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与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船舶建造合同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923   发布日期:2019.03.07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浙72民初61  

 

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住所地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望江路。

负责人:吴洪宝,该支队支队长。

委托代理人:张霞,浙江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临海市头门港新区滨海第一大道33号。

法定代表人:江光耀,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傅宏文,浙江海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以下简称浙江海警一支队)与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信公司)船舶建造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1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3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的委托代理人张霞、被告恒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傅宏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于20151119日签订的《浙江海警一支队海警15M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合同》;2.判令被告立即退还摩托艇建造款829800元及利息(从合同解除之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利率计算);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截止2017124日的违约金2450676元(201653日至201674日,20161118日至2017124日,共443天×2‰×2766000元),从2017125日起至合同解除之日止的违约金按日2‰计算。事实和理由:2015年,原告因“15M海警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项目”的需要进行公开招标采购,被告成为该项目中标单位。同年1119日,双方签订《浙江海警一支队海警15M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合同》,约定合同总价为2766000元,交船期为合同签订后150日历天内,即20151119日至2016417日;付款方式为第一期支付合同总价的30%,在被告提交商业发票、履约担保金及正式开工的证明文件后一个月内支付;第二期支付合同总价的45%,在被告提交商业发票及双方代表签署的交接船协议书后一个月内支付;第三期支付合同总价的20%,在被告提交余款的商业发票及经有关部门审计合格后一个月内支付;第四期在质量保证期满后一个月内支付。交船时双方委派的代表签署《交接船议定书》,被告需提交《船舶建造竣工报告单》、《船舶建造证书》、试航证、证书清单及倾斜试验报告、稳性报告等证件及文件。合同同时约定,被告逾期交船超过15天后,按合同总价每日千分之二向原告支付违约金,在合同规定的交船期后30天尚不能交船的,原告有权拒收该船,若原告拒收,则被告除退还全部已付本金和利息外,还应赔偿由此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在20151210日向被告支付了第一期摩托艇建造款829800元。然而在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即2016417日,被告尚未完成船舶建造。2016517日,被告进行首次试航,发现船艇加速性能及高速和航向稳定性均未达到设计要求,后经多次调试仍无法达到要求。201675日,被告向原告提出延迟交货的申请,要求从201675日开始延迟120天交付。原告经调研同意推迟交船日期120天,推迟期间不计算违约金,75日之前逾期交船产生的违约金按合同执行。2016112日,延迟交船的期限届满,被告仍未能提交合同约定的摩托艇。原告多次与被告交涉,20173月,被告准备组织试航,但由于存在多项危险较大的遗留问题,导致无法海试。之后,被告对该摩托艇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但拒绝按照合同要求安排试航,至今未安排试航验收工作及提交相应的检验合格证书等文件。为推进该项目的工作,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要求其整改,达到合同约定的要求,双方再对违约责任、减少船价进行协商,但至今未达成统一意见。原告于201818日诉至本院。

被告恒信公司辩称:1. 要求继续履行合同。被告建造的摩托艇已经交付给原告,现由原告停泊保管使用,被告已经履行合同。原告以船舶存在质量瑕疵为由拒签《交接确认书》,不付船款,致使纠纷发生。2. 原告认为船舶存在质量问题,仅是为不履行合同找借口。涉案船舶完全按照原告要求建造,原告称第一次试航未达设计要求与事实不符,船体超重的原因是原告提出加固要求。被告交付船舶时,双方已经进行试航,试航证上有原告接收人员签字,试航证明船舶合格适用,试航证现存中国船级社台州办事处。3. 原告要求解除合同又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诉请不能成立。原告要求解除合同理由不成立,即使成立,按合同法规定,也是按过错责任主张因解除合同所造成的损失,而不是主张违约金。违约金是根据约定所应承担不履行合同或不适当履行合同的责任。4. 如法院支持原告解除合同的请求,原告应返还被告支付给原告的保证金,并由原告承担因解除合同给被告造成的损失。

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 浙江海警一支队海警15M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合同,证明原、被告双方为摩托艇设计建造项目签订合同,明确双方权利义务;

2. 网上银行转账凭证,证明原告已按约支付第一期合同价款;

3. 推迟交货申请、中国海警3327H超高速巡逻艇试验报告、关于海警3327H艇推迟交船的请示,证明截止合同约定的交船日,被告无法完成合同约定的交船义务,向原告申请延长交货期120天,原告经上级部门请示同意延长。

被告恒信公司未提供任何证据。

经当庭质证,对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提供的证据,被告恒信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已审查过设计图纸,被告完全按照图纸要求建造。摩托艇超重和横摇的情况在第一次交船时确实存在,但经过艇体更换,缺陷已经消除,并且超重是由于原告要求艇体加固而造成。被告已经按约建造并实际交付摩托艇,船舶现停泊在原告码头并已被反复使用。被告已交履约保证金。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明显过高,并且只能收取其中的15天。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提供的证据互相印证,与原、被告的庭审陈述一致,被告对相关证据关联性的异议是双方对建造合同条款的不同理解,不影响本院对上述证据本身的认定。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确认的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下列事实:

2015年,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就“15M海警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项目”进行招标,被告恒信公司成为中标单位。20151119日,原告作为招标人和甲方,与作为中标人和乙方的被告,根据“15M海警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项目”招标项目,协商签订《浙江海警一支队海警15M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合同》。合同约定:1. 本船由原告委托被告进行设计,并经审图单位(中国船级社)审查认可,由被告负责生产,本船建造后的技术指标必须与经审图单位审查认可的技术指标相一致;2. 船型、航区和用途,主要用于沿海航区执行中国海警综合执法、巡逻、搜救等任务,采用成熟且先进的单体高性能滑行艇船型,主船体及上层建筑均采用高强纤维增强塑料,采用双柴油机驱动,双桨推进方式。主要参数、主要性能指标、动力装置、人员配备、航速、续航力和自持力等按招标文件的“新建海警高速摩托艇主要技术需求”。3. 合同范围:被告承担摩托艇的设计和建造以及售后服务和相关技术服务工作,包括但不限于设计、设备和设施的生产制造、安装、运输、保险、调试、试航、验收、船检、内装修、交接船、技术咨询服务、技术资料(含完工图纸)汇总移交、操作人员培训、质保期的免费维护、保养等,所需的全部费用均已包含在签约合同总价中,被告须按交钥匙工程完成,并交付至原告指定的码头投入使用。4. 材料和设备:本船所需的材料和设备(包括进口的),除非明确为原告供应内容外,由被告负责采购和建造。由被告供应的设备、材料的价款已包含各类税金和手续费等,均已包含在本合同价内。5. 本船合同总价为2766000元,此价格为双方实际结算的依据。交货期为150日历天。付款方式:第一期付款在合同生效及开工阶段,为合同总价的30%,在原告收到被告提交的商业发票、履约担保金、原告签署的正式开工的证明文件后,在一个月内向被告支付;第二期付款在交船阶段,为合同总价的45%,在原告收到被告提交的商业发票、双方代表签署的交接船协议书后,在一个月内向被告支付;第三期付款在审计阶段,为合同总价的20%,在原告收到被告提交的剩余款项(含质保金)的商业发票、经有关部门审计合格后,在一个月内向被告支付;第四期付款在质量保证期结束,为合同总价的5%,在原告收到被告提交的本期应付金额的商业发票后,在一个月内向被告支付。6. 系泊试验、试航与验收:被告在7个工作日前以书面方式通知原告关于本船的系泊试验时间、试航时间。原告在收到被告这一通知后,应在3个工作日内以书面方式回复已接到该通知,并按时派人员参加本船的试航。被告应在消除系泊试验发现的缺陷,本船清洁完毕,经原告同意后进行正式试航,试航时发现的缺陷应在交船前消除。本船试航由被告负责,试航内容按双方认可的“船舶系泊与航行试验大纲”进行。本船试航结束时,双方参加试航的代表应就本船试航结果进行达成一致意见并签署相应的试航文件。如试航结果有不符合全船说明书及试验大纲的要求时,被告无条件按要求整改,必要时应组织再试航,直到符合本合同全船说明书及试验大纲要求为止,由此增加的一切费用和责任均由被告承担。试验完成后7个工作日内,由被告提交原告认可的试验报告。7. 交船期为合同签订后150日历天内,交船地点为浙江台州市椒江区海警一支队码头。当任何系泊试验发现的缺陷已消除,收尾工程项目全部完成,所有设备均能正常运转,所有的备品、备件、工具及规定的证件、图纸、技术文件均已点清交接完毕,本船的技术性能符合本合同和技术需求的要求,被告即可通知原告及其代表接船。原告在接到通知后,并确认该船检验合格,应按时接船。接船时,由双方委派的代表签署《交接船议定书》,签字之日为正式交接船日期;交船时,被告应提交《船舶建造竣工报告单》、《交接船议定书》、《交接船文件交接议定书》、《船舶产权移交证书》、《船舶建造证书》、《完工交船加减账结清协议》、适航证、船舶完工后的质量保证协议、交船证书清单及倾斜试验报告、稳性报告一式6份,双方各持3份;被告还应提交质量检查部门的《质量合格证书》一式4份,码头试验、航行试验报告一式2份,摩托艇检验证书及检验报告正副本各4份等。8. 履约保证:被告在签订合同前向原告递交合同总价的10%作为履约保证;履约担保金或原告可接受的银行保函将在本船交接、双方签署《交接确认书》后无息退还给被告;如被告出现违约行为时,原告有权从被告履约保函金中追究被告的违约责任;履约保证金在双方解除合同后30天内无息返还。9. 违约责任:被告无法按合同约定时间交船的,逾期交船超过15天后,按合同总价每日千分之二向原告支付违约金……如因被告原因,在合同规定的交船期后30天尚不能交船,原告有权拒收该船,或另行商定交船日期并减少船价。如原告拒绝接船,则被告除退还原告全部已付本金和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利息外,还应赔偿由此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

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在20151210日向被告支付了第一期摩托艇建造款829800元。同时,被告按约向原告交付履约保证金276600元。2016417日,建造合同约定的交船期到期,被告尚未完成建造。2016511日,摩托艇下水,于513日进行第一次系泊试验,完成系泊试验17项,其中试验合格15项,2项不合格;设计重量9678kg,实际重量11327kg,超出设计重量1649kg。船艇加速性能及高速和航向稳定性均未达到设计要求。518日进行第一次航行试验9项,其中合格8项,关键指标航速50.94节,达到设计要求,1项不合格,航向稳定性不符合要求,艇在45节以上超高速航行时左右摇摆幅度在15-20°。针对系泊试验2个不合格项,被告采取以下纠正措施:机舱和驾驶舱内的多余充泡挖除,艏尖舱盖上、油箱舱盖、清洗口盖的预埋方木锯掉、排气筒外露多余弯头割掉,合计减轻重量100kg左右。针对第一次航行试验暴露出来的航向稳定性问题,设计单位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在艇艉两舷增加100mm宽玻璃钢材质压浪板各一条。617日,组织第二次航行试验,发现艇在40节左右时航向稳定,左右摇摆幅度<10°,航速在46节时艇左右摇摆幅度在15-20°,与第一次试航无明显变化。被告再次组织设计单位、船检、轮机供应商分析原因,制定整改方案,取消压浪板,在艇尾部左右增加垂直防摇板。627日进行第三次航行试验,航速在46节左右时摇摆幅度依然在15-20°,与第二次试航时航向稳定性并无明显变化。74日,被告出具《中国海警3327H超高速巡逻艇试验报告》,对三次试航的结果进行说明,综合以上三次试航结果,被告提出高速航行状态下航向稳定性是由产品超重所造成。鉴于艇体超重部分无有效减重方法,被告为此建议重新建造同规格艇体更换,并严格按设计要求控制艇重在规定范围内,待以上整改完成后重新安排试航验证。75日,被告向原告提出延迟交货的申请,称“建造过程中,过于偏向艇体结构强度考虑,导致整体重量超出设计重量1649kg,重心位置变动造成高速航行时横摇。在本艇现有状态下进行减重,不能满足交付要求。经我司研究决定:重新制作新的艇体予以更换现有艇体……根据以上情况,我司向贵单位申请交货时间从201675日开始计算,推迟120天交付。盼请贵单位审核批准”。原告于83日经向海警总队筹备组请示,同意重新建造艇体,并推迟交船日期120天,推迟日期从75日开始计算,推迟交船期不计违约金,75日之前逾期交船产生的违约责任按原合同执行。2016112日,延迟交船的期限届满,被告当日仍未交船。20173月,原、被告对整改后的摩托艇进行试航,原告称艇在高速航行时依然存在横摇,而被告则称试航结果合格。试航后摩托艇在原告单位码头停靠。该艇至今未通过中国船级社的检验,被告亦未向原告提交质量合格证书、适航证等文件。

本院认为:本案系船舶建造合同纠纷。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为机关法人。机关法人的法律特征决定了其不得从事商业经营,但不表示不能参与民事活动,机关法人因行使职权的需要,可与其他主体进行经济交往,如购置办公、执法所必要的用品、进行工程建设等。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通过依法招投标活动,与被告恒信公司签订的船舶建造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被告恒信公司是否按约交付了船舶;二、如未按约交付,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是否有权解除建造合同;三、如果合同解除,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是否有权主张违约赔偿。

(一)被告恒信公司是否按约交付了船舶

原告浙江海警一支队称被告恒信公司既未交付符合合同技术需求的船舶,也未按约定提交交接船文书。被告恒信公司辩称其已于20173月按约整改船舶并交付给原告使用。对此,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船舶建造合同对于何为“交付船舶”有明确约定,应按照合同约定来判定“交付船舶”是否完成。船舶建造合同第10.2.2条规定,当任何系泊试验发现的缺陷已消除,收尾工程项目全部完成,所有设备均能正常运转,所有的备品、备件、工具及规定的证件、图纸、技术文件均已点清交接完毕,本船的技术性能符合本合同和技术需求的要求,被告即可通知原告及其代表接船。接船时,由双方委派的代表签署《交接船议定书》,签字之日为正式交接船日期。第10.3条规定,交船时,被告应提交《船舶建造竣工报告单》、《交接船议定书》、《交接船文件交接议定书》、《船舶产权移交证书》、《船舶建造证书》、《完工交船加减账结清协议》、适航证、船舶完工后的质量保证协议、交船证书清单及倾斜试验报告、稳性报告、质量检查部门的《质量合格证书》、码头试验、航行试验报告、摩托艇检验证书及检验报告正副本等。

由此可知,被告所负的交船义务包括交付符合合同设计需求的船舶和提交约定证书两部分,缺少任一部分,都不构成合同约定的交付。案涉摩托艇在第一次交付时存在质量问题,不符合设计需求,双方合意推迟120天交船,故20173月进行的试航试验是判断摩托艇是否符合合同约定的关键。对此,被告称试航证上有各方签字确认,摩托艇合格适用,而原告认为摩托艇至今未取得适航证和质量合格证书,摩托艇质量不合格。本院认为,适航证、质量合格证书等由船舶检验机构出具,是证明摩托艇符合设计需求和质量要求的重要文件,被告按约应在交接摩托艇时提交,仅交付船舶而不提交证书的行为,不仅不符合合同约定的船舶交接,也使得原告有理由认为该船质量不合格。被告在第一次试航后提出摩托艇未能满足交付要求的原因是艇体超重,在答辩中也提出艇体超重的原因是原告提出加固要求,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原告提出过超出设计要求的加固要求,也未能证明该加固对船舶质量的实质性和唯一性影响。试航证是指系泊试验合格后,船级社出具的证明船舶具备试航条件的证明,原、被告双方代表的签字系证明试航时双方在场,而非证明该船在海上航行时适航,更不能证明该船符合建造合同中的技术需求。对被告已交付符合合同约定船舶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

(二)如未按约交付,原告是否有权解除建造合同

原告请求解除涉案船舶建造合同,而被告则要求继续履行。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涉案船舶建造合同的目的为建造一艘符合海警执法、巡逻等任务要求的高速摩托艇。自2015年签订合同至今,被告未按约交付船舶,致使合同目的确定无法实现。原告关于解除合同的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抗辩无理,本院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原告主张解除合同,未通知被告,故本案建造合同自原告提起解除合同的起诉之日即201818日解除。

(三)如果合同解除,原告是否有权主张违约赔偿

原告要求被告退还建造款并按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赔偿损失,而被告辩称解除合同与违约金不能同时请求,合同解除后应返还履约保证金,且约定违约金过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8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船舶建造合同解除后,双方当事人可以按照合同的清理条款恢复原状。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返还第一期建造款829800元,并赔偿该款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的利息损失。被告也可以要求原告返还船舶。原告提出以合同总价的日千分之二计算违约金的诉请,被告主张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原告作为非从事商业经营的国家执法机构,以国家预算作为活动经费,拥有多艘执法船,一艘船舶无法使用不至于影响其正常的执法工作,故案涉摩托艇交付不能产生的损失应明显低于商业性船舶建造合同中的违约损失,不应参照重新建造一艘类似船舶的差价。原告未证明其在本案建造合同中的实际损失项目,应以建造款被占用的利息损失为实际损失,其关于违约金的主张明显超过实际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不得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本院以原告的实际损失为基础,将原告提出的违约金调整至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倍。另根据我国《招标投标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中标人不履行与招标人订立的合同的,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双方在合同中也约定中标方若出现违约行为,在履约保证金中追究违约责任。故原告的上述损失可从被告提交的履约保证金276600元中扣除。被告关于要求退还全部履约保证金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抵扣后剩余的履约保证金可予以退回,但被告未提起对退还剩余履约保证金的反诉,本院在本案中对此不作处理。被告另提出要求原告赔偿解除合同对其所造成损失的抗辩,由于其自身是合同违约和解除的责任方,故该抗辩也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告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8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与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于20151119日签订的《浙江海警一支队海警15M高速摩托艇设计建造合同》;

二、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返还建造款829800元;

三、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支付违约金(按被占用的建造款829800元,自20151211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倍计算的利息),上述违约金从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提交的履约保证金276600元中抵扣;

四、驳回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3044元,由原告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浙江省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负担23620元,被告浙江恒信船舶设备有限公司负担942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郑菊红

       史红萍

                              

 

二O一八年四月十三日

 

  书记员   周倩倩   


附页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九十六条 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

第九十七条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第九十八条 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

第一百一十四条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

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

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

8、为减轻当事人诉累,妥当解决违约金纠纷,违约方以合同不成立、合同未生效、合同无效或者不构成违约进行免责抗辩而未提出违约金调整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就当事人是否需要主张违约金过高问题进行释明。人民法院要正确确定举证责任,违约方对于违约金约定过高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非违约方主张违约金约定合理的,亦应提供相应的证据。合同解除后,当事人主张违约金条款继续有效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八条的规定进行处理。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六条  买卖合同因违约而解除后,守约方主张继续适用违约金条款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理。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九条 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

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

第六十条 中标人不履行与招标人订立的合同的,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给招标人造成的损失超过履约保证金数额的,还应当对超过部分予以赔偿;没有提交履约保证金的,应当对招标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934 |  今日访问量:49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