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唐素云、吕肖雅、刘明銮、吕立桂为与被告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龙盛航运有限公司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2060   发布日期:2019.05.07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浙72民初833

 

原告:唐素云、吕肖雅、刘明銮、吕立桂。

四原告委托代理人:丁士聚,浙江金柯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春华,男,197333日出生,汉族,系江苏省阜宁县沟墩镇大唐村村民委员会推荐。

被告:宁波经济开发区龙盛航运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东方贸易城。

法定代表人:胡永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昌桃,上海格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秀霞,上海格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唐素云、吕肖雅、刘明銮、吕立桂为与被告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龙盛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盛公司)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宁波市北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仑劳仲案字〔2016〕第1479号仲裁裁决书,于201723日向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起诉,该院于2017330日将案件移送至本院。本院于20174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2017614日召集庭前会议,并于20177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原告委托代理人丁士聚、张春华,被告委托代理人张昌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原告诉称:吕洋2004年进入龙盛公司工作,201614日在工作中被火烧伤,医治无效死亡。吕洋去世后,意外险的保险公司到原告家乡处与原告协商,双方因赔偿数额有差距未能达成协议;2016825日,龙盛公司以保险公司名义与原告签订和解协议书。宁波市北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仑劳仲案字〔2016〕第1479号仲裁裁决书,以总额补差不正确,应按《浙政发〔2009〕第50号文件》、《中国船员集体协议》、《工伤保险条例》等规定,计算吕洋工伤死亡的赔偿项目及金额。请求判令:1、解除吕洋与被告间的劳动关系,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84000元;2、被告赔偿工亡补助金623900元;3、被告赔偿原告丧葬补助金42912元;4、被告赔偿供养亲属抚恤金832608元;5、被告赔偿原告护理费12000元、伙食费5000元、交通费5000元;6、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2000000元。

被告龙盛公司答辩称:一、原告提出的索赔项目和金额,除工亡补助金外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吕洋在被告船上工作时因事故死亡,劳动合同关系自然终止,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被告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2、丧葬补助金,按照2015年宁波市宁波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应为28776元;3、供养亲属抚恤金,赔偿对象应为吕洋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没有劳动能力的亲属,本案中赔偿对象应为吕洋的父母,抚恤金金额应为208152元,唐素云认为其亦应获得抚恤金,被告对此持保留意见,即使唐素云已丧失劳动能力,原告主张的抚恤金金额亦高于规定标准;4、吕洋生前所有的伙食费、护理费及事故处理过程中的全部交通费等被告均已支付;5、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恤金无法律依据且金额不合理。二、被告支付给原告的143万元赔偿金,系被告就吕洋在船上发生不幸给家属造成的损害所作出的一次性赔偿,该金额远超按法律规定标准计算的数额;被告已超额赔付,原告无权再次索赔。三、被告所投保险险种为船舶保赔险,而非为吕洋投保了人身意外险,故保险理赔款与原告无关。

四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认定工伤决定书;

证据2.户口注销证明两份;

以上证据12,用以证明吕洋在被告处工作中受伤死亡。

证据3.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

证据4.门诊收费票据两份;

证据5.非税收入通用票据;

以上证据35,用以证明唐素云经鉴定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证据6.阜宁县公安局沟墩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吕立桂、刘明銮系吕洋父母。

证据7. 阜宁县沟墩镇人民政府、阜宁县沟墩镇朝阳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吕洋与唐素云系夫妻关系。

证据8.浙江省社会保险参保证明,用以证明被告没有为吕洋缴纳工伤保险。

证据9.劳动仲裁裁决书,用以证明原告诉请已经劳动争议仲裁程序处理。

证据10.音像光盘,用以证明被告赔付的款项系由保赔协会支付给被告、被告再支付给原告。

被告龙盛公司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船员劳动合同书,用以证明被告与吕洋存在劳动关系。

证据2.护理费用清单及支付凭证,用以证明被告支付了吕洋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用。

证据3.伙食费清单及支付凭证,用以证明被告支付了吕洋住院期间其本人及其家属的伙食费。

证据4.交通费清单及支付凭证,用以证明被告支付了吕洋家属的交通费用。

证据5.和解协议书;

证据6.收据和责任解除书;

以上证据56,用以证明被告与四原告就吕洋工亡事故达成了赔偿协议,约定以人民币143万元作为涉案事故的最终解决方案。

证据7.和解款支付凭证,用以证明被告已支付四原告赔偿款143万元。

证据8.入会证书以及相关邮件;

证据9.保赔险条款;

以上证据89,用以证明被告投保的是保赔险,而非人身意外险。

经庭审质证,对四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龙盛公司认为:对证据1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2户口注销证明、证据6派出所证明、证据7镇政府及居委会证明、证据8参保证明、证据9劳动仲裁裁决书无异议;对证据3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该结论书记载的用人单位为被告,且该结论书未附据以作出鉴定结论的材料;对证据4门诊收费票据、证据5非税收入通用票据,认为原告超出举证期限提供,依法不应采纳;对证据10音像光盘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该光盘取证手段违法,系偷拍偷录,录像中的王船长已明确“北仑海10”投保的是船东责任保障险,被告未给吕洋投保过人身意外险。

对被告龙盛公司提供的证据,四原告认为:对证据1船员劳动合同书、证据3伙食费清单及支付凭证、证据4交通费清单及支付凭证、证据7和解款支付凭证及证据8入会证书以及相关邮件无异议;对证据2护理费用清单及支付凭证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及被告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护理对象有郑飞、吕洋两人,护理费并非均为吕洋支付,另外吕洋住院期间其家属也对其进行了护理;对证据5和解协议书、证据6收据和责任解除书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认为和解协议书是按人身损害赔偿签订的,不是对吕洋工伤的赔偿;对证据9保赔险条款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被告仅翻译了部分条款。

本院经审查认为,四原告提供的证据1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2户口注销证明、证据6派出所证明、证据7镇政府及居委会证明、证据8参保证明、证据9劳动仲裁裁决书,均系原件,且被告无异议,均予以认定;证据3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系原件,加盖了宁波市北仑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印章,予以认定;证据4门诊收费票据、证据5非税收入通用票据,均系原件,与证据3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可相互印证,亦予以认定;证据10音像光盘,各方谈话并无被告为吕洋投保了人身意外险及北英保赔协会赔款给被告、被告再赔偿吕洋家属的内容,不能证明四原告证明目的,故不予认定。

被告龙盛公司提供的证据1船员劳动合同书、证据3伙食费清单及支付凭证、证据4交通费清单及支付凭证、证据7和解款支付凭证及证据8入会证书以及相关邮件,四原告无异议,均予以认定;证据2护理费用清单及支付凭证、证据5和解协议书,均系原件,四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均予以认定;证据6收据和责任解除书,与证据5和解协议书可相互印证,被告对真实性亦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9保赔险条款,四原告虽对真实性有异议,但未提供反证推翻,然而被告仅翻译了部分条款,故仅对已翻译条款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下列事实:

原告唐素云系吕洋妻子,1966819日出生;原告吕肖雅系吕洋女儿,199142日出生;原告吕立桂系吕洋父亲,1937331日出生;原告刘明銮系吕洋母亲,19391218日出生。吕洋生前系被告龙盛公司职工,双方于201511日签订船员劳动合同书,吕洋生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5782元;被告为吕洋缴纳了部分社会保险,工伤保险处于中断参保状态。201614日,吕洋在“北仑海10”轮上维修作业时,因气体爆炸事故受伤,抢救无效后于同年218日死亡;同年411日,其户口注销。同年1027日,宁波市北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仑人社工决字(2016)第21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吕洋为因工死亡。吕洋治疗期间的护理费用,吕洋及其家属的伙食费5383.90元及吕洋家属的交通费用26212.60元,被告均已支付。

2016825日,四原告与被告签订了和解协议书,约定:被告一次性支付四原告143万元,作为吕洋人身伤亡事故的所有索赔(包括所有费用和利息)的全部和最终解决方案,被告同意于协议签署后15个银行工作日内将143万元款项汇至唐素云账户,四原告保证不再因该事故向被告、“北仑海10”船东、该轮经营人、承租人、管理人、代理人、船东保赔协会、船长以及船员等相关利益方提起任何形式的索赔、诉讼或法律行动,若违反保证,应退还全部和解款项,并赔偿被告因此所遭受的一切损失及费用,并负责为被告消除任何损害等。同日,双方另签订了收据和责任解除书,重申了四原告的上述保证义务。同年97日,被告汇款143万元至唐素云账户。后四原告就吕洋工伤死亡一事向宁波市北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84000元、工亡补助金623900元、丧葬补助金42912元、供养亲属抚恤金1200000元、吕洋死亡前4个月工资28000元、护理费及伙食费、营养费合计30000元、交通费20000元、精神抚慰金2000000元;该委于2017117日作出仑劳仲案字〔2016〕第1479号仲裁裁决书,驳回四原告的全部仲裁申请请求。四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

另查明:20151014日,被告加入北英保赔协会,为“北仑海10”轮投保了保赔险,保险期间为20151014日至2016220日;该保赔险规则第19条(1)(a)明确了入会船船员的死亡、人身损害或疾病的损害赔偿金或补偿金,及住院、医药、丧葬,及与上述死亡、人身损害或疾病相关而发生的其他必要支出的责任,均属保赔险承保范围。2017227日,宁波市北仑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甬仑鉴结字]0622017020001因病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认定唐素云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本院认为,本案系四原告不服劳动仲裁裁决提起的诉讼,虽因吕洋受伤死亡产生,但四原告主张的并非人身损害赔偿,而是工伤赔偿,故本案案由应确定为海事海商纠纷。根据原、被告的诉辩意见,本院对本案的争议焦点归纳并评析如下:

一、被告龙盛公司支付的143万元款项的性质

1.四原告认为该款项系北英保赔协会对四原告的保险理赔款,仅是由该协会支付给被告、被告再向四原告支付,故被告对四原告仍负有工伤赔偿义务;被告则认为该款项系其自行支付,北英保赔协会是否向被告理赔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四原告可向北英保赔协会主张理赔款的前提是吕洋同该协会间存在人身保险合同,但四原告却未能举证证明存在该事实,也不能举证证明该143万元系北英保赔协会对其的赔偿。同时,被告已举证证明其与北英保赔协会间存在保赔险合同关系,对被告因“北仑海10”轮船员履行职务期间遭受损害而须承担的责任,该协会负有赔偿义务;被告向北英保赔协会投保保赔险,显系对自身经营风险的保障,而非为增加对吕洋的保障。故北英保赔协会是否对被告进行理赔、理赔款金额为何,属双方间保险合同关系项下事宜,与本案无涉。被告关于143万元款项系其自行支付、北英保赔协会是否向被告理赔与本案无关的抗辩意见,合理有据,本院予以采纳。

2.四原告另认为该款项系被告因吕洋死亡而对其遭受到的损害进行的赔偿,故被告还应对四原告予以工伤赔偿;被告则认为该款项即为工伤赔偿,其无须另行赔偿。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吕洋系因工伤死亡,其死亡结果非因第三人侵权造成,故四原告仅得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向被告主张相关工伤保险待遇。《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被告未按规定为吕洋缴纳工伤保险,依法应向四原告支付相关工伤保险待遇费用。四原告根据涉案和解协议书第2条中关于“……作为前述人身伤亡事故的所有索赔的全部和最终的解决方案”的记载,认为该143万元款项系吕洋死亡的人身损害赔偿款,系对该协议的片面理解,其主张与法律规定不符,故对四原告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关于该款项即为工伤赔偿、其无须另行赔偿的抗辩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

二、四原告的各项诉请金额是否合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的相关规定,对四原告诉请的赔偿项目和损失金额,本院审核认定如下:

1.经济补偿金84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吕洋与被告间的劳动合同因吕洋死亡而终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用人单位须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并不包括劳动者死亡这一情形。故四原告该项诉请,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元。《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2015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195元,故对四原告该项诉请,本院予以支持。

3.丧葬补助金42912元。《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因工死亡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2015年度宁波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796元,故对四原告该项诉请,本院支持28776元(4796/×6个月)。

4.供养亲属抚恤金832608元。《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本规定所称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是指该职工的配偶、子女、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兄弟姐妹。”第三条规定:“上条规定的人员,依靠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按规定申请供养亲属抚恤金:(一)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二)工亡职工配偶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三)工亡职工父母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四)工亡职工子女未满18周岁的。”《浙江省工伤保险条例实施细则》第六条第二款规定:“一次性领取供养亲属抚恤金的计算办法:因工死亡供养亲属不满18周岁的,计算到18周岁;其他供养亲属计算20周年,但55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1岁减少1年,70周岁以上的按5年计算。”唐素云系吕洋妻子,虽未满55周岁,但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应发放抚恤金;吕肖雅系吕洋女儿,已满18周岁,不应发放抚恤金;吕立桂、刘明銮系吕洋父母,吕洋死亡时分别为79岁、77岁,均应发放抚恤金。吕洋生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5782元,经核定,唐素云应发放的抚恤金为555072元(5782/×40%×12个月×20年),吕立桂应发放的抚恤金为104076元(5782/×30%×12个月×5年),刘明銮应发放的抚恤金为104076元(5782/×30%×12个月×5年)。故对四原告该项诉请,本院支持763224元(555072+104076+104076)。

5.护理费12000元、伙食费5000元、交通费5000元。被告已支付吕洋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吕洋及其家属的伙食费、吕洋家属的交通费;吕洋治疗期间被告已聘请专人对其进行护理,吕洋家属到医院看护系家庭成员间表达关爱的行为,不可据以主张护理费;且四原告亦未举证证明其另行支付了其他护理费、伙食费、交通费,故对四原告该三项诉请,本院均不予支持。

6.精神抚慰金2000000元。《工伤保险条例》未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可申请精神抚慰金,故四原告该项诉请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四原告可主张的工伤保险待遇为丧葬补助金28776元、供养亲属抚恤金763224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元,合计1415900元。但被告已赔偿四原告143万元,无须再予赔偿。

四原告因亲人离世,倍感哀痛,其情可悯。然而,其自被告处所获工伤保险待遇赔偿已超出其依法可获赔偿数额,要求被告另予赔偿,既有违事实,亦于法不符;且其已与被告达成和解协议,获足额赔偿后仍提起诉讼,有悖于民事诉讼应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此行为不值提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唐素云、吕肖雅、吕立桂、刘明銮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唐素云、吕肖雅、吕立桂、刘明銮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吴勇奇

       杨世民

                                                                代理审判员   李方方

 

                                                                 二○一七年九月五日

 

代书    叶奉瑛

      

 

 

 

 

 


附页:法律条文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

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工伤保险条例》

第三十九条  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一)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
  (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
  (三)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
……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