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庭审笔录
(2019)浙72民初244号原告陈荷跃与被告黄建勇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庭审笔录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93   发布日期:2019.07.09

庭审笔录

时间:2019-06-18 14:30:00 15:24:11

地点:温州审判庭

案号:(2019)浙72民初244

案由: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主审法官:胡世新

合议庭成员:

书记员:林纯碧

记录如下:

 

 

 

 

书: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和陪审员入庭。

审判长:请坐下。

书:报告审判长,原告代理人郑琦到庭被告黄建勇未到庭法庭准备工作就绪,可以开庭。

审判长:现在开庭,首先核对一下到庭,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原告到庭,当事人报告一下您的基本情况,如果是律师的,请说明代理权限。

原告:原告陈荷跃,男,委托代理人郑琦,浙江建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审判长:经核对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身份符合法律规定,可以参加诉讼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派出法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今天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告陈荷跃与被告黄建勇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因被告黄建勇,其已离开住所地多年。经本院上门直接送达和邮寄送达均无法送达,所以通过浙江法制报对黄建勇进行公告送达现公告期已满,被告黄建勇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本案由审判员胡世新也就是我本人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张潮、叶晨曦组成合议庭,因陪审员张超身体原因不能参加诉讼,昨天改为人民陪审员郑志斌,也就是我左手这一位和叶晨曦我右手这一位参加组成合议庭,法官助理夏蕾协助办理,书记员林纯碧。记录合议庭组成和变更后近一个依法告知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当事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今天即律师出庭,所以回避的情形不再重述本合议庭和法官助理及书记员自查没有回避的情形,原告是否申请回避?

原告:不申请。

审判长:当事人参加民事诉讼活动,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享有诉讼权利,同时也应当履行相应的诉讼义务本院在发送案件受理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时,已书面告知了诉讼权利和义务原告对诉讼权利义务是否清楚。

原:清楚。

长:因被告黄建勇无故未到庭,视为其对上诉权利的放弃。现在进行法庭调查,先由原告陈述起诉,请求事,实和理由具体可以宣读起诉状。

原告:原告的诉讼请求为,一、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黄建勇向原告陈荷跃支付海运输费用2387000元及其利息按照月利率2%计算,其中201862日按照本金231000元计算至201872日起至201882日,每月本金金额增加231000元。201892日起,按照本金2387000元计算至清偿日止,暂计至201921日,利息为266420元,第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被告黄建勇为其客户从事海运和清关服务2017年、2018年晨委托原告陈荷跃为其代办海运货物,在目的港的清关服务经双方于2018513日结算。被告向原告出具了一份欠款2387000元的欠条,载明黄建勇身份证号码3303251982008081118,截止2018513日欠陈荷跃海运输费用共计31万欧元整,折合人民币2387000元整,欠条还载明,被告应于201861日至201921日每月还款231000元,201931日还清余款,308000元到期日逾期不还,追加每月2%,利息超过三个月不付款,陈荷跃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黄建勇返还欠款及利息被告黄建勇出具欠条后,并未如期向原告陈荷跃支付分文。原告多次催讨,均未果中量级纠纷。综上所述,原告陈荷跃认为被告黄建勇拒不付款的行为已损害其利被告黄建勇应当立即支付欠款及利息为此,请法院判决如诉讼请求。

审判长:因被告没有到庭,也没有提供任何的答辩材料,所以视为其对本案的答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下面先由原告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提供证据。

原告:原告向法庭提供7组书证,第一组是身份证,证明原告主体资格。第二组是户籍信息,证明被告主体资格以及其户籍所在地属宁波海事法院管辖。第三组是欠条证明截止2018513日,被告欠原告2387000元,海运输费用及约定的还款期限和违约责任。第四组是提单复印件,对账单至港费清单。证明海运输费用为海运向下,驳回星光和质感费用,货物运输清运港为宁波港。第三组是鼎丰公司出具的相关证明至港费用证明鼎峰公司营业执照。第四组是强文和小艾的微信聊天记录。第五组是陈某与黄建勇的微信聊天记录。第六组月琴与黄建勇的微信聊天记录。第七组微信聊天记录涉及本案清关贵侯对照内容表,我们就整理的。表格三到7组证据证明,一对账单所列货款委托清关事项及洽商的过程第二和原告已经垫付所有费用的证明材料。证据。456微信聊天记录,我们还提供了证人去相互印证,我们现在向法庭提供证据二、证据36的证据3的证据原件,

审判长:你这个编号不对。

原告:应该是9组证据二、证据5。原件证据六、七、八原件。等一下,有证人当庭提供核对这里我们向法庭请求一下,就证据3的欠条原件是当事人本人保管,他是19年的516号出国到意大利去,现在没回来请求在庭后延期给予期限来核对原件。

审判长:你把证据原件交上来。

原:好的。

长:你现有证据,原件就是一个黄建勇的身份情况,是吧。还一个是清官证明,陈荷跃、鼎峰公司的一个清关证明是吧。还有一个是自费的证明。其他都是。

原告:其他。

审判长:就主要的证据欠条是复印件。那你这个原件,你说在原告手上怎么没拿来两个总体到现在已经4个月了

原告:我因为开庭之前,我怕原件给我们代理人保管不妥,让他自己保管,他是19516号出过去,当时没有没有沟通,没有交代下来。

审判长:因为按照法律规定的话,你对主要证据特别是欠条,必须是提供原件的你,这没有原件的话又不能说明。没有原件的话,这个证据是不能认定的。

原告:他原件是在其他大道农商行的银行保管箱那边保存着。需要本人指纹,才能开启。

审判长:那我们今天是为了方便起见,便于案件的审理,今天继续开庭,对你欠条原件只给你一周的时间,到下周二下午5点之前还不能提供原件的话,视为你举证不能。听清楚了。

原:清楚了

长:你跟被原告你自己的身份是个体,有没有公司?

原告:本案是以个体的身份去做一个业务的。

审判长:你跟被告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律关系?

原告:跟被告黄建勇资格之间是一个黄建勇委托陈荷跃去处理目的港清关和清清关事务的一个关系,委托关系。

审判长:只是目的港清关是吧。包括提货吗?

原告:包括提货。

审判长:也就只是委托被告委托你,在目的港这个目的港是固定的吗?

原告:不固定的,基本上那一片。

审判长:这在国外目的港的提货和报关和提货工作。那你主张的海运费是怎么个费用?

原告:他其实是跟海运输有关的清关费用,他这个欠条写的太笼统,写个海运输费用。

审判长:就实际上就是清关费用了。

原告:对清关费用,然后包括部分的滞港费。

审判长:出口你们不负责是吧。

原告:不负责。

审判长:跟深圳鼎丰什么关系?

原告:陈荷跃又交给深圳鼎丰,去做这些业务,深圳鼎丰在国外目的港是由办公室的。

审判长:那就陈荷跃是一个中间商了。

原告:对。

审判长:他做了这些之后,再委托鼎丰去做。集装箱的清关费用,你跟被告之间是怎么约定的?

原告:根据目的港的不同,我们每个货柜都有支付费用的时候,都有一个确认的,但基本上以顶峰的价格为准。

审判长:跟你中间没有利润的。

原告:但是另外结算的?

审判长:另外结算。

审判长:你这个欠条里面包含着利润,还是就是你顶峰已经付清了,那这那这个欠条钱是什么?

原告:借条钱就是跟顶峰结清的,这部分的费用。

审判长:跟顶峰结清的费用。后面提单就是按照你这个一半年,所有的集装箱的那个提单收了。

原告:提单是18年,他这里因为提单还不齐全,一共是48个箱,但是他提单找到30个。其他的如果继续找,可能还要花时间。

审判长:那欠条上面载明的款项,也就是你支付给顶峰的费用,那么就是他要给你的是吧。总共代理了一半的代理的48只箱子,是吧。

原告:我们表格罗列的这个时间时间段期间。

审判长:所谓的费用就是一个清关费用,清关。

原告:志刚费用。

审判长:而不知港费用是吧。费用也包含在欠条里面吗?

原告:对已经包含在里面了,都包含在里,面对。

审判长:不含在里面了,是吧总共也就是这里是。2387000元,滞港费用的是吧。

原告:是的

审判长:那对账本是谁跟谁对账的?

原告:对账打欠条,但是陈荷跃跟黄建勇的对账。

审判长:但没有签名是吧。

原告:没有签名的。

审判长:对打欠条,当时陈述有那这个费用是多少?

原告:滞港费用40468.5欧元,我们在证据里面表格35页,上对这些费用已经做了一个明确,罗列,然后折扣费用也已经列出来。

审判长:35页总共志刚费。是

原告:40468.5欧元。其港费后面36页,上有字港费产生的一个青铜。

审判长:40468.50欧元,跟你后面的36页,上面这个。

原告:36也是对质港费的一个想方详细清单,这笔费用对。

审判长:就这笔费用是吧,你是总共的是吧。

原告:对,他是没有汇总金额,前面金额。

审判长:单个的是吧,就是说。这项费也是自消费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目的港报关提货是你们。

原告:对他就是单证给完了以后产生了一些资格安置,需要黄建勇提交给陈荷跃,他有些单子是提交完了,所以就产生了一些滞港费。

审判长:提交完了是吧。你顶峰和出具的那个集装箱名单,与前面的集装箱可以对应吗,可以对应的。

原告:都是。

审判长:你后面聊天记录要走什么强文、小哎是谁?

原告:前文小二是黄建勇的一个员工,强文是顶峰的一个员工,说请也是顶峰的员工,我们让他这两个证人出庭一下,是为了把这个聊天记录跟本案有一个证据链能够关联起来。

审判长:那黄建勇也是个人。

原告:完全是个人,他的称自己神龙,但是这个公这个名称,我们查了是没有登记的,就是他个人做的。

审判长:那从这里来看,就说是月清和全文,都是直接与黄建勇联系的了。

原告:对陈荷跃让他们直接去联系

审判长:个体跟陈荷跃之间有什么关系,如果要联系吗,理论上来月清和全文是那个鼎峰公司的,该要因为跟你跟陈荷跃联系。

原告:她也跟陈荷跃联系,因为陈荷跃跟顶峰要结算的,这里客户他就给给他们去直接联系,有些单证交接上让他们直接去联系。

审判长:你证人来了是吧。先叫证人出庭作证。

原:是的


   长:证人报告一下你的身份情况。坐着说,好了坐着说好了。

证人1:你好,我是顶峰物流的员工。

审判长:叫什么名字?

证人1:叫卢月琴?

审判长:身份证带了没有身份证,想我们法官这里出示一下。到时复印一份。叫卢月琴是吧,是顶峰公司员工是吧?

证人1:对的。

审判长:今天原告。陈荷跃向本院申请你作为其余被告黄建勇货运代理纠纷一案的证人出庭,根据法律规定,你证人必须如实向法院陈述,你所知道的事实,不得带有猜猜测或者意向性的语言,如果你有做伪证,或者做虚假陈述的话,将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你听清楚了吗?

证人1:我听清楚了。

审判长:那你今天向法院要证明本案的什么事实,你可以陈述。

证人1:黄建勇是陈荷跃的客人,陈荷跃委托我们就是业务方面的事情,直接跟黄建勇直接联系的,直接和他交接。

审判长:就这么一个事实。

证人1:对。

审判长:原告你有什么问题,需要向你证人发问的没有?

原告:有,我们向证人问一下卢月琴,就是你跟向陈荷跃提供了一个你跟黄建勇的微信聊天记录,这两天记录的是真是真实的要带原件吗?

证人1:是真实的。有

原告:有带原件,那这个跟黄建勇直接联系,未经聊天记录,涉及什么内容?

证人1:就是一些清关方面的事宜,就是跟他对接的内容。跟黄建勇本人的。

原告:经本人,这是陈荷跃,让你跟他联系的,黄建勇的黄建勇的费用跟谁结算的?

证人1:对

证人1:黄建勇的费用的话,是跟陈荷跃结算的。

原告:陈荷跃的。

证人1:陈荷跃的是跟我们顶峰公司结算的。

原告:他陈荷跃定分公司费用结算清楚了,没有。

证人1:已经算清楚了。

原告:能否将微信聊天记录原件提供给?

证人1:可以。

审判长:这是你本人手机是吧。

证人1:对的。

审判长:你这个前面详细资料,是你自己的身份里面注册的是吧。

证人1:是的。

审判长:包括祥龙物流、黄总,也是你可以点开的,可以找到的是吧。

证人1:是的。

审判长:那你庭后我们再核对一下。你这里的聊天记录,从时间上来看是什么时候

证人1:应该是17年的12月份。

审判长:应该是什么时候的,18年?17年的12月份,是吧。17年的12月份,因为他现在主张的是,18年的那个费用,17年的费用吗?

原告:也有17年12月的也有。

证人1:应该也有。

审判长:那你只是这里截取了,就是18年的一部分,并不是说涉及到所有他的那个。

证人1:截取的都是后续的一些相关的,那些费用的问题就是之前的话,我是没有截取的。

审判长:后续相关费用问题,包括自费的问题是吧。纸箱费的标准是你们公司定的吗?

证人1:智商费的标准是根据之前船公司那边提供的,然后去定的不是说我们自己定的。

审判长:就说是你们船公司。船公司给你们的报的数据是吧?

证人1:对

审判长:那这个志向的原因,你知道吗?

证人1:这箱的原因的话,都是因为客人可能是在码头已经产生费用了,提供的资料给我们晚了,所以会有一些费用存在。

审判长:你们接受资料是黄建勇直接给你们的,还是通过陈荷跃给你们的。

证人1:黄建勇直接给我们的。

审判长:直接给你们,你这里全部是跟黄建勇联系的一些资料,对吧。

证人1:对

审判长:那你神龙物流,他有没有一个公司?

证人1:他正叫神龙物流,国内的话我不清楚他有没有注册过。

审判长:你还有其他需要补充的没有?

证人1:没有了。

审判长:你知不知道黄建勇有欠陈荷跃的钱?

证人1:我知道,所以他现在才是让我出庭作证。

审判长:你怎么个知道的?

证人1:因为他这个费用结算的话,他是之前要求我们提供一系列跟他的对话,什么所以我们才知道的。

审判长:以前不知道的是吧。

证人1:对因为这个费用本来是他们个人结算的吗?

审判长:具体欠多少钱知道吧。

证人1:好像具体是30多万

审判长:30多万人民币,还是欧元?

证人1:欧元

审判长:好的。

审判长:那你先那你先退庭。待会你核对一下这里的记录,然后在庭审笔录上面签字,那手机给你先。

证人1:谢谢。

 

审判长:证人报告一下你的身份情况。

证人1:你好,我是鼎丰物流公司员工,业务员强文。

审判长:你真实名字就叫强文。

证人1:很少。

审判长:今天是陈荷跃把你作为其与黄建勇一案的纠纷一案的证人叫你出庭,根据法律规定,证人必须如实陈述其所知道的一切。如果发现你有作伪证或者做虚假陈述的话,将依法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听清楚了吗?

证人1:听清楚了。

审判长:那你向本庭陈述一下,你要做作证明的事实。

证人1:首先陈荷跃和我们顶峰,他委托我们顶峰和黄建勇。关于业务上的往来,我们帮黄建勇去处理柜子运输流程。

审判长:柜子的运输流程是什么概念?

证人1:集装箱,到国外之后,我们帮他运输,还有清关。

审判长:就是就是到国外之后清关,然后提货清关之后再运输到目的地的工厂,或者什么事,你们主要是陈述海运国际海运还是当地的那路运输。

证人1:我们主要是首先是当地到国外之后要清关,之后是当地短途运输。

审判长:短途运输是吧,不涉及国际海运的是吧。

证人1:不涉及。

审判长:你们清关的话是。单据是谁交给你们,就这个这批案子来说。

证人1:单据的话,我是负责国外运输那一块单据的话,是我另一个同事他负责的。

审判长:刚才卢月琴负责是吧?本庭提交的就是你的那个聊天记录和沈龙客服小a的聊天记录。你要证明什么?

证人1:证明他每个柜子在路上短途运输的时候,我和他那个员工主要是操作,首先是短途运输的时候,我们要给他发车的时候,肯定要有一些车牌,或者写数量,还有运输线路,这些肯定是跟他核对的,我要和他员工去沟通。还有包括后期关于这些数目的话,也是我来负责。

审判长:陈荷跃在这里起什么作用?

证人1:陈荷跃是把黄建勇业务,是介绍给我们顶峰,然后我们帮他去操作。

审判长:你们顶峰收钱的话,向谁收?

证人1:向陈荷跃收。

审判长:那原告有什么问题需要向证人发问的吗?

原告:强文,你等一下能否把你微信聊天记录原件提交给法。

证人1:可以。

原告:没其他问题。

审判长:这样你,他问你在证人签后面做一下,把你把卢月琴在叫进来。

长:卢月琴再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你是负责单据的,是吧。

证人1:对业务上方面的事情。

审判长:业务上全部是负责单据的,这单据接受全部是你接收的了。

证人1:单据的话并不都是我接收的,然后之前还有另外一位同事,有时候是我。

审判长:是陈荷跃直接交给你的孩子,应该是黄建勇交给你的。

证人1:黄建勇那边直接交给我们。

审判长:王建直接交给你们的你们,费用收取。

证人1:费用收取的话,也是我直接报价给黄建勇那边是这样。

审判长:报价给黄建勇,那黄建勇费用勇费用车向你们支付吗?

证人1:他费用的话是支付给陈荷跃,是陈荷跃要求我们直接报价给黄建勇的。

审判长:那你们是本陈荷跃收的?

证人1:对

审判长:没刚才提到陈荷跃关于这些款项,都已经给你们结清掉的是吧,刚才你的另外一个同事强个同事强文是负责什么?

证人1:已经结清。

证人1:他的主要是也是业务方面,后续的事宜。对的就是主要是国外交接部分。

审判长:后续的事宜。

审判长:你们跟陈荷跃之间有什么合同有没有?

证人1:这个的话之前是口头上的合同,没有那种正规的,因为它是个人的。

审判长:那你们做你们做的业务,主要包括哪几款?

证人1:清关派送那方面就是国外内一方面。

审判长:国外的轻货清关提货派送员派送是整箱派整箱派送还是拆迁派送?

证人1:整箱。

审判长:好的。证人退庭。

审判长:原告,你最后一张提供的就是他们聊天记录涉及到的几个货柜是吧。

原告:对,我们整理出来聊天记录当中已经涉及到的跟本案有关的驳回。

审判长:本案有关的货柜是吧?黄建勇在出具欠条之后,有没有向你们付过款项?那你们有没有向他联系过?

原告:联系过他,一直没付。

审判长:你们联系的上的?

原告:他们两个在国外能联系的

审判长:在国外有联系的上。他使用的是国外的时候,才国内手机。

原告:手机就是我们诉状上写的都是意大利的手机。

审判长:意大利的手机没办法打通了。

原告:公的应该是应该打得通的。就是要国际长途。

审判长:原告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本庭陈述的?

原告:就是我们关于这个欠款的利息计算问题,向法庭陈述一下。按照欠条的内容。欠条是约定。如果逾期不付,每月追加2%利息算超过3个月不付,陈荷跃有权起诉和返还欠款及利息,我们起诉的利息、诉讼请求当中全额2387000是从三个月后开始,按两分利息计算,然后前三个月我们是按每个月本金累加来计算利息。

审判长:你是从他按照还款计划是201861号、71号、81号是吧,每个月还两万231000,你的利息起算是从2018年的111号计算,前三个月不算利息是吧。

原告:前三个月,我们算我们诉状后面有一张利息计算表计算表上我们是62号,应该付的,这一部分利息算一个月,以本金231000来算,然后第二个月的以462000来算两期的付款总额,以这个来算利息,然后第三个月是以三期的本金累计693000来算两分的利息,然后到92号开始以全额的2%计算利息。

审判长:201862号就头一个月是吧,然后71号是两个月,91号是三个月。那么你91号以后怎么会是全额?

原告:因为三个月不付款,有权全额起诉了我们认为他与那个逾期违约,然后欠条上最后有一句。

?审判长:他没写,有权全额起诉,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

原告:这我们认为他是逾期违约了3个月,有权起诉就应当主张所有的本金全额。

审判长:这是你们的理解了,那这里还可以一个理解的话,每一期超过3个月不付。那你最后201931号,你也是2019年的31号到61号。起诉你总额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理解?

原告:我们认为,按照这个欠条的本意来说,他是超过三个月不付,应当是全额他返还欠款及利息,他没有写明说当期欠款,那按照他如果违反还款约定的话理解为全款,我们认为更符合情理。

审判长:你这个月2%的利率,等于说年收益是两分利了。两分利约定已经是超过了国家法定的逾期罚息。

原告:应该没有。

审判长:如果超法定的话,我们法院将会予以调整的。其他其他还有什么补充吗?

原告:其他没有补充。

审判长:问一下原告,你这份欠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签的?

原告:在国内签的。

审判长:在国内哪个地方签的?

原告:具体我没问,等他回来一起核实一下。

审判长:这个字是黄建勇本人签的吗?

原告:是的 

审判长:只是两人吗,还有其他人在场签欠条吗?

原告:具体细节我没问,

审判长:欠条是谁打印的?

原告:这些细节,我都等他回来核实一下。

审判长:你到目前为止,诉讼请求有没有变更?

原告:没有变更。

审判长:法庭调查结束,基于原告现在最主要的证据是欠条,没有原件,所以我们现在对证据就不做任何评述。下面就原告你就本案就发表一下你自己的辩论意见。

原告:审判长陪审员,我简单讲一下我们的最后辩论意见,就是我们认为根据我们证据4到证据包含证人证言所证实的基础法律关系所产生的原被告之间的债权债务已经在证据3欠条当中双方由被告予以确认本案的是一个。目的港清关费用和治港费用的一个债务,已经确认为欠条项下的一般债权债务,那根据双方的一个委托关系,我们认为,根据合同法398条的规定,被告应当按照欠条的约定来还款被告不还款,法院请求法院根据法律规定来判决被告来偿还完毕。

审判长:恢复一下法庭调查,你们跟黄建勇之间除了清关目的港清关提货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业务往来?

原:没有。

长:下面进行法庭辩论,你还有重复意见,没有。由于原告方没有新的意见,补充法庭,被告方未到庭,视为其放弃权利,法庭辩论终结,按照法律规定,当事人有陈述,最后意见的权利,原告最后还有什么意见?

原告:法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长:因为今天被告没有到庭,所以我们法庭也不再做调解工作,我们再次确认,只责令原告在下周二5点之前向本院提交欠条原件进行核对,如果没有欠条原件,视为举证不能,根据据原告将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听清楚好,今天开庭到此, 闭庭

书: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和陪审员退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