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深圳市路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海事海商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540   发布日期:2019.07.08

宁波海事法

民事判决

2017)浙72民初2065

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津桥经济开发区崇明县港西镇三双公路10214417室。

法定代表人:周增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黎萍,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镇海沿江东路462号。

负责人:徐捍卫,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巩浙东,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董继飞,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告:深圳市路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盐田区沙头角恩上路115号东顺田心工业楼五楼5D

法定代表人:蔡诗洪。

委托代理人:黄邮勇,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告: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闸街58号(16-34)室。

法定代表人:王楷文,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周东峰,浙江甬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罗辰,浙江甬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舟航公司)与被告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以下简称三航宁波公司)、深圳市路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港公司)、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涌溢公司)海事海商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116日立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本院于20171227日组织当事人进行庭前证据交换,于20183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其后,因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均在庭后向本院提供大量补充证据,本院于201865日、710日组织各方对补充的证据以及上次庭审中未涉及的事实进行听证。68日,舟航公司与其原委托代理人夏敏、郑建春解除委托代理关系并向本院提出变更代理人申请,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经审查亦予以准许。原告舟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增华、原委托代理人夏敏、郑建春,被告涌溢公司委托代理人周东峰、罗辰均参加庭前证据交换和开庭审理及庭后听证;被告三航宁波公司委托代理人巩浙东、董继飞到庭参加庭前证据交换;被告路港公司委托代理人黄邮勇到庭参加开庭审理。因涌溢公司、舟航公司在开庭后发现新的事实需要调取证据,以及各方当事人进行庭外和解,两次向本院申请延期开庭,本院经审查均予以准许,并经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限两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舟航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三被告立即支付拖欠的工程款526628.8元;2.判令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其后,舟航公司将第一项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三被告立即支付拖欠的工程款503482.57元。事实与理由:201616日(本判决的年度除特别注明外均为2016年),涌溢公司作为甲方与舟航公司作为乙方分别签订《宁波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施工分包协议书》(以下简称抓斗船合同)一份,双方约定甲方将其承包的宁波大榭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的部分工程交由乙方实施,合同工期为15日至45日,合同工期计划与总包方或业主方的施工计划安排不一致的,以总包方或业主方施工计划安排为准;施工范围为业主和相关部门指定的绞吸船纳泥区域,具体工作范围及内容详见工程量清单、施工图纸和业主、总包方、甲方的通知;施工单价为6.50/ m³;工程量暂定为220000m³,具体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且总量不得超过监理、业主签认的工程量。29日,双方又签订《宁波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施工分包协议书》(以下简称绞吸船合同)一份,双方约定甲方将其承包的宁波大榭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的绞吸部分交由乙方实施,合同工期为212日至412日,合同工期计划与总包方或业主方的施工计划安排不一致的,以总包方或业主方施工计划安排为准;具体工作范围及内容详见工程量清单、施工图纸和业主、总包方、甲方的通知;施工单价为8/ m³;工程量暂定为250000m³,具体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且总量不得超过监理、业主签认的工程量。双方并在两份合同中就工程质量标准、工程款支付方式、双方职责、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了约定。上述协议签订后,舟航公司指派浙普工159”船、海宇驳19”船、海宇驳20”船(以下简称浙普工159”船组)履行抓斗船合同,指派浙普工116”船履行绞吸船合同。经业主方最终确认,抓斗船合同的施工工程量为241207.4 m³,产生工程款1567848.1元;绞吸船合同的施工工程量为2号泊位51206.50 m³3号泊位13995.6 m³,共计65202.1 m³,产生工程款521616.8元。两份合同共产生工程款2089464.9元,扣除涌溢公司已经支付的1585982.33元,剩余工程款503482.57元至今未付。舟航公司认为,涉案工程系三航宁波公司部分转包给路港公司,再部分转包给涌溢公司,最终系由其施工的,上述未付工程款应由三被告负责支付,故将三被告诉至本院。

被告三航宁波公司书面答辩称:三航宁波公司并非本案适格被告。涉案工程虽由三航宁波公司施工总承包,但其与舟航公司不存在合同关系,舟航公司也不存在其他请求权基础,故舟航公司要求三航宁波公司支付工程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驳回舟航公司对三航宁波公司的起诉。

被告路港公司未提供书面答辩状,在庭审中答辩称:就涉案工程,路港公司系从案外人广东海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工公司)处转承包,又与涌溢公司直接签订合同,与舟航公司不存在合同关系。涉案工程款的支付也是先由海工公司支付给路港公司,再由路港公司支付给涌溢公司。舟航公司所主张的工程款,路港公司已经在201712月全部向涌溢公司付清,所以舟航公司起诉路港公司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告涌溢公司书面答辩称:一、舟航公司所诉称的工程量和工程金额与事实不符。就抓斗船合同部分,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该部分的工程量应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因绞吸部分的工程量均不合格,故抓斗船部分的工程量也应认定为不合格,涌溢公司对该部分的工程款不应予以支付;即使不考虑工程质量问题,仅就工程量而言,也应以绞吸船部分的工程量为准,即该部分的工程款应为279032元(42928 m³×6.5/ m³);另外,合同约定舟航公司应指派浙普工159”船、海宇驳19”船、海宇驳20”船进场施工,但因海宇驳20”船证书未年检,实际仅有两船进场进行施工。就绞吸船合同部分,舟航公司主张其所指派的浙普工116”船对涉案工程2#-3#泊位施工后,完成的工程量为65202.1 m³;涌溢公司认为,按照当时的计算,舟航公司所完成的实际工程量应为42928 m³,舟航公司实际上仅对2#泊位进行过绞吸施工,故所产生的工程款应为343424元(42928 m³×8/ m³);且根据合同约定,绞吸工程量须经涌溢公司测量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上述工程经验收,全部均不合格。二、在涉案两份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因舟航公司所指派的船舶存在设备陈旧且未及时保养检修等情形,导致施工工程中故障频繁;再加上管理不善、配员不足等原因,导致工期严重滞后。舟航公司的绞吸船离场后,涌溢公司另行租赁了绞吸船进行继续施工及返工,因此给涌溢公司造成了损失。三、涌溢公司已经超额支付了舟航公司工程款。根据上文所述,不考虑工程质量问题,涌溢公司共计应支付的工程款为622456元,涌溢公司目前已经支付给舟航公司1585982.33元,不但未拖欠舟航公司工程款,还存在超额支付的情形,故舟航公司的起诉缺乏依据。

原告舟航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一、工程结算书、工程结算审核汇总表、关于大榭招商国际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方清淤工程计算审核报告(以下简称审核报告)、工程造价审定单,用以证明涉案工程已完工且经检验合格最终计算出来的1#-3#泊位的全部工程量为241207.4 m³

证据二、大榭招商国际码头2#-3#泊位方量测量说明(以下简称测量说明),用以证明舟航公司在绞吸船合同部分共完成的工程量为65202.1 m³

证据三、抓斗船合同和绞吸船合同,用以证明涌溢公司与舟航公司在两份合同中所约定的工程单价以及双方约定的施工内容,且舟航公司的工程量最终应以业主验收的工程量为准;

证据四、付款明细,用以证明舟航公司共计收到涌溢公司支付的工程款1585982.33元;

证据五、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有限公司设施委外业务付款申请审批表(以下简称付款申请审批表)、工程(月)付款申请表、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部清淤工程合同(以下简称三航宁波公司合同),用以证明经三航宁波公司委托第三方检验,舟航公司所施工的部分已于83日前完工并验收合格且涉案工程结算审计已于20173月完成;

证据六、宁波大榭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部清淤工程施工周报(以下简称施工周报1),用以证明舟航公司指派的船舶522日尚在施工,后因其绞吸船排泥管线被自吸泵撞坏,为了赶工期,涌溢公司才增加其他绞吸船继续施工;

证据七、路港公司出具的关于工程安全检查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1),用以证明舟航公司指派的船舶在520日仍进行作业的事实;

证据八、汽车吊车派车作业单,用以证明528日至29日,涌溢公司另行租赁的绞吸船尚未开始作业的事实;

证据九、海上货船适航证书,用以证明舟航公司所指派 浙普工159”船组均能满足涉案工程需要的事实;

证据十、宁波大榭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清淤方案(以下简称清淤方案),用以证明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应涉及整个1#-3#泊位,包括泊位下方及后方在内所有工程量的事实;

证据十一、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部清淤工程浚前开工协调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用以证明涉案工程系采取方案一进行施工的事实;

证据十二、施工合同书、挖泥工程施工合作协议、专业分包合同,用以证明涉案绞吸船合同和抓斗船合同约定的单价低于市场同类合同单价的事实;

证据十三、调查笔录,用以证明涉案自吸泵、泥浆泵和绞吸船吸出来的泥浆都通过排泥管排到储泥坑由舟航公司所属抓斗船、泥驳船运走,涉案工程不存在质量不合格或工期违约的事实;

证据十四、增值税发票,用以证明舟航公司所属船舶在进入施工场地之前已经储备充足燃料油的事实;

证据十五、大榭招商码头挖泥费用清单、工资汇总表、工资清单、租船协议,用以证明舟航公司已按约完成涉案工程,涌溢公司仅支付工程款100余万元显失公平;

证据十六、 通话记录,用以证明自吸泵未参与3#码头后方施工,527日测绘报告中显示的3#码头后方工程量全部系由“浙普工116”船完成的事实;

证据十七、施工周报2及施工月报,用以证明“浙普工116”船5月份仍在施工的事实;

证据十八、现场施工照片,用以证明“海宇驳20”船进场施工且泥驳船与绞吸船的排泥管均通到储泥坑的事实;

证据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用以证明舟航公司所属“浙普工116”船与浙普工159”船组的实际施工量。

原告舟航公司申请证人周宏成出庭作证,用以证明抓斗船组在涉案工程的施工情况,对该申请,本院予以准许。

证人周宏成在庭审中陈述:我是浙普工159”船的总船长,该船是同海宇驳19”海宇驳20”两船进行配套工作的。施工期间我是住在船上的。这条船是在119日进场到位的,到位之后第二天就开始施工挖坑。挖坑的位置是在泊位外面,这条船挖了长15m、宽50m、深4m左右的坑,大概挖了2-3天,用来盛施工过程中绞吸出来的淤泥。抓斗船大概每天施工一个小时所抓的淤泥就可以把坑填满,坑满后我们就把泥运到黄牛礁。我们大概是在728日或29日离场的。所有的淤泥驳运都是我们公司在干,涌溢公司并未有其他抓斗船和泥驳船在施工。自吸泵是涌溢公司那边提供的,但自吸泵吸出的泥也由管道导到储泥坑里,由我们的泥驳船一并运出。后来施工的地方涌溢公司又从施克兰那里租了一条绞吸船,这条船吸出来的淤泥也是抓到我们挖的坑里,然后由我们的泥驳船运走的。

被告涌溢公司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上航测绘公司图纸、舟航公司浙普工116”浙普工159”海宇驳20”三船完成的土方量计算说明(以下简称土方量计算说明),用以证明舟航公司在绞吸船部分完成的工程量为42928 m³、在抓斗船部分完成的工程量应以绞吸船完成的工程量为准,且上述工程量均不合格、相应工程款涌溢公司已经支付;

证据2、涌溢公司与舟航公司的工程业务联系单(以下简称工程业务联系单),用以证明舟航公司在施工期间进度严重滞后、工程质量未达到业主要求的事实;

证据3、新增款项明细,用以证明除舟航公司自认收到款项部分,涌溢公司在涉案工程施工过程中还为其垫付63735元款项的事实;

证据4、大榭招商国际集装箱码头清淤工程关于工程进度整改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2),用以证明舟航公司的绞吸船配员不足、设备故障频繁从而严重影响施工进度的事实;

证据5浙普工159”2016年度人员工资,用以证明证人周宏成既非该船船长、又非该船船员,其证言真实性存在重大问题的事实;

证据6、甬海航〔201638号航行通告等,用以证明浙普工159”海宇驳19”两船的作业签证时间为310日至730日到期,浙普工159”船不可能119日进场、到期后未经许可其他船舶不能进场施工,且海宇驳20”船未进场施工的事实;

证据7428日至 93日宁波大榭招商码头1#-3#泊位码头清淤项目施工日志(以下简称施工日志),用以证明 浙普工159”船在此期间未进场进行施工,舟航公司诉请的该部分工程款缺乏依据的事实;

证据8、情况说明,用以证明在涉案工程施工过程中,浙普工159”船仅加了少量油,浙普工116”船组未加过油,因而并未实际施工的事实。

被告路港公司未向本院提供任何证据材料。

被告三航宁波公司于庭前证据交换后向本院提交了关于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部清淤工程有关情况的说明,三航宁波公司与海工公司签订的安全生产管理协议书及工程质量管理协议书、治安、消防管理责任协议书、环境保护管理协议、中交三航局分发包廉洁协议,隐蔽/分项工程报验单3份,隐蔽工程验收记录(通用)3份,1#泊位清淤检验批质量检验记录表,2#泊位清淤检验批质量检验记录表,主要施工设备/材料/机具进场报审表共计七组资料作为支持其抗辩理由的参考资料,并对经结算,业主单位扣除了1#-3#泊位后方及下部一共未挖的部分的工程量6003m³;施工过程中要求海工公司加快施工进度,于528日进场一艘绞吸船,该船因船体组装,至6月中旬才下水作业;涉案工程共分3个分部工程,并进行分别验收”等事实进行确认。

经开庭质证,对原告舟航公司提供的证据,被告涌溢公司质证认为:对证一工程结算书、工程结算审核汇总表、审核报告、工程造价审定单三性均有异议,该组证据均无原件,且系案外人出具,真实性和关联性无法确认。对证二测量说明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显示的测量节点为浚中,故测量数据并非舟航公司实际完成的工作量,且不能作为验收合格的工程量数据使用;证据中所载明的图纸由上航测绘公司提供,该图纸与涌溢公司提供的图纸一致,能够证明舟航公司的工程量全部不合格;另外,3#泊位不是由舟航公司施工的,该部分测量的工程量与舟航公司无关。对证三抓斗船合同和绞吸船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两份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工期和工程质量,并约定工程量应以涌溢公司实际测量并验收合格的数量为准。舟航公司在履行涉案工程时不但对工期进行拖延,施工质量也存在严重问题。对证四付款明细无异议,该证据能够证明涌溢公司已向舟航公司支付相应款项的事实,但涌溢公司支付的款项超过舟航公司所认可的1585982.33元。对证五付款申请审批表、工程(月)付款申请表、三航宁波公司合同的三性均有异议,该组证据均系由案外人出具,舟航公司无法证明其与本案的关联性。对证六施工周报1的三性均有异议,该证据中所载明的数据不是舟航公司实际完成并经最终结算的工程量;根据该证据显示, 浙普工116”船在516日至521日期间因故障并未施工,且抓斗船在此期间也未进行施工。对证七通知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涌溢公司于429日测量后就要求舟航公司的绞吸船离场,但该船未及时退场,故舟航公司关于浙普工116”520日仍在施工的主张缺乏依据。对证八汽车吊车派车作业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该作业单系吊车作业完成付款时才开具的,故不能证明涌溢公司另行租赁的绞吸船528日、29日尚未开始作业。对证九海上货船适航证书有异议,船舶适航不能证明舟航公司所派遣的四船均参与了涉案工程。对证十清淤方案有异议,该证据不完整,且无任何公司的签章,故真实性无法核实;另外,工程设计与实际施工存在较大差异,该证据无法证明舟航公司关于涉案工程采取第一种施工方案的主张。对证十一会议纪要有异议,该证据无原件,且涌溢公司和舟航公司均未参加该会议,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该证据亦无法证明舟航公司所主张的其所属船舶施工工程量及工程款的具体数额。对证十二施工合同书、挖泥工程施工合作协议、专业分包合同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实践中每个工程均具有自己的特性,涉案工程与其他工程不具有可比性。对证十三调查笔录有异议,舟航公司提供的证据无法确认林军的具体身份,对调查笔录所涉内容的真实性无法认定;涉案工程在实际施工时并未采取施工方案一,该证据亦无法证明抓斗船的施工工程量。对证十四增值税发票有异议,该证据虽系原件,但发票开具时间未在涉案工程的施工时间内,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若按照发票记载的时间来认定涉案船舶的加油时间,则涉案船舶存在同一时间在不同地点加油的情况,明显不符合实际情况。对证十五大榭招商码头挖泥费用清单、工资汇总表、工资清单、租船协议有异议,上述证据均由舟航公司单方制作,真实性无法确认;工资清单中记载的人员非涉案船舶中实际进行施工的船员;故对该组证据均不予认可。对证十六通话记录有异议,与周增华进行通话的人身份无法确认,通话内容也不具有真实性。对证十七施工周报2及施工月报、证十八现场施工照片、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均有异议,涉案工程在施工时泥驳船与绞吸船的排泥管并未通到储泥坑且上述证据中记载的相关船舶施工工程量与实际情况不符。对证人证言有异议,周宏成并非浙普工159”船的船长,他所陈述的内容与事实不符,不予认可。被告路港公司质证认为:对证一的真实性无异议,其出具时间是对的,但因是业主与三航宁波公司之间的结算,故对具体结算金额并不清楚;业主单位在结算时也未因质量或工期延期问题进行过扣款。对证二的真实性无异议,这是业主请来的测量单位进行测量的,也经过了两次测量,但完整数据路港公司未拿到过;因涌溢公司的进度滞后,路港公司于6月份左右自行租赁了绞吸船对1#泊位进行施工,故1#泊位的工程量与涌溢公司无关。2#-3#泊位在83日已经验收合格,1#泊位直到当年9月份才施工完毕。对证三、证四有异议,认为系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之间发生的事情,路港公司并不清楚。对证五有异议,认为路港公司并未参与,对相关事实不清楚。对证六有异议,认为该周报不是路港公司出具,对其具体内容并不清楚。对证七无异议,因涌溢公司施工进度迟延且施工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故路港公司向其发送该通知,通知附页照片中的两条船是浙普工116”船和浙普工159”船。对证八的真实性无异议,确实有吊车对新租用的绞吸船相关设备进行装卸,但不清楚这条船具体哪天开始施工的。对证九无异议,这几条船是有资质的,但若不是绞吸船经常出故障,是可以对1#-3#泊位都进行施工的;三船的施工进度比较缓慢,但对施工的质量并不清楚。对证十无异议,施工中确实采取的第一种施工方案。对舟航公司庭后提供的其他补充证据不再发表质证意见。对证人证言有异议,认为其并不清楚舟航公司所属“浙普工159”船组在施工过程中的具体情况。被告三航宁波公司质证认为:对证一中的工程结算书、工程结算审核汇总表无异议,这是业主单位对涉案工程最终审核认定的工程量,且业主对涉案工程除了扣除未完成的施工量以外,未发生其他扣款。对其他证据以及舟航公司庭后补充的其他证据,因三航宁波公司未参与,且其与舟航公司及涌溢公司不存在直接的合同关系,故均不予确认。

对被告涌溢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舟航公司质证认为:对证1上航测绘公司图纸、土方量计算说明的三性均有异议,该组证据系由涌溢公司单方出具,无法证明其真实性。对证2工程业务联系单因有些未经舟航公司签字确认,对未签字部分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该组证据的关联性亦存在异议,该组证据无法证明舟航公司的实际工程量以及涌溢公司关于舟航公司施工质量不合格的主张。对证3新增款项明细真实性有异议,涌溢公司既无法说明证据中的款项与涉案工程存在关联,又无法说明工资表等证据的来源,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可。对证4通知2无异议。对证5“浙普工159”2016年度人员工资的真实性有异议,经与工资单上载明的领款人黄开宗本人确认,其自2015年起未在浙普工159”船上工作。对证6甬海航〔201638号航行通告等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浙普工159”船组已于119日进场,因为抓斗船要先挖好坑为绞吸船的施工做好准备,且涌溢公司提供的工程业务联系单中对三船在224日、32日和33日均进行施工亦有记载。舟航公司在相关施工手续未完全办好的情况下已经安排三船进行了施工,故涌溢公司的主张与事实不符。对证7施工日志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且该日志显示,浙普工116”船于525日仍在作业,泥驳船在 615日至84日期间均进行施工,故涌溢公司主张该段时间内舟航公司所属抓斗船及泥驳船并未施工缺乏依据;对证8情况说明有异议,该证据系由案外人出具,缺乏其他证据进行佐证,不具有真实性;仅凭该证据无法证明涌溢公司关于抓斗船组未进行实际施工的主张。被告路港公司质证认为:对证1-4中由路港公司出具的证据予以认可;其他证据因路港公司不知情,故不予认可。对于涌溢公司庭后补充提交的其他证据,因路港公司与本案没有直接关联,故放弃发表质证意见的权利。被告三航宁波公司质证认为:因其与本案各方当事人均不存在直接的合同关系,故对涌溢公司在证据交换时以及其后提交的其他证据,均不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关于原告舟航公司提供的证据。证一工程结算书、工程结算审核汇总表、审核报告、工程造价审定单,该组证据虽无原件,但三航宁波公司作为总承包方在庭前证据交换后书面确认工程结算书、工程结算审核汇总表系其与业主单位之间的结算,路港公司对四份证据的出具时间予以确认,且该四份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可以证明涉案工程由业主单位于20173月进行结算审核且最终的审定价为14023798元的事实,故对该组证据,本院予以认定。证二测量说明系原件,涌溢公司与路港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且两公司均确认该证据的出具单位系上航测绘公司,涉案工程施工过程中确实经过两次测量,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至于该证据中所载明的数据是否为浙普工116”船的施工工程量,本院将在下文争议焦点中予以综合评述。证三抓斗船合同和绞吸船合同系原件,且涌溢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四付款明细虽系复印件,但涌溢公司确认其已支付舟航公司1585982.33元款项的事实,予以认定。证五付款申请审批表、工程(月)付款申请表、三航宁波公司合同虽均系复印件且涌溢公司有异议,但该组证据能够与证一相印证,证明涉案工程由三航宁波公司总承包、业主单位为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有限公司、工程的审定价为14023798元等事实,故予以认定。证六施工周报1虽系复议件且涌溢公司有异议,但该证据系由三航宁波公司出具并载明了浙普工116”船在516-522日期间的施工情况,与本案密切相关,故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对该组证据进行综合分析认定。证七通知1,涌溢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亦予以认定,至于该证据是否能证明浙普工116”船于520日仍在施工的事实,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分析。证八汽车吊车派车作业单,涌溢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且路港公司、三航宁波公司均确认有新绞吸船于5月底进场的事实,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至于新绞吸船在什么时间开始施工的问题,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分析认定。证九海上货船适航证书加盖了浙江省船舶检验局舟山检验处(2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章,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故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至于海宇驳20”船是否参与了涉案工程的施工,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分析。证十清淤方案,该证据虽系复印件,但路港公司作为涉案工程的分包方,已经确认涉案工程采取第一种施工方案,对该证据予以认定。证十一会议纪要虽系复印件,但该证据能够与证十清淤方案相印证,证明涉案工程采取方案一进行施工的事实,予以认定。证据十二施工合同书、挖泥工程施工合作协议、专业分包合同所涉工程并非涉案工程,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且实践中有的工程综合计算单价、有的工程分别计算单价,工期长短、工程量以及所涉船舶种类数量等均可能有所区别,故该组证据无法证明舟航公司关于涉案工程单价过低的主张,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定。证十三调查笔录,舟航公司未提供劳动合同、任职证明等其他证据佐证林军的具体身份,不予认定。证十四增值税发票虽系原件,但发票中未载明加油所涉船舶,且大多数发票的开具时间为201512月左右,未在涉案工程的施工期间内;舟航公司未提供加油凭证以及进行加油船舶的相关证明,无法证明加油费的发生与本案具有关联,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定。证十五大榭招商码头挖泥费用清单、工资汇总表、工资清单、租船协议,其中大榭招商码头挖泥费用清单系舟航公司单方出具,且其未提供其他证据进行佐证;工资汇总表、工资清单亦系舟航公司单方出具,且大多数工资的发放未经过船员本人签字确认;舟航公司既未提供船员服务薄证明所载船员系涉案船舶工作人员,两份证据中所显示的船员又与其提供的证四费用清单中所记载的船员并不一致,故对该组证据均不予认定。证十六通话记录,舟航公司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与周增华进行通话的人的具体身份,不予认定。证十七施工周报2及施工月报、证十八现场施工照片、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的首页,三份证据能够与证六施工周报1相互印证,证明涉案工程现场施工的实际情况以及相关船舶的进出场情况,且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首页系原件并经施工、监理等单位代表签字确认,故对三份证据均予以认定;根据该三份证据,亦能证明“浙普工116”船在515-519日期间因发生故障、520-521日因受天气影响未进行施工,522日又开始施工、新绞吸船进场等事实,故对证六施工周报1和证七通知1、证八汽车吊车派车作业单亦予以认定;至于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所附附件,特别是泥驳船挖泥量日报表,因舟航公司未提供其他证据进行佐证且日报表中未经过其他相关方进行签字或盖章确认,故对于抓斗船以及泥驳船的施工工程量,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在争议焦点中进行综合分析。对证人周宏成的证言,舟航公司未提供劳动合同、船员服务簿等基本资料证明周宏成的身份,证明力较弱,故本院对该证人证言不予采纳。二、关于被告涌溢公司提供的证据。1上航测绘公司图纸、土方量计算说明,舟航公司对三性均有异议;该组证据中上航测绘公司图纸系复印件,涌溢公司虽称该图纸与舟航公司提供的证二测量说明中所载明的图纸一致,但经本院比对两张图纸并不完全一致;土方量计算说明系涌溢公司单方出具,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土方量计算结果的合理性,故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定。证2工程业务联系单,舟航公司虽有异议,但各份联系单中所载明的施工情况能够相互印证,路港公司对该组证据中由其所出具的关于泥驳施工情况的通知、关于目前施工进度严重滞后的通知等内容予以确认,且该组证据均系原件,故予以认定。证3新增款项明细,该组证据虽大部分系原件,但涌溢公司无法说明其分四笔转给周海雄的50000元和两张收据中所载3640元款项与涉案工程的关联性;工资表中所记载人员虽与舟航公司所提供证四付款明细中涌溢公司代付船员工资清单的人员相匹配,但涌溢公司代付部分已经包含了船员工资和船员车费两部分,至于是否存在其他涌溢公司代付部分以及相应款项已经支付的依据,涌溢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且舟航公司对上述费用均有异议,故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定。证4通知2能够与证2工程业务联系单相印证,证明浙普工159”船在涉案施工过程中存在故障、人员配备不足等相关事实,且舟航公司无异议,予以认定。证5“浙普工159”2016年度人员工资,涌溢公司未提供船员服务簿等其他证据证明所载人员系浙普工159”船船员以及该工资发放的真实性,且舟航公司有异议,不予认定。证6甬海航〔201638号航行通告等,舟航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至于 海宇驳20”船是否进场施工,本院将在下文争议焦点中予以综合评述。证7施工日志系原件,且该证据中载明的施工情况能够与证2及舟航公司提供的证六施工周报、证七通知1、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基本能够相互印证,故予以认定;至于经本院审查,证7施工日志与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在个别数据方面存在不一致的问题,因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系业主方根据涌溢公司、路港公司等实际施工单位所上报的数据编制,且由施工、监理、设计、业主四个单位代表签字确认,证明力更强,故对两份证据不一致的地方,以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的记载为准(不包括附件)。证8情况说明,该证据系由案外人出具,涌溢公司未提供加油单等其他证据佐证情况说明的真实性,且舟航公司有异议,故不予认定。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2016年,涉案工程业主单位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有限公司作为甲方与三航宁波公司作为乙方签订《三航宁波公司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工程项目名称为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1#-3#泊位后方及下部清淤工程;施工范围为码头1#-3#泊位的360米至1500米后方和下部区域,具体范围、浚后水深要求和施工要求以三航设计院的清淤施工技术方案为准;工期必须保证在731日前全部完工;工程量以疏浚前和疏浚后委托第三方有资质的测量单位上航测绘公司实测水深数据和设计方案中计算方式为准;工程的综合单价为58.14/ m³;甲乙双方一致同意上航测绘公司为第三方委托方;验收时后方清淤区域水深要求标准-5.5m,上偏差为-5.3m,下偏差为-6.0m,浅点不合格率小于3%;考虑施工周期较长,允许三个泊位节点验收。双方并就付款方式、技术要求、争议解决等事项进行了约定。三航宁波公司第一项目总部于2月出具《清淤方案》,明确涉案工程采取方案一:码头下方采用1条特制80 m³/h自吸泵清淤施工;码头后方采用一条150m³/h大绞吸船施工;绞吸出来的泥浆直接通过吸泥管排放在码头1#泊位东侧挖出来的储泥坑内,待坑内泥浆沉淀后采用5 m³抓斗式挖泥船配合两条500 m³泥驳船将泥抛运至卸泥点。工程的设计施工量为230819 m³:其中码头后方,1#泊位17621 m³,2#泊位64347m³,3#泊位95877 m³,码头后方的设计施工总量为177845 m³;码头下方1#泊位6407 m³,2#泊位15258m³,3#泊位31309 m³,码头下方的设计施工总量为52974 m³

其后,涌溢公司自路港公司承包了涉案工程,并于16日作为甲方与舟航公司作为乙方签订抓斗船合同一份,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工程内容及施工范围为在业主和相关部门指定的绞吸船纳泥区域,用抓斗船自行挖纳泥区,在绞吸船将淤泥吹到纳泥坑后,及时用泥驳船将纳泥坑中的淤泥运至业主指定的倾倒区,具体工作范围及内容详见工程量清单、施工图纸和业主、总包方、甲方的通知;合同工期为15日至45日,合同工期计划与总包方或业主方的施工计划安排不一致的,以总包方或业主方施工计划安排为准;因乙方原因工程质量达不到约定的质量标准,乙方应无条件返工或修理,使工程达到约定的质量标准,乙方承担所有费用并赔偿损失,施工工期不予延长;返工后仍达不到约定等级的,乙方除应承担赔偿甲方合同总金额的10%作为质量违约赔偿金外,还应承担由此造成的所有损失和责任;乙方自行挖掘的纳泥坑应足够容纳绞吸船吸出的淤泥,不影响绞吸船的正常工效;乙方应及时用抓斗船将纳泥坑中的淤泥转运到泥驳船上,用泥驳船将淤泥运抵业主指定的倾倒区抛泥;工程量暂定220000 m³,具体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且总量不得超过监理、业主签认的工程量;本工程实行固定单价为6.5/ m³;乙方必须保证工程进展顺利,若乙方原因造成工程进度滞后、工程质量达不到设计要求的,除按协议承担违约责任外,超过10日仍未改进的,甲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乙方退场,赔偿因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双方并就施工船舶型号、工程款的支付方式、双方职责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29日,涌溢公司作为甲方与舟航公司作为乙方又签订了绞吸船合同一份,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工程内容及施工范围为码头后沿至岸侧40m范围内泥面标高清淤至-5.5m,向岸侧边坡取15,码头下部区域由码头前沿-17.5m标高处向岸侧以13坡度削至现状泥面,具体工作范围及内容详见工程量清单、施工图纸和业主、总包方、甲方的通知;合同工期为212日至412日,合同工期计划与总包方或业主方的施工计划安排不一致的,以总包方或业主方施工计划安排为准;因乙方原因工程质量达不到约定的质量标准,乙方应无条件进行返工或修理,使工程达到约定的质量标准;工程量暂定为250000m³,具体以甲方实际测量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且总量不得超过监理、业主签认的工程量;施工单价为8/ m³;乙方必须保证工程进展顺利,若乙方原因造成工程进度滞后、工程质量达不到设计要求的,除按协议承担违约责任外,超过10日仍未改进的,甲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乙方退场,赔偿因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双方并就施工船舶型号、工程款的支付方式、双方职责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上述协议签订后,舟航公司指派“浙普工116”船履行绞吸船合同,“浙普工159”船组履行抓斗船合同,并负责对相关泊位的后方进行施工。其中,“浙普工116”船于212日进场,“浙普工159”船组于216日进场。路港公司负责对1#泊位的后方进行施工,涌溢公司提供了自吸泵等对涉案工程进行了共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路港公司对施工进程以及施工中出现的问题等与涌溢公司保持沟通;并制作施工日志对施工当日天气情况、现场船舶及作业位置、工作时间、设备状况、施工情况等进行记录;业主方根据各方所报数据亦制作现场施工日志。涌溢公司采用工程业务联系单的形式与舟航公司对现场施工等相关情况进行沟通联系。其后,涌溢公司于5月底通过工程联系单要求浙普工116”船退场。525日,涌溢公司安排新的绞吸船进场施工,因新船在525-31日期间进行新设备接管线以及船体下水操作,施工日志中显示相关泊位码头后方在525日、26日仍有施工量产生,故浙普工116”船于该两日仍在正常施工过程中。新绞吸船于61日正式投入使用。根据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显示,新绞吸船施工至7月底8月初,路港公司自717-9月初完成对1#泊位后方的施工。

上航测绘公司于429日和527日进行了两次浚中测量,最后一次的测量数据为2#泊位挖方51206.5 m³3#泊位(局部)挖方13995.6 m³。涉案三个泊位采取分别验收的方式,上航测绘公司分别于83日、824日和97日出具浚后合格水深测量图。20173月,经业主单位的最终审定,扣除未挖部分的工程量(1#2#3#泊位后方及下部未挖部分的工程量一共为6003 m³)及部分代付费用,全部工程的最后造价为14023798元,该工程未发生过其他扣款。三航宁波公司向海工公司结算工程款且路港公司收到工程款后,于201712月将全部工程款支付给了涌溢公司。涌溢公司已经支付给舟航公司工程款1585982.33元,舟航公司认为涌溢公司尚欠其工程款503482.57元至今未付,故将各被告诉至本院。

另查明,本案与(2017)浙72民初2231号案为本诉与反诉的关系。涌溢公司认为除了在本案中舟航公司已确认的款项,涌溢公司还为其垫付了罚款、船员工资等其他费用。按照舟航公司的实际施工量,涌溢公司多支付其工程款290121.83元且舟航公司在涉案工程中存在违约,故请求法院判令舟航公司返还多付工程款并支付违约金、损失等各项费用总计985815.83元。         

根据各方的诉辩意见,本院对本案争议焦点归纳分析如下:

一、关于浙普工116”船的施工工程量等相关问题

舟航公司主张,其派遣绞吸船浙普工116”船于212日进场施工,于527号、28号左右离场。根据测量,其在2#泊位的施工工程量为51206.5 m³,在3#泊位的施工工程量为13995.6 m³,上述两个泊位共计65202.1 m³,按照8/ m³的价格,共应产生工程款521616.8元。涌溢公司则认为,浙普工116”船的进场时间为212日,出场时间为527日;该船实际上仅对2#泊位进行过绞吸施工,根据测量结果,其完成的工程量应为42928 m³,故所产生的工程款应为343424元;舟航公司以上航测绘公司527日测量的数据为准并不合理,因为该数据包括了泊位下方及后方的全部施工量,而“浙普工116”船仅对2泊位后方进行施工,2#-3#泊位下方以及3#泊位的后方系由涌溢公司租赁的自吸泵等进行施工;根据合同约定,绞吸工程量须经涌溢公司测量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上述工程经验收,全部不合格,故涌溢公司无需对舟航公司支付该部分的工程款。

本院认为,(一)关于浙普工116”船的进出场时间。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浙普工116”船的进场时间为212日;对于出场时间,因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的表述基本一致,故本院认定该船于527日离场,结束该船对涉案工程绞吸部分的施工。(二)关于浙普工116”船的施工范围。根据本院已认定的事实,在涌溢公司219日出具的“浙普工116”船施工任务书中载明:要求绞吸船(浙普工116)先进入泊位后侧。工程业务联系单中对该船的施工情况进行了相应的记载:在316日出具的编号为2016-010的联系单中载明舟航公司应于本月24日完成对2#泊位后沿的施工,25日进点3#泊位后沿施工414日出具的编号为2016-013的联系单中载明绞吸船必须在本月20日前完成2#泊位后沿的疏浚任务427日出具的编号为2016-016的联系单中载明务必在2#泊位验收之前,完成3#引桥和4#引桥之间的区域5月中下旬出具的编号为2016-018的联系单中载明我项目部只能向贵司提出绞吸式挖泥船‘浙普工116船’退场的要求,请贵司绞吸船‘浙普工116船’让出3#泊位。在涌溢公司提供的证7施工日志中载明“自429-526日,绞吸船均在3#泊位的位置附近进行施工”,在舟航公司提供的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也有相应记载;虽新绞吸船于525日进场,但直至61日才开始正常施工,故本院认定该段时间在3#泊位施工的绞吸船应为浙普工116”船。根据上述记载内容,涌溢公司关于绞吸船的施工范围仅为2#泊位,3#泊位未进行施工的主张缺乏依据;虽然舟航公司辩称其所属绞吸船对涉案3个泊位均进行了施工,但因其未提供对1#泊位进行过施工的相关依据,结合其仅主张对2#-3#泊位施工工程量的结算工程款以及路港公司在庭审中对涉案工程1#泊位由其自行施工的确认,本院认定浙普工116”船的施工范围为涉案工程的2#泊位后方和3#泊位后方部分工程。(三)关于浙普工116”船的施工工程量及该部分的工程款问题。因浙普工116”船于525日至26日仍在正常施工,而新船于61日才进行正式施工,且各方当事人均确认涉案过程系委托第三方上航测绘公司进行施工量的测量、三航宁波公司最终以该公司的测量数量及质量向业主单位进行进度款及审定造价结算,故舟航公司主张以上航测绘公司出具的测量说明中载明的527日的数据65202.1 m³作为浙普工116”船的施工工程量,合理有据,本院予以采纳。涌溢公司主张上航测绘公司在527日测量的数据中包含了不属于舟航公司施工范围的泊位下方及由其所属自吸泵等自行施工的工程量;但根据施工日志及业主方现场日志的记载,截至527日,码头后方的累计完成方量为126600 m³,该数量远远高于舟航公司主张和宁波上航公司的测量数量65202.1 m³,且涌溢公司未提供自吸泵、泥浆泵对2#-3#泊位后方进行施工的充分依据及具体数据,故本院对该主张不予采纳。至于该部分施工量的工程款问题,虽然涌溢公司主张浙普工116”船的施工工程量全部不合格,不合格区域系由新进场的绞吸船全部进行补挖后才合格,但考虑到测量量与实际施工量差距巨大,且双方对到底有多少工程量可认定合格的问题以及为何出现该种差异均所言不清、涌溢公司对该船离场时的施工质量与数量均未自行进行测量验收等因素,本院最终认定舟航公司可对浙普工116”2#-3#泊位后方施工工程量65202.1 m³(测量说明中载明的数据)主张工程款,该部分的工程款为521616.8元(65202.1 m³×8/ m³)。

二、关于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工程量等相关问题

舟航公司主张浙普工159”海宇驳19”海宇驳20”三船均进场作业,其进场时间为119日,离场时间为7左右;因绞吸船、自吸泵等所绞吸出的泥浆均排放至储泥坑并由浙普工159”船组将泥抛运至卸泥点,故三船总计的施工量应为业主最终核算的施工量,既应包括新进场绞吸船的施工量,也应包括路港公司所施工的1#泊位以及自吸泵等的工程量,这与双方在抓斗船合同中的约定也是一致的;业主最终核算的总施工量为241207.4 m³,故舟航公司在该部分应得工程款为1567848.1元。涌溢公司则抗辩认为舟航公司所属泥驳船于229日进场,与抓斗船一起于731日退场;虽然合同约定舟航公司应指派海宇驳19”海宇驳20”两条泥驳船共同进场施工,但因海宇驳20”船证书未年检,实际仅有一条泥驳船进行施工;浙普工159”船在428日至93日期间并未进行施工,且自吸泵以及新进场的绞吸船吸出的淤泥并非由舟航公司进行驳运;根据其与舟航公司签订的抓斗船合同的约定,抓斗船的施工工程量应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故该部分的工程款应为279032元(42928 m³×6.5/ m³)。

本院认为,(一)关于“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期间问题。根据舟航公司提供的证十九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的记载,抓斗船浙普工159”船组的进场时间为216日,因双方均主张该船的退场时间为731日左右,且业主方的现场施工日志中显示直至84日抓斗船组仍在施工,虽然涌溢公司主张抓斗船组于731日离场,但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主张,故本院根据上述施工日志的记载,认定“浙普工159”船的施工期间为216-84日。同时,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在36日的记载显示“抓斗式挖泥船因海事的手续问题,夜里施工”,该记载与编号为2016-006的工程业务联系单以及路港公司于318日出具的“关于泥驳施工情况的通知”中的记载能够相互对应,证明虽然海宇驳20”船证书存在问题,但确实进场进行了施工;至于该船是否参与了涉案工程的全部施工,因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均未提供相关依据,且该事实与“浙普工159”船组的实际施工量没有必然联系,故对该船的实际施工期间本院不作认定。(二)关于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工程量问题。本院认为,根据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在抓斗船合同和绞吸船合同中的约定,“浙普工116”船与浙普工159”船组系相互配套、共同完成所承包的工程,若履约顺利,绞吸部分和抓斗部分的工程量均能按照约定价格进行结算。因“浙普工116”船于527日提前退场,未能完成全部工程,则上述合同的履行情况亦发生了变化;根据本院认定的事实,“浙普工116”船退场后,涌溢公司与舟航公司并未对抓斗部分的合同条款或合同单价等进行重新约定,故对浙普工159”船组施工工程量的计算应以“浙普工116”船的离场时间为节点,区别两种情形分别进行计算:首先,对于527日之前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工程量问题,应根据合同约定进行计算。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所签订的抓斗船合同与绞吸船合同,在时间上前后相继,在内容上相互关联;因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由舟航公司履行涉案工程的绞吸及淤泥的抓、抛部分工程,并由舟航公司派遣相应船舶,且两份合同的主体均为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并未涉及其他方,故双方关于抓斗船的实际施工量“应以绞吸船实际完成并验收合格的工程量为准,且总量不得超过监理、业主签认的工程量”的约定,其本意应为在“浙普工116”船全部履行完涉案工程且未中途退场的情况下,“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工程量应以“浙普工116”船对相关泊位的全部绞吸量为准,其他由涌溢公司或相关方绞吸出来的施工量,不再另行计收费用。根据上述认定,若“浙普工116”船顺利履行了涉案工程,则“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工程款即可依据该船的工程量为基准进行计算;因“浙普工116”船于527日离场,故对“浙普工159”船组在527日之前的施工量,本院认定为65202.1 m³。其次,关于“浙普工159”船组在527日之后的施工量。因涌溢公司与舟航公司对“浙普工116”船提前离场后“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量计算方式未进行重新约定,双方亦均未主张后续施工量以新进场绞吸船的施工量进行计算;根据抓斗船与绞吸船合同的约定,双方对抓斗船施工单价的确定系结合舟航公司所属绞吸船可以参与全部工程施工并能够取得绞吸部分相应工程款的因素,但合同的履行情况发生了实际变更;在“浙普工116”船提前离场后,涌溢公司并未要求“浙普工159”船组也先行退场,且“浙普工159”船组的施工是确保涉案工程顺利完工并完成验收的必备条件;若涌溢公司重新租赁抓斗船及泥驳船进场施工,则可能会增加施工成本;“浙普工159”船组参与了涉案工程施工的全过程,并对后续工程所产生的淤泥进行抓、驳运输,舟航公司在履行抓斗船合同部分亦未存在明显的违约情形;考虑到上述因素,本院认为对“浙普工159”船组在527日之后的施工量,以该船组的实际施工量进行计算更为妥当。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在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对泥驳船的运泥量有明确记载,泥驳船与抓斗船系一个施工整体,在施工日志未明确记载抓斗船施工量的情况下,可以按照泥驳船运泥量来认定“浙普工159”船组在527-84日的实际施工量。经本院审查,在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首页部分对泥驳船挖泥量的记载与所附的泥驳船挖泥量日报表记载的数据并不完全一致;因首页由施工、监理、设计、业主四家单位的代表签字确认,而泥驳船挖泥量日报表系手写且未经过签字或盖章确认,故首页中的相关记载的证明效力更高。因此,本院根据首页中关于泥驳船挖泥量约249船以及每船500 m³运载量的记载,认定抓斗船组在527日之后的施工量为124500 m³249×500 m³/船)。综上,本院认定抓斗船组的施工总量为189702.1 m³65202.1 m³+124500 m³),产生的工程款为1233063.65元(189702.1 m³×6.5/ m³)。

三、关于舟航公司是否存在违约的问题

涌溢公司主张舟航公司在涉案两份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因其所指派的船舶存在设备陈旧且未及时保养检修的情形,施工工程中故障频繁;再加上管理不善、配员不足等原因,致使工期严重滞后;涌溢公司根据合同约定让“浙普工116”船离场后,另行租赁绞吸船进场施工及返工,因此造成了损失。舟航公司主张“浙普工116”船离场系因该船管线被涌溢公司租赁的自吸泵撞坏,为了不影响工期,经与涌溢公司协商,将该船提前退场;即使舟航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有所迟延,也未晚于业主方规定的最终日期,故其并不存在违约情形。本院认为,根据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在绞吸船合同中的约定,舟航公司必须保证工程进展顺利,若舟航公司原因造成工程进度滞后、工程质量达不到设计要求的,除按协议承担违约责任外,超过10日仍未改进的,涌溢公司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舟航公司退场,赔偿因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双方在绞吸船合同与抓斗船合同中均约定,舟航公司应在4月上旬完成所约定的施工内容。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浙普工116”船系按照约定日期进场,但在其527日离场之时,舟航公司所负责的绞吸工程部分并未完成。在涌溢公司向舟航公司发出的编号为2016-006的工程业务联系单中载明“贵司所属绞吸船自进点后,维修及管线展布直到222日才勉强开工,但仅施工半小时就因冷却器故障有停工维修。绞吸船因故障频频,加之人员不齐,目前施工进度已严重滞后”等内容;在编号为2016-009的工程业务联系单中载明“由于工期紧、工程进度又严重滞后……若因管线不足、接管慢以及绞吸船设备故障多等自身管理问题,造成施工进度不能满足整个工程进度的要求,我方将采取相应的措施,包括减少你船工程量甚至提出退场等方案,并保留因你方现场管理混乱和施工不力而造成整个工程出现严重后果的进一步索赔要求”等内容;在编号为2016-010015016三份工程业务联系单中亦记载了上述内容;因绞吸船一直未能满足涉案工程施工的进度要求,最终涌溢公司发出编号为2016-018的工程业务联系单,要求“浙普工116”船提前退场。除了工程业务联系单中记载的上述情况,业主方现场施工日志中亦显示“浙普工116”船自进场后因机器故障、人员不齐、连接管线等原因经常性发生停工;路港公司在庭审中也确认舟航公司存在施工缓慢、未能按照施工计划进行施工的情形。根据上述事实,能够认定舟航公司所提供的“浙普工116”船无法满足涉案工程的施工进度,其涉案工程的实际验收时间远远晚于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之间以及业主方与三航宁波公司之间的约定,故舟航公司在绞吸船合同的履行过程中中存在违约情形,涌溢公司有权依据合同约定要求该船提前退场。舟航公司关于“该船系与涌溢公司协商后离场、并未违约”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认为:本案系因港口疏浚作业而产生的海事海商纠纷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签订的绞吸船合同与抓斗船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且三航宁波公司与路港公司对该两份分包合同不持异议,故两份合同对舟航公司与涌溢公司均具有拘束力。舟航公司按约对涉案工程进行了部分绞吸施工并履行了抓斗船合同,涌溢公司在收到路港公司结算的工程款后,理应向舟航公司支付相应工程款。根据本院认定的事实,舟航公司完成的绞吸船合同的施工量为65202.1 m³,所产生的工程款为521616.8元;完成的抓斗船合同的施工量为189702.1 m³,所产生的工程款为1233063.65元;扣除涌溢公司已经支付的1585982.33元,涌溢公司尚须向舟航公司支付工程款168698.12元。另外,虽然业主方对最终工程量经核定,扣除了6003 m³,但该扣除部分系涉案工程中的未挖部分,并非系对不合格工程量的扣除;因“浙普工116”船已经提前退场,该部分扣除量应与舟航公司无涉。舟航公司要求路港公司、三航宁波公司与涌溢公司共同向其支付工程款,因其与路港公司、三航宁波公司均无直接的合同关系,且经本院查明,两公司确认相应工程款已经支付完毕,故舟航公司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保护。至于涌溢公司主张因舟航公司绞吸船在施工过程中存在违约给其造成损失,且除了舟航公司认定的款项,涌溢公司尚存在其他垫付款项,因涌溢公司已就上述诉请向本院另案起诉,故对上述事项本院将在另案中一并处理。综上,舟航公司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对被告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深圳市路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被告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168698.12元;

三、驳回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对被告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9066元,由原告上海舟航疏浚工程有限公司负担6028 元,被告宁波涌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负担303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胡立强

        

人民陪审员   刘曼红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

代书     王鑫维

【附页】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8019 |  今日访问量:73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