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执行之窗 > 执行动态
执行动态(2019-24)千里扣船振国威、争分夺秒显担当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562   发布日期:2019.10.10

“我们法庭近年来也没有扣押越南籍货轮的经验,曾经发生过越南籍船舶被扣押后逃离港口的案例,该船一旦逃逸,从防城港出发到达越南海域仅需两个小时,这个案子确实棘手!”北海海事法院防城港法庭王庭长在听闻要扣押越南籍“TRANSCO SKY”(天空)轮后如是说道。王庭长话音刚落,我院执行庭干警的双眼紧紧盯着电子海图中那个代表“天空”轮的黄色小三角,会议室里的气氛仿佛凝固一般。

事情还要从前一天的上午说起。2019年9月16日,注册在香港的申请执行人卡蒙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代理律师焦急的来到立案大厅,申请我院执行庭尽快赴广西防城港扣押越南籍“TRANSCO SKY” (天空)轮。申请人提供的初步证据显示,该轮登记所有权人是注册在越南的TRANSCO公司(运输公司),“天空”轮正停泊在广西防城港锚地。

卡蒙特公司与运输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9日作出(2015)甬海法商初字第1036号民事判决,判令运输公司赔偿卡蒙特公司货物损失人民币4796469元及利息。判决生效后,卡蒙特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因运输公司系国外公司,无其他财产,涉案船舶“TRANSCO STAR”轮不在我国境内,无法执行,经卡蒙特公司同意,该执行案件于2018年11月30日裁定终本结案。卡蒙特公司查询后得知,运输公司名下除了涉案“TRANSCO STAR”轮外,还有两条船,分别为“TRANSCO”轮和“TRANSCO SKY” (天空)轮,此次停泊在防城港的正是“天空”轮。这也是运输公司名下船舶几年来第一次靠泊中国港口。因此,卡蒙特公司才焦急希望法院立即扣押该轮。

执行庭立即联系北海海事法院防城港法庭及防城港海事局确认“天空”轮停泊在防城港锚地。只要得到线索,案情就是命令。承办人李贤达、陈高扬两名干警立即制作扣船法律文书,联系防城港法庭请求协助扣押外轮,并于9月16日晚即飞赴南宁,并于17日清晨坐火车至防城港。承办人到达防城港后,第一时间走访防城港海事局和边防检查站进一步了解情况,得知该外轮停泊在防城港外锚地后,因为货物尚未备齐,靠泊计划暂未明确。因船舶尚未报边检,故边检无法协助法院扣押船舶。承办人立即向申请执行人制作笔录,向其释明,如果在外锚地扣押外轮,会面临风险,一是去外锚地需要做交通艇,单程需要一个多小时,会产生较高费用,且在外锚地扣押外轮风险较大,二是扣押船舶后由越南船员负责看管,在无法得到相关部门协助的情况下,极易存在抗拒执法甚至逃跑的可能。一旦逃跑,被执行人运输公司名下的船舶再到中国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在权衡利弊后,申请执行人同意暂不扣押“天空”轮,等船舶进港靠泊码头装货时再申请扣押。由于靠泊时间未定,承办人返回宁波,由申请执行人继续关注船舶动向。

9月20日周五下午,申请执行人从港口调度处获悉“天空”轮将于21日周六靠泊防城港码头6号泊位,并立即向承办人报告最新动向并申请扣船。得知船舶即将靠泊的消息,执行庭李贤达、杨宏辉及审监庭姚妮娜三位干警再次前往防城港。21日下午16时,“天空”轮在引航员带领下缓缓靠泊码头泊位,此时,我院执行干警搭乘防城港法庭的警车已早早守候在泊位旁。船舶靠泊后,我院执行干警第一时间上船实施了扣押船舶的程序,向船长制作笔录、送达扣船文书,并扣留了船舶登记证书、国籍证书、船长证书。扣船程序虽然完成,但执行干警悬着的心却难以完全放下。

 

22日上午,承办人接到“天空”轮船舶代理的电话,该轮不准备装货,申请移泊到外锚地。鉴于外锚地离码头较远,一旦到了外锚地,同样存在越南船员驾船逃离港口的风险,因此,暂不同意其移泊申请。但码头公司有泊位经营计划,船舶不可能长期停泊在码头泊位,并且泊位停靠费用较大,长期停靠将产生巨额码头费。承办人向防城港海事局、防城港边检询问,是否存在离码头较近的泊位,但回复称,防城港港口位置特殊,没有内锚地可以供外轮停泊,如要移泊只能移到外锚地,同时提醒承办人,之前发生过越南船舶未办理离港手续就逃离港口的先例,建议慎重移泊。为了保障被扣船舶的下一步执行措施,执行庭拟尽快启动遣返船员,摇号选定看管公司后接管船舶、交接船员等程序。

促和解、争分夺秒显担当

正当承办人担心越南船舶有抗拒执法擅自离港的风险时,23日上午,一名自称是被执行人代理律师联系了承办人,愿意与申请执行人和解。只要被执行人愿意谈,这个执行案件双方就有和解的可能。得知该消息后,承办人立即联系申请执行人,促成双方和解,以便申请执行人可以早日拿到执行款。24日上午,双方代理人称和解方案中对如何支付款项及支付金额上有一定差距,希望法院居中调解,被执行人代理律师也告知承办人“天空”轮存在船舶抵押权,抵押金额为65万美元,如果调解不成,被执行人不排除弃船的可能,船舶抵押权人也已经委托律师准备后续债权登记事宜。承办人立即要求加入双方代理律师的微信群,促使双方继续进行执行和解,双方和解差距从15万美元缩小至尚有5万美元,但仍陷入僵局。承办人仔细了解了双方纠纷的起因是在于越南的收货方向被执行人运输公司出具保函,致使运输公司无单放货,但越南买方是皮包公司,运输公司支付执行款后存在无法向买方追回损失的困境,运输公司也已在短时间内积极筹款,努力履行,希望得到申请执行人的谅解。承办人再次向申请执行人释明处置“天空”轮的风险,一是拍卖外轮后的变现价值具有不确定性,二是司法费用包括外籍船员遣返费、评估费、码头费等会大量产生,三是船上债务金额的不确定性,毕竟处置的是姐妹船,申请执行人受偿顺位靠后,如果存在船舶抵押权及其他海事债权,申请执行人最终能够受偿的金额未知。如要和解应尽快,否则拖下去对双方而言都是扩大损失。经过几次协商,双方最终于26日晚上达成和解,由运输公司一次性支付60万美元至法院账户后,申请人卡蒙特公司申请解除扣船,并放弃其余执行款。27日,申请执行人的代理律师提交了附条件解除扣船申请书。29日,60万美元汇入我院美元账户,承办人立即制作解扣船舶法律文书,并委托防城港法庭代为送达文书。30日,“天空”轮解除扣押并于下午离开了防城港。

这一件大标的已终本的涉外执行案件,从第一次奔赴广西扣船到引导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解除船舶扣押,仅用了短短十五日。申请执行人专门派人送上锦旗,表示感谢。总结此次成功执行涉外案件的经验,得益于几点:一是申请执行人没有放弃寻找和跟踪被执行人财产,锲而不舍并第一时间告知法院船舶靠泊中国港口的动向,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二是我院执行庭重视案件财产线索,及时赶赴外地并等待最佳时机扣船,促使双方和解;三是北海海事法院防城港法庭的大力协助联手扣船,周末仍派遣警车和干警支援威慑涉外当事人;四是双方当事人理性达成和解,促使案件顺利执行结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77320 |  今日访问量:80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