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与被告深圳普鲁登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450   发布日期:2019.07.08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浙72民初1717

 

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金华市新渥街68号。

法定代表人:陈金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温莉,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邵吉,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普鲁登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梅林街道梅林路与凯丰路交界东南凯丰花园(二期)216B

法定代表人:牟海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章永海,浙江海昌(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喔凯公司)与被告深圳普鲁登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鲁登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9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2018115日,喔凯公司向本院申请财产保全,本院裁定予以准许。本案于201811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陈金平,原告委托代理人温莉、沈邵吉,被告委托代理人章永海到庭参加诉讼。双方申请庭外和解,然协商未果,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喔凯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普鲁登公司赔偿货物损失人民币451167元(货损为65835美元,按2018920日美元汇率1:6.853折算成人民币451167元)及利息(自2018921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进行计算)。庭审中,喔凯公司将诉请数额变更为人民币431167元(下文中若无特别说明,均指人民币)。事实和理由:2015924日,喔凯公司委托普鲁登公司代理出运一批节能灯及配件,从宁波运至南非约翰内斯堡,贸易方式FOB,货值65835美元。普鲁登公司接受委托后即安排货物运输事宜(对应提单号WBJH1010564、集装箱号CXDU1777974)。货物出运后,普鲁登公司未向喔凯公司交付提单,因未收到货款,喔凯公司多次要求普鲁登公司协助向国外收货人催收货款,同时通知普鲁登公司若货款未全额支付不得放货。后国外收货人确认货物收悉,截至开庭之日,喔凯公司仍有货款人民币431167元未收回(起诉后,喔凯公司收到货款20000元,故将诉请数额由451167元变更为431167元)。喔凯公司认为,普鲁登公司未向其交付提单,未尽到货代义务,未按指示将货物交付给国外收货人,其行为给喔凯公司造成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2019123日,喔凯公司通过浙江移动微法院表示,庭外和解期间,国外收货人于20181212日、2019112日分别向喔凯公司支付20000元、10000元,喔凯公司未收回的货款为401167元。

被告普鲁登公司答辩称,1.双方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涉案贸易方式为FOB,普鲁登公司系接受国外收货人的委托办理涉案货物的订舱业务,接收涉案货物后向喔凯公司签发抬头为普鲁登公司的货代提单,喔凯公司若主张普鲁登公司未按指示交付货物,应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提起诉讼,然在该法律关系下,已超过法定的一年诉讼时效;2.货款未收回属贸易合同下的商业风险,现有证据表明喔凯公司可以从国外收货人处收回货款,故该商业风险不应由普鲁登公司承担;3.喔凯公司向普鲁登公司出具了电放保函,普鲁登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喔凯公司为支持其诉请理由,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证据

1.海关预录单、报关单、装箱单、合同、商业发票复印件;

2.喔凯公司法定代表人与普鲁登公司业务操作员的微信聊天记录;

3.喔凯公司向普鲁登公司转账的银行凭证(金额为5994元);

4.两张普鲁登公司开具给喔凯公司的发票(应税服务名称为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费,编号及金额分别为:NO.090155383054元;NO.016842322940元);

5.宁波海畅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第一组证据用以证明2015924日,喔凯公司与OUTBID TRADING PTY LTD签订贸易合同,出口一批节能灯及配件,贸易方式为FOB,货值65835美元,从宁波运至南非约翰内斯堡。普鲁登公司办理涉案货物的货代业务,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喔凯公司告知普鲁登公司未收到货款,要求其不能放货。

第二组证据

6.舟山甬舟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官网EDI信息(提单号WBJH1010564,集装箱号CXDU1777974,进场时间20159280011:09,出场时间201593000:54:22);

7.尼罗河航运官网集装箱跟踪信息(201895,集装箱CXDU1777974已流转,其目的地为杜阿拉港);

第二组证据用以证明涉案货物被提取,国外收货人尚欠喔凯公司货款的事实。

第三组证据

8.尼罗河航运官网航线资料;

第三组证据用以证明宁波至南非航线的班轮航程用时约28天。

第四组证据

9. 喔凯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国外收货人的微信聊天记录;

10. 9微信聊天记录的文字整理;

11.银行水单(2018116日,喔凯公司收到货款20000元);

第四组证据用以证明收货人已提取货物,仅支付货款20000元的事实。

被告普鲁登公司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证一、提单复印件、翻译件及备案提单信息,用以证明涉案货物适用FOB条款,普鲁登公司接受国外收货人的委托,办理货物出运手续,并签发货代提单,双方系海上货运合同关系;

证二、微信聊天记录,用以证明喔凯公司与国外收货人协商支付货款事宜,国外收货人已支付20000元货款,喔凯公司能够收回货款;

证三、委托电报放货文件及翻译件,用以证明喔凯公司要求普鲁登公司就涉案货物进行电放。

经质证,对喔凯公司的证据,普鲁登公司认为:对证3银行转账凭证、证6EDI信息、证7集装箱跟踪信息、证11银行水单无异议;对证1中报关单、商业发票有异议,涉案货物系自拉自报,上述证据中载明货物价值高于涉案货物实际价值;无法确认证1中海关预录单、装箱单、合同的真实性;对证2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认可与喔凯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金平微信聊天的毛小姐“Alex南非货运为普鲁登公司员工,但聊天内容无法证明喔凯公司的证明目的;对证4中编号NO.09015538的发票无异议,编号NO.01684232的发票与本案无关;证5情况说明的出具人未出庭接受质询,不予认可;证8航线资料与本案无关;对证9微信聊天记录、证10微信聊天内容的文字整理真实性无异议,其中与喔凯公司法定代表人进行微信交流的林明系国外收货人,其内容系涉案货物,但该两组证据不能证明喔凯公司的证明目的。

对普鲁登公司的证据,喔凯公司认为:对证一中备案提单信息真实性无异议,不认可证一中提单复印件及翻译件,喔凯公司未收到过该正本提单或者复印件,该提单复印件无实际签发信息,普鲁登公司未向喔凯公司表明过其承运人身份;对证二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2018116日喔凯公司确系收到货款20000元,但不能证明普鲁登公司证明目的;对证三委托电报放货文件有异议,其未出具过该电放货物文件,内容亦与喔凯公司证2微信聊天记录中要求扣货的意思表示相悖。

对上述证据,本院经审查,认定如下:对喔凯公司提供的证据,普鲁登公司对证3银行转账凭证、证6EDI信息、证7集装箱跟踪信息、证11银行水单无异议,予以认定;证1中海关预录单、报关单、装箱单、合同、商业发票经报关行盖章确认,海运提单号、集装箱号、货物名称及数量、货物价值相互印证,且海运提单号、装箱单号与证6 EDI信息相吻合,予以认定;普鲁登公司对证2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其内容围绕涉案货物展开,予以认定;证4两张发票数额共计5994元,与证2微信聊天记录中普鲁登公司要求喔凯公司付款数额、证3喔凯公司向普鲁登公司转账数额相一致,予以认定;证5情况说明的出具人无正当理由未出庭接受质询,亦未有其他证据佐证相关情况说明内容,不予认定;证8航线资料内容不同于涉案航线,与本案不具有相关性,不予认定;普鲁登公司对证9微信聊天记录、证10微信聊天内容的文字整理真实性无异议,聊天内容涉及货物存在瑕疵、欠款数额等问题,虽然微信交流双方未就争议事项达成一致意见,但其内容与本案具有相关性,予以认定。对普鲁登公司提供的证据,喔凯公司对证一中备案提单信息真实性无异议,予以认定;喔凯公司否认收到证一中正本提单或复印件,普鲁登公司未证明其签发了该提单或向喔凯公司交付了该提单,亦未向法院提供该提单原件,不予认定;喔凯公司对证二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其内容与喔凯公司证9微信聊天记录相吻合,予以认定;普鲁登公司未提供证三委托电报放货文件原件,喔凯公司亦对其真实性予以否认,该文件的签发、取得等事项均无其他证据佐证,故不予认定。

根据上述认定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庭审调查,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5924日,喔凯公司与OUTBID TRADING PTY LTD签订贸易合同,出口一批节能灯及配件,贸易方式为FOB,货值65835美元,从中国宁波运至南非约翰内斯堡。普鲁登公司接受国外收货人的委托,接收涉案货物并办理订舱业务。码头EDI信息显示,涉案货物海运提单号为WBJH1010564,集装箱号为CXDU17779742015930日离开起运港堆场。普鲁登公司分别于2015916日、20151013日向喔凯公司开具两张编号为NO.01684232NO.09015538的发票,金额分别为2940元、3054元,两张发票的货物或应税劳务、服务名称均为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费。20151024日,普鲁登公司员工毛小姐通过微信告知喔凯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金平:你好,林明9月柜南非通知查验了,柜CXDU1777974”20151127日,毛小姐通过微信询问陈金平:“5994元费用安排了不。同日,喔凯公司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向普鲁登公司支付5994元。2016121日,陈金平微信告知毛小姐毛小姐:林明这里的货款还没有付我,在没有我书面同意的情况下不能放行,否则一切责任由你公司承担最后这个柜的钱,金额505729.9“20151024日装柜这个201659日,陈金平微信告知毛小姐毛小姐,林明这个货款至今没有汇进来20166月,陈金平微信告知普鲁登公司员工“Alex南非货运一定要货款打过来,等我通知才放货,要不你们写一份保函给我也可以,保证货提出去多长时间可以收到货款他不是还有好几个柜还没有提吗?要是他资金紧张,而对我也有保障,我才能让他可以先提出去“Alex南非货运回复:货款这个问题你要和客人沟通扣货的话,会产生费用的只出了一个柜子,其他应该快好了2016111日,陈金平微信告知“Alex南非货运林明现在还有多少货在你们这里,到现在前面这批货款还没有付,前面说货没有提,现在说钱紧张,不是这个说法的,钱都紧张的,不然你们帮忙想想办法2017124日,陈金平微信告知“Alex南非货运林明的货款至今还有40多万没有给我,‘愿’来你们说他有货柜压你们这里,叫我不用担心,希望你们能够给我催一下货款2017511日,陈金平微信告知“Alex南非货运林明的货款至今没有付,抓紧给我催一下201810月,陈金平与国外收货人林明就涉案货款进行了微信沟通,主要内容为:涉案货物已被提取,喔凯公司要求国外收货人支付拖欠的货款40多万元,国外收货人认为货代耽误了一年多时间,且货物存在瑕疵,只拖欠30多万,双方未就争议事项达成一致意见。2018116日、20181212日、2019112日,国外收货人向喔凯公司分别支付20000元、20000元、10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立案案由为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双方争议焦点主要为:一、喔凯公司与普鲁登公司之间是否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二、若存在,普鲁登是公司否存在代理过错,应否承担相应责任。

一、喔凯公司与普鲁登公司之间是否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喔凯公司主张普鲁登公司接收涉案货物且办理订舱业务,并向其开具货代发票,喔凯公司也已支付该货代费用,双方形成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普鲁登公司认为涉案贸易方式为FOB,其系接受国外买受人的委托,办理订舱业务,喔凯公司未委托其从事相关代理业务,其作为承运人向喔凯公司签发提单,双方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喔凯公司诉请已经超过法定的一年诉讼时效。

首先,普鲁登公司接收喔凯公司的涉案货物,喔凯公司提供的发票表明其支付的5994元为国际货运代理费用,故喔凯公司已完成关于双方间系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的初步举证义务,然普鲁登公司未提供有效的反驳证据,因此认定本案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其次,普鲁登公司虽提供了备案提单,但不足以证明其作为无船承运人向喔凯公司就涉案货物签发了货代提单。在微信交流过程中,当喔凯公司要求其在未收到货款的情况不放货时,普鲁登公司未有披露其承运人身份的意思表示。故普鲁登公司关于双方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的举证不足,其抗辩不成立,由此其抗辩喔凯公司诉请超过法定一年诉讼时效,亦不予采信。

再次,本案中普鲁登公司自认其与国外收货人之间存在委托关系,其接受国外收货人委托办理订舱业务。鉴于此种情形,在FOB下,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与国内货主间理论上存在两种法律关系。第一种是,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办理订舱后,从承运人或实际承运人处取得正本提单,将该提单交付给委托其向承运人或实际承运人交付货物的托运人,托运人一般为货主或货主的代理人,故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与货主间形成委托代理关系,即为喔凯公司主张的法律关系;第二种是,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从承运人或实际承运人处取得正本提单后,其以承运人身份向托运人签发货代提单,托运人一般为货主或货主的代理人,此时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与货主间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即为普鲁登公司辩称的法律关系。实践操作中,基于同一主体不断拓展其经营范畴、货运代理业务与无船承运人业务的相互交融,在FOB下同一国外收货人的代理人就同一货物的全部业务(包括报关、内陆运输、订舱、海运等)表现为承运人和货运代理人双重身份,在此情形下,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可能并存。本案中,即使普鲁登公司抗辩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成立,并不影响喔凯公司根据双方间的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向普鲁登公司主相应张权利。

二、普鲁登公司是否存在代理过错及应否承担相应责任

本案贸易方式为FOB,其主要是单证买卖,卖方取得提单是其请求买方支付货款的前提条件,据此可以推定买卖双方对于提单的取得已经做出安排,货主(实际托运人)应先于国外收货人(契约托运人)取得提单,除非双方在贸易中另行做出不同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的规定,结合占有正本提单系实现货物控制权的事实基础,在分别接受国外收货人(契约托运人)和货主(实际托运人)委托的情况下,货运代理企业应将提单首先交付给货主(实际托运人)或者协助其取得货物控制权。关于交付提单或取得货物控制权,货主(实际托运人)亦应关注跟踪货物状态,积极行使催讨单证义务,以保证自身取得或实现货物控制权。

具体到本案中,普鲁登公司作为专业货代企业,接收了涉案货物并办理了订舱业务后,应充分履行其作为善意受托人应尽义务,尽早交付运输单证,或询问喔凯公司如何处理单证,或者采取措施协助喔凯公司取得货物控制权,但其未采取上述措施。现国外收货人已提取涉案货物,喔凯公司仍有部分货款未收回,普鲁登公司未交付提单,喔凯公司因此不能行使货物控制权从而遭受损失,普鲁登公司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

同时,喔凯公司作为货主,履行海上货运代理合同过程中,应始终持谨慎勤勉的态度,积极履行催讨单证义务,及时且清晰地作出取得货物控制权或要求交付提单的意思表示。本案中,货物于2015930日离开起运港,普鲁登公司于20151024日通知喔凯公司货物在南非开始办理查验手续,喔凯公司直至2016121日才作出要求扣货意思表示,此时扣货或交单的实际操作风险较之货物出运、在途、到港等较早时间点已明显增加,换言之,喔凯公司此时才作出扣货的意思表示让自身取得或实现货物控制权面临更大的风险,故喔凯公司对自身损失亦有过错。

根据上述分析,结合本案案情,本院认为普鲁登公司过错责任大于喔凯公司,责任比例可确定为6:4。涉案货值为65835美元(按2018920日美元汇率1:6.853折算成人民币451167元),扣除国外收货人已经支付的50000元,根据普鲁登公司过错程度,其应赔偿的数额为240700元。喔凯公司主张自起诉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普鲁登公司认为,喔凯公司向其出具了电放保函,其行为不存在过错,然普鲁登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抗辩理由,该抗辩不予采信。普鲁登公司关于本案争议属贸易合同下的商业风险且喔凯公司能从国外收货人处收回货款的抗辩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喔凯公司诉请部分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深圳普鲁登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货款损失人民币240700元及利息(自201892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068元,变更诉请后为7770元,减半后收取3885元,保全费2780元,合计6665元,由原告金华喔凯照明电器有限公司负担2945元,由被告深圳普鲁登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负担37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一九年二月十二日

        陈文滢


[附页]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八条 货运代理企业接受契约托运人的委托办理订舱事务,同时接受实际托运人的委托向承运人交付货物,实际托运人请求货运代理企业交付其取得的提单、海运单或者其他运输单证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契约托运人是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与承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

实际托运人是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将货物交给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有关的承运人的人。

第十条 委托人以货运代理企业处理海上货运代理事务给委托人造成损失为由,主张由货运代理企业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货运代理企业证明其没有过错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