李翔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于20181016日作出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查明原告于2010起在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下填海,至今未办理海域使用权证,擅自填海面积经测量为1.5477公顷,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填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四十二条、《浙江省海域使用金征收管理办法》,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53.637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诉称:被告认为原告存在违法填海等不当行为曾于2017913日作出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在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下非法填海达1.9047公顷,并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85.6725万元”的行政处罚。2017116日,原告向宁波海事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行政行为。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7)浙72行初3号行政判决,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81016日,被告再次就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了与原行政行为相同的行政行为,即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原告“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53.637万元”。同时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并未依法送达原告。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显然,被告于2018年再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违反了该法律规定。故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作出的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作出的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2、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作出的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上述证据用于证明被告分别于2017年、2018年两次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

3、宁波海事法院(2017)浙72行初3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被告作出的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已经被法院撤销。

被告辩称:1、被告具有作出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在实体上符合法律规定;2、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3、被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共11份证据,用于证明被告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

12017824日《询问笔录》、象海执责(2017082401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象海执听告(2017012《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22018417日《检查通知书》及送达回证、现场笔录、现场取证照片;

32018417日《调查询问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42018419日对郑先玉、罗小龙、王银杏作的询问笔录三份及身份证复印件、罗小龙提供的向原告购买石料出库单两份;

52018424日被告制作的现场笔录及现场取证照片、2018425日询问笔录、象海执罚(2018002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及送达回证、送达笔录;

6、《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二〇一七年八月)》及送达回证;

7、《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二〇一八年四月)》及送达回证、送达现场照片及见证笔录;

8、《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填海用海第一次和第二次面积界定对比图》、《说明》;

92018927日对郑先玉作的询问笔录、2018928日对张高强作的询问笔录;

 10、象海执罚(2009009号案中2009320日《询问笔录》、象海执罚(2009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填海面积图、罚款缴纳凭证和《结案审批表》;

11、《准予注销登记通知书》、(象市监企)登记内受字(2018)第006701号《简易注销审核表》、《关于建议撤销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注销登记的函》、象市监撤(20181号《撤销注销登记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第二组证据共三份,用于证明涉案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1、《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七条,证明被告具有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

2、《象山县海洋功能区划(二〇〇七年十一月)》、《浙江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年)》,证明原告非法用海不符合该处的海洋功能区划;

3、《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四十二条、《浙江省海洋与渔业行政处罚裁量基准》浙海渔法(201732号权利清单编号00599规定、《浙江省海域使用金征收管理办法》浙政发(20098号,证明非法用海不符合该处海洋功能区划的,处罚幅度为严重阶次,即应取17-20倍;建设填海造地用海的海域使用金征收标准为每公顷45万元,征收方式为一次性征收。

第三组证据共七份,证明涉案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

1、宁波海事法院(2017)浙72行初3号《行政判决书》;

2、《立案审批表》;

上述证据证明本次行政处罚案件的来源。

3、《海洋行政处罚实施办法》、2018930日会审笔录、20181016日会审笔录,证明属于重大海洋违法案件,被告处罚决定依法经过会审;

4、象海执听告(2018002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送达回证、现场照片、送达笔录,证明2018108日向原告送达行政处罚听证书;

5、象海通(2018101401号《通知书》、《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填海用海第一次和第二次面积界定对比图》与《说明》及送达回证、送达现场照片、送达笔录,证明因听证告知书发生笔误,向原告发送纠正笔误的通知书;

6、《关于申请延长案件查处期限的函》象海函(201858号、《关于同意延长案件查处期限的复函》甬海监函(201818号;

7、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回证、现场照片、送达笔录、见证人公职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未申请听证, 被告于20181016日向原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庭前会议中,本院责令被告提供中国海监象山大队的行政执法依据,开庭前被告提供了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象海〔200289号文件及象山县机构编制委员会象编字〔20029号文件,用于证明涉案行政执法过程中的中国海监象山大队执法人员执法的合法性。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均予以认定,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部分证据合法性和关联性的质证意见综合如下:1、对询问笔录及现场笔录涉及执法人员的身份有异议,均无工作证附卷证明;2、对涉及中国海监象山大队执法合法性有异议,认为与被告之间关系不明;3、对所有相关文书送达笔录有异议,送达地址非被告所在地,认为送达不合法;4、对行政处罚依据的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合法性有异议,认为举报人员及相关执法人员不应在场。

对开庭前被告提供的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象海〔200289号文件及象山县机构编制委员会象编字〔20029号文件,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已经超过举证期限。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询问笔录及现场笔录涉及执法人员的身份,上述笔录执法人员均为两人或两人以上,有现场出示工作证件,被告的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予以认定;对涉及中国海监象山大队执法的相关证据,被告提供的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象海〔200289号文件及象山县机构编制委员会象编字〔20029号文件,该证据系本院责令被告提供,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故可以证明中国海监象山大队及其工作人员执法的合法性;对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系被告执法过程中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测量,该机构有相应资质且报告系该机构独立出具,不违反法律规定,举报人与被告工作人员在测量现场进行指认并不影响该报告的合法性,且原告对该测量报告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当庭表示无需测量人员到庭接受质询,故本院予以认定;对涉及所有相关文书送达的证据,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送达是否合法系法律判断的问题,本院将在下文中予以评述。此外,被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第三组证据中的《海洋行政处罚实施办法》系其在作出行政处罚过程中的法律依据,本院不作事实证据确认。综上,原告对被告部分证据的异议均不成立,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7913日,被告认为原告存在违法填海等不当行为作出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在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下非法填海达1.9047公顷,并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85.6725万元”的行政处罚。2017116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因被告未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和答辩状,本院以此为由作出(2017)浙73行初3号行政判决,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2018417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象海执检〔2018002号检查通知书,在进行现场检查并提取现场取证照片后,同日向原告及其法定代表人杜永夏发出浙象海调(询)字〔2018〕第002号调查(询问)通知书,要求原告及法定代表人杜永夏于2018419日到中国海监象山大队三楼办公室接受调查(询问),该调查(询问)通知书通过邮寄已经送达,后原告未到场接受调查。2018419日,被告执法人员对填海事实进行调查,分别询问郑先玉、罗小龙、王银杏并制作询问笔录。2018424日,被告委托宁波市盛甬海洋技术有限公司对海域使用面积进行了现场测量。 2018425日,被告执法人员在高塘乡人民政府办公室对原告法定代表人杜永夏进行调查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一份,因杜永夏拒绝签字,由高塘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作为见证人签名确认,并当场送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20185月,宁波市盛甬海洋技术有限公司出具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被告通过邮寄方式向原告送达,因原告拒收,被告于2018530日进行了留置送达。2018108日,被告作出象海执听告〔2018002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进行了留置送达。20181014日,被告又通过邮寄方式向原告发出象海通〔2018101401号通知书,原告仍然拒收,次日被告进行了留置送达。原告未在期限内提出听证申请,也未向被告提出陈述申辩。20181016日,被告作出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原告于2010年起在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下填海,至今未办理海域使用权证,擅自填海面积经测量为1.5477公顷,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填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四十二条、《浙江省海域使用金征收管理办法》,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53.637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该决定书于同日进行了留置送达。原告不服于201810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因机构改革,原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的海洋管理职责由象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继受。

还查明,被告行政执法过程中相关文书送达方式如下:象海执检〔2018002号检查通知书分别在象山县高塘乡蓬莱路50号及被告厂区留置送达,见证人为高塘乡政府工作人员林海明;《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在高塘乡政府办公室当场送达,被告代表人杜永夏拒绝签字,由高塘乡工作人员史东海作为见证人签字确认;填海海域使用面积测量技术报告分别在象山县高塘乡蓬莱路50号及被告厂区办公室留置送达,见证人为高塘乡政府工作人员林海明,并拍照记录;象海执听告〔2018002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象海通〔2018101401号通知书、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分别在象山县高塘乡蓬莱路50号及被告厂区留置送达,见证人为高塘乡政府工作人员欧海金,并拍照记录。当庭查明,象山县高塘乡蓬莱路50号系原告法定代表人杜永夏作为个体工商户(高塘永夏农机商店)的经营地址。

本院认为,本案案由应为海洋行政处罚,原告对被告具有作出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原、被告双方诉辨意见,本院对争议焦点归纳评析如下:

一、涉案行政处罚是否属于“一事再罚”。《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原告认为,被告于2017913日作出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在象山县高塘岛乡林港村和尚山脚下非法填海达1.9047公顷,并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85.6725万元”的行政处罚,现被告再次就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了与原行政行为相同的行政行为,即象海执罚〔2018002号行政处罚决定,违反该规定。本院认为,就被告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行政行为。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因被告未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提交证据和答辩状,本院以此为由作出(2017)浙73行初3号行政判决,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此,象海执罚〔201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已被法院撤销,自始不发生法律效力,案件已经回归到未作出处理决定的行政程序,可以依法作出相应处理,不受已被撤销的处罚决定的限制。客观上,也不存在对原告两次处以罚款义务的有效行政处罚。故原告关于被告行政行为属于“一事再罚”,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行政程序中送达问题。本院认为,被告在行政调查及处罚过程中,已经尽到送达义务。原告提出本案诉讼并在证据中提供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事实亦客观印证其已收到相关文书,原告关于行政处罚决定书并未依法送达的主张,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三、关于执法程序是否合法。原告认为,在行政调查程序中,执法人员持有的证件显示单位为中国海监象山大队,与被告并非同一行政机构。本院认为,被告已经充分举证证证明,中国海监象山大队系具体承担海洋行政处罚工作,其执法权力来源合法,其执法行为后果均归属于被告。庭审查明,在涉案行政调查过程中,被告执法人员行为符合法定程序,并无不当,故本院确认行政程序合法有效。

本案中,被告通过调查询问的程序取得的证据,足以证明原告存在非法填海1.5477公顷的事实。被告经过立案、调查询问、现场勘查、委托测量、告知听证权利、处罚前告知等程序,最终作出处罚决定,符合《海洋行政处罚实施办法》的规定。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办法》第四十二条、《浙江省海洋与渔业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浙江省海域使用金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对原告“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罚款人民币1253.637万元”并无不当。综上,被告行政处罚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宁波石南高矿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姚雪锋
        杨世民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代书        朱丹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883 |  今日访问量:69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