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何方如与被告亚撒航运工业公司(YA SA SHIPPING INDUSTRY,以下简称亚撒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640   发布日期:2019.06.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72民初2770

 

原告:何方如,男,1967219日出生,汉族,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岱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捷,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亚撒航运工业公司(YA SA SHIPPING INDUSTRY),住所地土耳其共和国伊斯坦布尔,乌斯库达Kucuk Camalica Mah, Ucpinarlar 大街36号(Ucpinarlar Caddesi 36, Kucuk Camlica Mah, Uskudar, 34674 Istanbul, Turkey)。

法定代表人:Mr. Emirhan Sabanci,该公司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东洋,广东敬海(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洁,广东敬海(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何方如与被告亚撒航运工业公司(YA SA SHIPPING INDUSTRY,以下简称亚撒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11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因亚撒公司系土耳其共和国企业,本院通过外交途径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2019220日,本案组织庭前会议,原告何方如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捷、被告亚撒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东洋到庭参加。2019514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何方如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捷、被告亚撒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东洋、白洁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方如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何方如对本案肇事船舶“YASA H. MULLA”轮享有船舶优先权;2.亚撒公司赔偿损失暂计人民币112万元以及相应利息(自20151210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3.亚撒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以及为支付外交送达等产生的费用。事实和理由:何方如是浙岱渔12867”船舶所有人。2015129日,浙岱渔12867”轮在北纬30°41′049″N,东经123°24′103″E,遭途经的“YASA H. MULLA”轮碰撞,造成浙岱渔12867”轮船体损坏等严重损失,估计损失金额约人民币112万元。根据《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等相关规定,“YASA H. MULLA”轮应对此次事故承担全部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亚撒公司辩称:一、两船在何方如所称时间段并未发生任何接触或碰撞,何方如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二、何方如所称的各项损失均是为了索赔而准备,不是真实的损失,不应得到支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争议的何方如提供的证据二浙岱渔12867”轮船舶证书和证据三“YASA H. MULLA”轮船舶信息,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分别进行分析与认定。

本案双方当事人事实争议在于:一是“YASA H. MULLA”轮有无与浙岱渔12867”轮发生碰撞;二是如果发生过碰撞,浙岱渔12867”轮遭受的损失情况。

一、关于两船有无碰撞的事实

经当庭质证,对何方如提供的证明两船于20151290447时左右发生碰撞的证据,亚撒公司质证认为:证据一协查书,仅是请求协查的函件,内容依据何方如单方陈述形成,并非有权机关对事故作出的调查结论,不具有证明碰撞事故确实存在的效力。证据十二轨迹图,显示两船未位于同一位置,两船相距1523米,未发生碰撞或碰撞危险;轨迹图也未显示附近是否有其他船舶,仅以“YASA H.MULLA”轮曾于该时间段经过该海域就主张发生碰撞,明显缺乏依据。证据十三渔船避碰系统截图照片,真实性无异议,但两船之间有183米距离,不能证明发生过碰撞。证据十四油漆照片,不能证明系“YASA H. MULLA”轮的油漆。证据十五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的说明,真实性无异议,但单拖渔网位于船艉方向,根据两船当时的状态恰恰说明不可能发生碰撞。证据十六村委会的证明,村委会与何方如有利害关系,缺乏中立性。证据十七照片,第1和第2幅照片上仅显示有凹痕,并非与大船碰撞形成,“YASA H. MULLA”轮当时空载,干舷很高,照片上的碰撞点和损害程度都不符合实际情况;第3和第4幅照片,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浙岱渔12867”轮在“YASA H. MULLA”轮船艏方向,碰撞位置与AIS记录不符,如果发生过碰撞,浙岱渔12867”轮会偏转且损坏严重。

对亚撒公司提供的证明两船未发生碰撞的证据,何方如质证认为:证据1轨迹图与数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证明目的有异议,该组证据恰恰说明该轮航向航速有变化,“YASA H. MULLA”轮有减速过程,而对浙岱渔12867”轮记载的间隔过大,数据存在缺失。证据2最近距离截图,来源不清楚,且说明至少两船非常近,处于不安全距离上。证据3测距图,证据来源和证明对象不予认可。证据4航海日志和证据5轮机日志,形式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未发生碰撞的事实。证据6亿海蓝的说明,首页上未加盖完整印章;据了解,亿海蓝不对外出具任何证明,证据来源及其真实性有异议;证据即使真实,也无法证明两船当时的实际情况。证据7距离截图和证据8测距图,来源不清,数据有缺失,不能反映浙岱渔12867”轮实际情况,也不能证明碰撞当时情形。

本院经审理认为:何方如提供的证据二和证据三,亚撒公司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一协查书,由岱山渔港监督发送给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渔政渔监处,落款时间为2015129日,能够反映渔监部门接到浙岱渔12867”轮报告以及要求进行协查的事实。证据十二轨迹图和证据十三渔船避碰系统截图照片,以及证据十五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的说明,真实性均予以认定。证据十四油漆照片,不能证明油漆来源于“YASA H. MULLA”轮,不予采用。证据十六村委会的证明,性质为单位证言,村委会既非法定事故调查机关,也未记载具体证明人情况,所载并非亲身感知事实,不足以采用作为定案的依据,不予认定。证据十七照片,来源于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真实性可予认定。亚撒公司提供的证据,已经说明来源,且证据与证据之间以及与何方如提供的证据十二航迹图之间均能相互印证,真实性予以认定,但其中证据4航海日志和证据5轮机日志未记载“YASA H. MULLA”轮该时间段有异常情况,不足以说明未发生过碰撞。

结合何方如提供的证据十二航迹图、证据十三渔船避碰系统截图照片,和亚撒公司提供的证据1轨迹图与数据、证据2与证据7距离截图、证据3和证据8测距图,在忽略仪器设备误差的情况下,“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在20151290447时左右仅相距0.099海里,即183米,考虑到两轮长度与宽度影响,不能排除两船存在碰撞的可能性;“YASA H. MULLA”轮在该时间点前后有过改向、改速行动(0441145°/13节,0446156°/13节,0452116°/11.3节,0456150°/12.5节),也不能排除该轮曾采取过避让行为的可能性。但两船是否发确实发生过碰撞,本院分析如下:第一,从浙岱渔12867”轮动态看。20151290447时之后,该轮在该作业区继续保持航速3节左右直至当日2035时航速降为0,次日0311时开始动车返回岱山港,中间有近10来个小时在绕圈低速航行,与何方当庭如所称船舶碰撞后船舱进水并由另船进行施救的事实有出入,不排除该轮仍在该作业区继续拖网的可能性,何方如当庭解释称该时间段在寻找丢失的渔网,可信度不高。第二,从两船会遇态势看。90447时,“YASA H. MULLA”轮航向为150°左右,浙岱渔12867”轮航向为95°左右,通过两船航迹回放可以看出,浙岱渔12867”轮位于“YASA H. MULLA”轮右舷前方,“YASA H. MULLA”轮从浙岱渔12867”轮船艏驶过,考虑到设备的设置位置,影响渔船避碰系统显示两船间最近距离数据的主要因素是“YASA H. MULLA”轮船宽和浙岱渔12867”轮船长,尽管两船之间在0447时仅相距183米,但仍明显大于“YASA H. MULLA”轮船宽加上浙岱渔12867”轮船长的距离,尚难以得出两船必然碰撞的结论。第三,从当事人陈述的碰撞经过和碰撞结果看。何方如庭审中陈述,因时间久远,已记不清碰撞发生的具体经过;碰撞造成浙岱渔12867”轮左舷后部受损,未发现船壳明显破损,但船体焊缝开裂进水,渔网因拖网钢缆断裂丢失,1000多个冰格全部掉入海中灭失,1名船员落水。“YASA H. MULLA”轮系一艘载重吨8万多吨的散货轮,当时航速13节,两船碰撞导致渔船船体焊缝开裂、拖网钢缆断裂、冰格全部掉入海中、1名船员落水,而船体未见明显破损;浙岱渔12867”轮在其所称的碰撞发生时拍摄了渔船避碰系统截图,而未留下任何有关船舱进水导致鱼货受损,拖网钢缆断裂导致渔网丢失,冰格和人员落水以及随后进行人员救助或渔网搜寻的相应证据。上述陈述与通常的航海以及生活经验不甚相符。第四,从岱山渔业主管部门提供的相关材料看。岱山县渔港监督发出协查书(证据一),时间为2015129日,此时浙岱渔12867”轮尚在海上,有关部门既未进行事故调查并作出结论,也无协查结果反馈,所载浙岱渔12867”轮当时航速8节左右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不足以单独作为认定碰撞事故及其损失的依据。岱山县渔港监督出具的渔船返港维修时拍摄的照片(证据十七),落款时间为20151215日,与何方如诉称碰撞事故发生时间相距6天。庭审中,亚撒公司提出,根据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201512月份舟山地区赔款公示,浙岱渔12867”轮在201512月份曾有过理赔记录,何方如当庭称因时间久远,待核实后于2019517日之前回复,但未按期回复本院。经本院查询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网站,该网站2016112日的赔款公示显示,浙岱渔12867”轮确有过理赔记录,公示序号为209,出险时间20151211日,审批时间20151123日,会员赔款金额9795元。可见岱山县渔港监督20151215日拍摄的照片,也不能直接客观反映浙岱渔12867”轮船体损坏系与“YASA H. MULLA”轮碰撞所致。综上,结合当事人庭审陈述,涉案证据仅能证明“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形成紧迫危险局面,浙岱渔12867”轮位于“YASA H. MULLA”轮右舷前,且在拖网作业,“YASA H. MULLA”轮是让路船,浙岱渔12867”轮为直航船,“YASA H. MULLA”轮有过小幅改向改速行动,并从浙岱渔12867”轮船艏极近的距离驶过,以及浙岱渔12867”轮在20151215日被发现船舷护板局部轻微受损,但尚不足以证明两船船体在交会时确实发生过碰撞,并因碰撞造成浙岱渔12867”轮受损的事实。

二、关于是否存在碰撞损失的事实

对何方如提供的证明碰撞损失的证据,亚撒公司质证认为:证据四损失清单,由何方如单方制作,无法证明碰撞损失。证据五渔汛损失证明,村委会并非有管辖权的事故调查机构,所述同村同类船只的净产值无任何依据。证据六收条及船舶证书,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受损或需要救助的危险情况,收条不足以证明已确实支付了该费用。证据七收据(3张),未提供渔具网具受损情况及其价值、残值等证据。证据八鱼货损失说明,损失及其价格均来自于单方主张,不具证明力。证据九渔船海损修理预算汇总单和证据十预算汇总附表、维修结算确认单、船舶修理费收据,未提供船舶受损具体情况证据,无法证明所称修理项目及费用系因为碰撞损坏产生;所载关于结算的陈述不足以证明支付修理费的事实。证据十一装卸、运输费收据,未提供渔具、网具损失情况证据,无法证明装卸、运输费用的合理性和关联性,也不足以证明其支付费用的事实。

本院经审理认为:何方如提供的该部分证据,形式不规范,未附任何银行支付凭证,也未对亚撒公司的质证异议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证明相关损失系船舶碰撞造成。因本案已对其主张的船舶碰撞事实不予认定,故对何方如提供的该部分证据及其所主张的损失事实,也不予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浙岱渔12867”轮为何方如所有,钢质,建造于2014624日;船长36.96米,型宽6.4米,型深3.1米,系中国籍单拖渔船。20151280822时左右,该轮从嵊山港出发,于同日1043时左右抵达嵊山以东海域开始单拖拖网作业,船位为30°49.45N/123°13.91E。此后该轮一直以3节左右的航速在该海域绕圈往返航行。次日2035时左右,该轮船位为30°53.45N/123°17.43E,航速为0,船位保持不变;201512100311时左右,该轮开始返航,同日1507时驶抵岱山港。

“YASA H. MULLA”轮为亚撒公司所有,船旗国土尔其共和国,建造于2011年,总吨位44367,载重吨83482吨,散货船。20151290105时,该轮在长江口以东锚地起锚驶往新加坡,锚位31°07.41N/123°45.32E0430时,该轮船位30°44.31N/123°22.02E,航向151°,航速13.1节。0441时后,该轮有过短暂小幅度改向改速行动,0441145°/13节,0446156°/13节,0452116°/11.3节,0456150°/12.5节。

20151290447时左右,“YASA H. MULLA”轮由北向南行驶,航向150°,航速13节;浙岱渔12867”轮由西往东行驶,航向95°,航速约3节,在拖网作业。浙岱渔12867”轮位于“YASA H. MULLA”轮右舷前,“YASA H. MULLA”轮从浙岱渔12867”轮船艏驶过,浙岱渔12867”轮避碰系统显示,两轮当时相距仅183米。

另查明,20151211日,浙岱渔12867”轮曾在发生过海损事故,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于20151223日予以核赔9795元。

本院认为:亚撒公司系土尔其共和国企业,本案具有涉外因素。何方如诉称的船舶碰撞事故发生在浙江沿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条规定,本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一款,船舶碰撞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且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要求适用我国法律,故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船舶碰撞,是指船舶在海上或者与海相通的可航水域发生接触造成损害的事故。何方如主张亚撒公司赔偿船舶碰撞损失,应就“YASA H. MULLA”轮碰撞浙岱渔12867”轮并因此造成其损害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能就两船船体确实发生过物理性接触并因此造成损失提供有效证据,其要求亚撒公司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其要求确认对“YASA H. MULLA”轮享有船舶优先权的主张,因此不再予以审查。亚撒公司抗辩有理,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何方如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4480元,由原告何方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何方如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被告亚撒航运工业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30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吴胜顺

                    姚雪锋

             

 

 

 

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徐梅娜

 

 

 

 

 

【附录一】证据目录

 

原告何方如提供:

证据一、《水上交通事故肇事协查书》岱渔监协查(2015)第024号,证明“浙岱渔12867”轮被“YASA H. MULLA”轮碰撞,并造成损失。

证据二、“浙岱渔12867”船舶证书,证明何方如是“浙岱渔12867”船舶所有人。

证据三、“YASA H. MULLA”轮船舶信息,证明亚撒航运工业公司是船舶所有人。

证据四、损失清单,证明碰撞损失明细。

证据五、证明1份,证明渔汛损失。

证据六、收条及船舶证书,证明因碰撞造成救护费等损失。

证据七、收据(3张),证明因碰撞造成鱼箱网具等损失。

证据八、“浙岱渔12867”鱼货损失说明,证明因碰撞造成鱼货损失。

证据九、“浙岱渔12867”渔船海损修理预算汇总单,证明因碰撞造成部分维修费用。

证据十、预算汇总附表、维修结算确认单、收据(船舶修理费),证明渔船具体修理项目及费用金额。

证据十一、收据(装卸、运输费),证明因碰撞造成网具重新装卸及运输费用损失。

证据十二、轨迹图,证明两船碰撞的事实。

证据十三、渔船避碰系统截图照片,证明两船轨迹是闭合的,存在碰撞。

证据十四、油漆照片,证明碰撞的事实。

证据十五、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出具的说明,

证据十六、岱山县高亭镇江南社区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

证据十七、“浙岱渔12867”轮维修前照片,

以上证据十五至证据十七,证明碰撞事实。

此外,何方如还申请证人虞愿出庭作证,但该证人未出庭陈述证言。

 

被告亚撒公司提供:

证据1、“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AIS轨迹图和数据,

证据2、“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最近距离截图,

以上证据1和证据2证明:1.根据AIS记录,两船在同一时间点(不管是何方如所称的20151290445时还是0442时以及其他时间)均没有处在同一或碰撞发生的近距离船位;2.在20151290447时,两船达到最近距离,此时两船距离为300米,该距离足够两船安全驶过;3.两船在何方如所称的碰撞时间点前后,航速和航向均无明显变化,“YASA H. MULLA”轮基本保持在航向156度、航速13节,“浙岱渔12867”轮保持航向151度、航速3.2节,而且在所称时间后渔船仍长时间在海上保持相同的航速和航向,两船运动态势来看,并没有发生碰撞。

证据3、测距图,证明根据何方如证据十二中显示的两船船位,0442时距离为1523米。

证据4、“YASA H. MULLA”轮航海日志,

证据5、“YASA H. MULLA”轮轮机日志,

以上证据4和证据5,证明2015129日,“YASA H. MULLA”轮的航海日志和轮机日志皆无异常记录,船舶没有发生碰撞事故。

证据6、亿海蓝说明,证明“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AIS轨迹和数据(证据1)是由亿海蓝(北京)数据技术股份公司旗下产品船讯网提供的,根据船舶船载AIS设备反馈的船舶动态位置数据做出的真实无误的记录。

证据7、“YASA H. MULLA”轮与“浙岱渔12867”轮船位距离截图,

证据8、测距图,

以上证据证明根据AIS记录,当“浙岱渔12867”轮行驶至“YASA H. MULLA”轮航行轨迹时,两船已安全驶过,距离为2.68公里。

 

 

 

【附录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百七十三条  船舶碰撞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二百五十九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