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典型案例
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245   发布日期:2019.05.07

张建生

 

【裁判要点】

1、船舶设备已安装在船舶,成为船舶整体价值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强行拆除取回将严重影响船舶整体价值和使用,根据附合理论,应认定设备归属于船舶所有人。

2、审理执行异议之诉中,如争议标的物系抵押物的组成部分,为确保抵押权人的合法权益,应通知抵押权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3、公司法人人格独立是原则,否认人格独立是例外,除非公司在经营中随意混淆业务、财务、资金,相互之间界线模糊,使得交易相对人难以区分准确的交易对象,人员混同、业务混同、财务混同,否则不应突破公司的面纱。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6)浙72民初24992017517日)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浙民终585号(2018227日)

 

Zhoushan Weichai Products Sales and Service Co., Ltd. and others v. Ningbo Jiangbei Chuangyuan Ship Materials Co., Ltd.

Zhang Jiansheng

1. The equipment has been installed in ship and has become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overall ship. If the equipment is forcibly dismantled and retrieved, the overall value and function of the ship will be seriously affected.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of attachment, it should be determined that the equipment belongs to the ship owner.

2. In the trial of action of objection to enforcement, if the subject matter in dispute is an integral part of a mortgaged property, in order to ensure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mortgagee, the mortgagee shall be notifi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litigation as a third party in the case.

3. The corporate personality is the principle, and the denial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is an exception. Unless the company confuses business, finance and capital deliberately in operation, and the boundary line between them is blurred, making it difficult for the counterpart of the transaction to distinguish the accurate trading partner, and the personnel, business and finance are mixed together, the veil of incorporation shall not be pierced.

Related Case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time Court(2016)Zhe Min Chu NO.2499(May 17, 2017)

Secend instance: High People’s Court of Zhejiang Province(2017)Zhe Min Zhong NO.585(February 27, 2018)

 

【基本案情】

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柴公司)。

被告: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源公司)。

被告: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洲船舶公司)。

被告:宁波中洲华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公司)。

被告:章道华。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520日至同年74日期间,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发电机组、柴油机和齿轮箱供货技术协议,约定原告向华海公司建造的两艘11000吨油轮提供CCFJ90Y-WF应急发电机组和CCFJ200J-WE发电机组各2套、CCFJ350Z-2Z发电机组4套、GWC6675船用齿轮箱2台、CW6200ZD柴油机4台。201178日,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产品购销合同》,约定华海公司向原告购买两艘11000吨发电机组设备(详见技术协议),每船设备款为409万元,共计818万元;第七条约定,若华海公司未支付全部货款,设备所有权仍归原告所有。货款预付20%,发货前支付30%,货物和证书交付一个月后支付30%,余款在调试后两个月内结清,交货日期为20111115日,原告负责运到华海公司仓库。20123月至20139月期间,上述设备陆续运抵中洲船舶公司。截止20131230日,华海公司共支付原告涉案设备款项430万元,尚欠388万元未付。

另查明:201637日,本院在执行原告创源公司与被告中洲船舶公司、华海公司、章道华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一案中作出(2016)浙72113号裁定,扣押中洲公司所有的“兴航21”轮和“兴航22”轮在建船舶。同年324日,本院裁定拍卖上述船舶。2016912日,潍柴公司以其有权取回涉案船舶设备为由,向本院提起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后原告诉至本院,请求确认堆放在“兴航21”和“兴航22”轮和中洲船舶公司场地的船舶设备(包括CCFJ90Y-WF应急发电机组和CCFJ200J-WE发电机组各2套、CCFJ350Z-2Z发电机组4套、CW6200ZD柴油机4台和GWC6675船用齿轮箱2台)属原告所有,并停止对其执行。后原告以其中1台齿轮箱已由案外人取走抵债为由,当庭撤回对该台齿轮箱的主张。各被告均未答辩。此外,“兴航21”和“兴航22”轮作为在建船舶登记为中洲船舶公司所有。2015812日,光大银行宁波分行支付宁波丝路兴海海洋渔业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5800万元,中洲船舶公司分别提供 “兴航21”和“兴航22”轮进行抵押担保,并已办理登记手续。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停放在被告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场地的一台型号为GWC6675齿轮箱为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有,本院(2016)浙72113号案件不得执行;二、驳回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的《产品购销合同》和《供货技术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告依约交付船舶设备后,有权要求华海公司支付相应货款。根据涉案产品购销合同第七条约定,华海公司未支付全部价款,产品所有权仍归原告所有。经查明,华海公司共支付原告货款430万元,未达到总价款75%,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买受人已经支付标的物总价款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故该所有权保留条款有效;但涉案发电机组和柴油机均已安装在被告中洲船舶公司所有的“兴航21”和“兴航22”轮,构成两船重要组成部分,构成民法添附理论中的附合,如取回上述船舶设备将对船舶价值产生重大影响,故原告对其主张取回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如原告认为华海公司或中洲船舶公司侵犯其财产权利,可另行解决。1GWC6675齿轮箱虽由中洲船舶公司占有,但尚未起吊上船安装,未构成船舶组成部分,故原告有权予以取回。

宣判后,原告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经审理维持原判,一审判决已生效。

【案例注解】

本案作为执行异议之诉,主要涉及如下三个方面的问题,实体方面是添附理论的运用和公司人格混同标准的认定,程序方面是在如何确保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下面逐一论述如下。

一、添附理论的运用

根据民法理论,添附指不同所有人的财产或劳动成果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物,借此确定新物的所有权归属,包括附合、混合和加工。附合是指两物本分别属于不同所有,但其中一物附合于他物,成为他物的重要成分而无法分离或分离后大大降低其价值的财产结合状态{C}[1]{C}。我国《物权法》对此没有规定,但《担保法司法解释》第62{C}[2]{C}有所涉及。本院审理一起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案件{C}[3]{C}中,因保管油品与仓储公司自行购买且设定抵押的油品混同在一起致使无法区分,最终运用民法中的混合理论进行油品分割。涉案发电机组和柴油机均已安装在船舶,成为船舶整体价值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强行拆除取回将严重影响船舶整体价值和使用,符合附合理论。

对齿轮箱的处理存在两种不同意见,方案一:不予处理。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裁定拍卖兴航21”轮和兴航22”轮,齿轮箱未安装在船上,不是拍卖标的物,本案不应审查。方案二:一并处理。理由有两:其一,兴航22”轮评估报告中,已经将齿轮箱认定为该船组成部分一并评估;其二,齿轮箱停放在中洲船舶公司场地,推定为其所有,中洲船舶公司成为本院被执行人早已资不抵债,迟早会作为执行财产处置,一并处理可节省诉讼成本。笔者同意第二种思路,考虑过以齿轮箱已由第三方中洲船舶公司占有,所有权已转移为由,驳回原告对其主张的取回权,但考虑中洲船舶公司与华海公司对涉案设备所有权如何约定不明,中洲船舶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已购买涉案设备取得所有权,且两者系关联企业,故没有采取该思路。

二、公司人格混同的认定标准

如何认定公司人格构成混同,一直在实务中存在争议。本案中,华海公司与中洲船舶公司是否人格混同。根据企业信息查明{C}[4]{C},华海公司系中洲船舶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洲船舶公司股东林维伟、章道华分别担任华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监事,两家公司属于税法和会计意义上的关联企业,但是否存在人格混同,存在争议。

观点一认为存在人格混同。理由如下:1、我国《公司法》第63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华海公司是中洲船舶公司的一人独资企业,两者都没有应诉,未能证明两者财产独立,可以推定人格混同。2、两公司经营范围均包括货物和技术进出口;据原告陈述,涉案合同由华海公司在中洲船舶公司签署,设备直接交付给中洲船舶公司,至于华海公司与中洲船舶公司关于设备所有权之间是何种关系不得而知,但难逃混同嫌疑,据此不能以设备已由第三人占有并取得所有权为由否定原告的所有权保留。

观点二认为两公司人格仍为独立。理由如下:否定公司人格的认定标准非常严格,本案证据不足以刺破公司面纱。公司法人人格独立是原则,否认人格独立是例外。司法实务中对此持谨慎态度,根据最高院公布的指导案例,公司在经营中随意混淆业务、财务、资金,相互之间界线模糊,使得交易相对人难以区分准确的交易对象,人员混同、业务混同、财务混同,才构成人格混同。本案涉案设备买卖合同签署方、付款方以及结算方均为华海公司,合同主体明确。本案原告没有提供充分有效之证据证明人格混同,应承担不利后果,故两家公司人格仍为独立。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但由于中洲船舶公司占有涉案设备,并不必然享有所有权,双方可能存在保管合同或者买卖合同中也有所有权保留条款,故以中洲船舶公司作为第三人占有设备并取得所有权,从而否定原告所有权保留可能欠妥,故没有将其作为否定原告取回权的理由。

三、应否追加第三人的问题

审理执行异议之诉中,如争议标的物系抵押物的组成部分,为确保抵押权人的合法权益,应通知抵押权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否则不需追加第三人。在本案中,据了解,“兴航21”和“兴航22”轮作为在建船舶登记为中洲船舶公司所有。2015812日,中洲船舶公司因案外人5000万元和5800万元借款,提供 “兴航21”和“兴航22”轮为债权人光大银行宁波分行进行抵押担保,已办理登记。原告对涉案船舶存在抵押这一事实认可,但具体抵押权人当庭表示不清楚,由于相关材料未提供给原告质证,且抵押权人未参与本案诉讼,该事实未在本案事实中认定。对于抵押权人的问题,说明两点。首先,光大银行作为抵押权人对本案审理结果有利害关系。两船于20158月办理抵押登记时,涉案发电机组和柴油机在两年前已安装在船舶,抵押财产范围应包括这些设备。即使所有权保留成立,银行也可善意取得{C}[5]{C}。其次,光大银行无法参与本案诉讼。理由如下:涉案两船拍卖公告期间,光大银行作为债权人已经申请债权登记,但根据最高院《关于扣押与拍卖船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债权登记裁定必须在船舶成功拍卖后才能做出,而本案执行异议之诉案件未审结,船舶不能拍卖。光大银行在船舶未拍卖前就不能通过债权登记进入确权诉讼;同时,两船已经成为执行财产,光大银行无法另行提起船舶抵押权诉讼,由于创源公司申请拍卖船舶并不影响抵押权人权益,银行也不能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这样银行难以作为第三人追加到本案诉讼,否则相当部分精力审理船舶抵押合同纠纷。笔者认为,齿轮箱未安装在船舶,抵押财产范围应不及于齿轮箱,原告取回不损害银行利益,最终未追加银行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C}[1]{C} 详见吴汉东、陈小君主编:《民法学》,法律出版社,20131月版,第290-291页。

{C}[2]{C}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二条规定:抵押物因附合、混合或者加工使抵押物的所有权为第三人所有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补偿金;抵押物所有人为附合物、混合物或者加工物的所有人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附合物、混合物或者加工物;第三人与抵押物所有人为附合物、混合物或者加工物的共有人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抵押人对共有物享有的份额。

{C}[3]{C} 详见原告中海油销售浙江有限公司与被告宁波东星石油有限公司、第三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案,一审案号为(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3号,二审案号为2015)浙海终字第98号。

[4]{C} 中洲船舶公司股份如下:宁波中洲华海投资有限公司占股62.5%,章道华占股24%,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林维伟占股4.875%,其余股份由他人持有,经营范围:船舶、船用配套设备制造;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华海公司成立于2010622日,法定代表人为林维伟,章道华担任监事,股东为中洲船舶公司,经营范围:自营和代理各类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但国家限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货物和技术除外;船舶销售,船舶材料、建筑材料、五金交电、机械设备、通用零部件的批发、零售。

 

{C}[5]{C}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规定:买受人已经支付标的物总价款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在本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情形下,第三人依据物权法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已经善意取得标的物所有权或者其他物权,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933 |  今日访问量:48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