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庭审笔录
(2019)浙72民初153号原告浙江卓航物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洋浦隆鑫船务有限公司海事海商纠纷一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95   发布日期:2019.05.07

 

2019)浙72民初153

    海事海商纠纷

开庭时间2019426日上午910分至1050

开庭地点:本院温州法庭   第一次开庭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 吴勇奇  审判员  胡世新 人民陪审员 潘玉玲

书记员:郭临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书:原告、被告,委托代理人入庭就座。

书:下面宣布法庭纪律。

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十七条的规定,全体人员在庭审活动中应当服从审判长或独任审判员的指挥,尊重司法礼仪,遵守法庭纪律,不得实施下列行为:

  (一)鼓掌、喧哗;

  (二)吸烟、进食;

  (三)拨打或接听电话;

  (四)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拍照或使用移动通信工具等传播庭审活动;

  (五)其他危害法庭安全或妨害法庭秩序的行为。

  检察人员、诉讼参与人发言或提问,应当经审判长或独任审判员许可。

  旁听人员不得进入审判活动区,不得随意站立、走动,不得发言和提问。

  媒体记者经许可实施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行为,应当在指定的时间及区域进行,不得影响或干扰庭审活动。

书:全体起立!请审判人员入庭就座。

书:报告审判长,原告浙江卓航物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项坚波未到庭,诉讼代理人谈杰未到庭,诉讼代理人徐姗姗到庭;被告洋浦隆鑫船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锦东未到庭,诉讼代理人周琦到庭,诉讼代理人丁瑜到庭。上述到庭人员身份已经核对无误并相互告知。报告完毕!

长:双方报告身份。

徐:浙江卓航物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宁围街道富业巷23号浙江民营企业发展大厦22404室。

法定代表人:项坚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谈杰,上海斐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姗姗,上海斐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丁:洋浦隆鑫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新英湾小区52单元201房。

法定代表人:王锦东,该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周琦,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丁瑜,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长:原告对被告的出庭人员有无异议?

徐:没有。

长:被告对原告的出庭人员有无异议?

丁:没有。

长:各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身份经本庭核对无误,且当事人对对方出庭人员没有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八条规定,各方当事人及其委托代理人符合法律规定,可以参加诉讼。

长:宁波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4条的规定,今天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浙江卓航物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洋浦隆鑫船务有限公司海事海商纠纷一案。

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9条的规定,本案由宁波海事法院审判员吴勇奇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胡世新、人民陪审员潘玉玲参加评议,法官助理夏蕾协助办理,书记员郭临瓯担任记录,原定人民陪审员郑和通因公务冲突无法继续担任本案合议庭组成人员,现当庭告知各方当事人。(法槌)现在宣布开庭。

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当事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有权用口头或书面方式申请他们回避。(一)是本案当事人或当事人、诉讼代理人的近亲属;(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三)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的公正审理的。审判人员接受当事人、诉讼代理人请客送礼,或者违反规定会见当事人、诉讼代理人的,当事人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以上规定,适用于书记员、翻译人员、鉴定人、勘验人。

长:原告是否申请回避?

徐:不申请回避。

长:被告是否申请回避?

丁:不申请回避。

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诉讼当事人享有以下权利:1、当事人有平等的诉讼权利;2、各民族公民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民事诉讼的权利;3、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4、当事人有委托代理人、收集、提供证据,进行辩论,请求和解,申请执行的权利;5、当事人有自行和解的权利;6、当事人可以放弃或者变更诉讼请求,被告可以承认或者反驳诉讼请求,有权提出反诉。

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必须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遵守诉讼秩序,履行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和调解书。

长:原告对上述权利义务听清楚了吗?

徐:清楚。

长:被告对上述权利义务听清楚了吗?

丁:清楚。

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现在进行法庭调查,由主审人胡世新主持。

审:下面由原告陈述起诉的请求和理由或者宣读起诉状。

徐:(宣读起诉状)诉讼请求今天当庭变更为: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3881122元及利息(自201817日起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计算;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共同承担。

审:数字核对下。从金海浆受偿是2390114.8362167.49

徐:包含了诉讼费和债权登记费。现在我们诉请的金额调整,增加了该诉讼费和债权登记费,把之前的2万扣减了。

审:增加了11626元?

徐:增加了10176元。

审:你再确认下增加的诉讼请求金额。

徐:10176元。

审:庭后补交诉讼费。

徐:好的。

审:由被告陈述答辩意见、理由。

周:答辩如下:一、原告不能证明损失的存在。原告的地位不是货物所有权人,是基于货物所有权人向承包商所赔付,再向原告索赔产生的诉权。本案起诉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看到相关的运输承包商向货物所有权人支付的依据,也没有看到原告向大田公司支付的依据,我们认为大田公司向金海浆公司赔付,是大田公司有权向原告提起索赔的法律和事实基础,而原告向大田公司进行赔付是原告向被告产生诉权的事实基础,本案中,我们认为原告不应赔付,也没有赔付,所以原告对被告的诉权不能成立。二、被告是本案涉案船舶的承租人,根据海商法的规定,包括承租人,包括航次租船的承租人,因此被告有权享受海商法规定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由于本案货物所有权人已经在贵院根据程序获得了相关的赔偿,因此再向大田及原告索赔当然不包含这部分损失,该事实原告也承认,因此应全部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根据原告陈述和被告答辩,本案当事人争议的主要事实是:1.原告是否存在损失和诉权?2.被告的主体地位?3、被告主体是否有权享受责任限制的规定?当事人对争议焦点有无补充?这也是法庭调查的重点。对此,原告有无补充?

徐:没有。

审:被告有无补充?

丁:没有。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反驳对方主张的也应提供证据或说明理由。

审:下面由当事人举证和质证。

徐:原告举证如下:1.航次租船合同,证明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航次租船合同》,被告作为出租人,按照合同约定应对涉案货损承担全部赔偿责任;2.金海码头水路货物运单;3.港口货物交接清单;证据23证明“嘉荣36”实际装运了涉案货物,涉案航次的相关货物信息;4.销售合同,证明涉案货物销售合同,货物单价为5519/风干吨;5.2018)浙72民初1229号和1230号民事调解书;6.2018)浙72971号和836号执行裁定书;证据56证明案外人金海浆公司就其货损已经在碰撞两船设立的基金中分别受偿,剩余金额通过扣留原告运费获得赔偿,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损失13881122元;7.索赔函和EMS快递单,证明201839日,原告向被告正式提出了货损索赔并邮寄了索赔函;8.APP物流优化项目华南试点合同;9.APP物流优化项目华南试点合同操作执行问题备忘录;证据89证明原告与天津大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田公司)签署了合同,约定对运输期间发生的货损承担赔偿责任;10.大田公司的索赔函,证明涉案货损事故发生后,大田公司向原告索赔,要求从运费中扣除货损金额;11.华南地区3PL物流试点项目,证明金光纸业公司(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大田公司签订物流服务合同,由大田公司为其在中国大陆投资的关联方提供运输服务,其中包括金海浆公司。    补充证据:12、天津大田扣款证明;13201710月至201812月天津大田和原告的发票应收核账、天津大田和卓航五六201712月的对账单和运费发票、天津大田和卓航物流20181月对账单和运费发票、天津大田和卓航物流20182月对账单和运费发票,证明大田从原告运费应收款中扣款的事实,并由原告开具发票;14、金海浆向天津大田发送的索赔函,证明金海浆就货损向天津大田提出索赔。

审:由被告发表质证意见。

丁:对证据1、真实性认可。原、被告确实签订了航次租船合同,运输了涉案货物。

周:对证据1,我们也要作为我们的证据,是作为二船东经营船舶的。

丁: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可,请法庭注意,上面记载的重量是3012吨。证据3的销售合同真实性无法确认,数量跟前面交接单的数量不符合,无法确认该销售合同是否涉案件货物,单价也无法确认。

周:相比较货运单和交接单,上面的公司也不一样,销售合同的买方、港口货物交接单、水路货物运单上面的收货人不一致。交易方式是CRF,目的港是上海或太昌,到上海港后中转,该销售合同跟本案是没有关联的。接下来,关于该销售的单价,明确是含税的。涉案货物实际没有成交,不能按含税价主张损失。

丁:对证据4、调解书和裁定书,真实性予以认可,既然货主已经获得了受偿,原告的诉请应被驳回。

周:对货价的损失如何确定,对本案没有约束力。

丁:对索赔函和EMS单。我们有收到,但该损失和金额是原告单方,没有证明,对其内容和金额不确认。对于APP物流的合同和备忘录,我们真实性无法确认,不是我们签的。与本案的关联性,涉案货物是否在其项下,无法确认。对于索赔函无法确认,是第三人发给原告的。真实性不认可。常理来看,索赔函后面应有附件等,但是我们都没有看到,我们无法确认大田是否赔付,原告是否已经向大田偿付该金额。对于试点项目,该合同不是我们签订,无法确认,没有关联性。对于天津大田的扣款证明 ,真实性无法确认,是大田单方出的,是其自行拟定,是否真实扣款,是否是这些金额,我们无法知晓,同时该扣款证明的第三点,货主金海浆已经扣除了物流费,但没有证明。对于对账单和发票,如果有原件,真实性可以确认,但是对于已经扣除的这些款项,原告均开具了发票,按常理,不应是开增值税发票,银行没有收款是无法抵扣的。已经扣除的运费和今天原告的诉请也是有差额的。而且对于账目列表是否实际发生,我们不清楚,怀疑是否是为了索赔做的业务列表,也有可能原告收到了款项,为了索赔依据声称没有收到,否则和增值税发票矛盾。

周:这些证据都是为了索赔由大田和原告自行制作的,要证明扣款,最简单就是提供相应的银行流水和前后的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核对。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被告不公平,可能在被告身上取得不当得利,请法院审查。

丁:索赔函,真实性无法确认,因为我们没有看见过。单凭该索赔函不能证明大田已经向金海浆进行了赔付。

审:原告有无解释说明。

徐:被告提到的大田的扣款数字和我们主张不一致的情况,确实目前    还没有扣完。差距的金额是在合同履行期(2020.6)后再扣除。目前扣掉的是13497244元。

长:销售合同的关联性?主体的问题?

徐:销售合同,我们是5700吨,在之前的确权诉讼案件中解释过,

3120吨是放在嘉荣36上,是分两船承运的。销售合同显示买方是金纸贸易,卖方是金海浆,金宏业纸业是实际的收货人,有材料说明,庭后我找出来。目的港的问题,确实是武汉,在上海中转。因为金海浆是卖给了金元,实际收货人是金宏业,实际收货人是在武汉,签订销售的时候,金海浆作为卖方,所以指定的目的港不是最终的,有变更。

审:含税的问题也解释下。

徐:5519是含税价,但我们认为该含税价,货损实际发生,在确权诉讼的时候,金海浆等索赔都是按含税价索赔,确认货损的。而且在原告开给大田的抵扣中,也是按开增值税发票的金额来抵扣的,所以是有依据的。

审:补充证据第二组,是否有原件?

徐:有原件的。

审:休庭期间核对。

周:好的。

审:被告对原告的解释,还有无意见。

周:原告的解释跟贸易状况等都是不合理的,也没有证据,不接受。

 

审:下面由被告举证。

丁:提交被告和何嘉荣36之间的航次租船代理合同一份。

周:和原告的租船合同也作为证据提供。

审:原告提供的那份也作为你们的证据?

周:是的,证明航次租船合同关系。

审:对该两份证据原告有无质证意见。

徐:有原件吗?

周:是通过传真的,嘉荣公司在设立基金的案件中提供过。

徐:确权诉讼案件中我们没有看到,原告不是当事方,因为是传真件,我们认为表面真实性是认可的,被告也说是证明航次租船合同,被告航次租船人的身份我们也是认可的。我们对被告两份证据表面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我们认为航次承租人是无权享受责任限制的。

审:被告还有无其他证据?

周:没有。

审:各方当事人,经本庭许可,可向对方当事人发问。但发问的内容仅限于法庭调查未涉及的事实。

审:原告方有无问题发问?

徐:没有。

审:被告方有无问题发问?

周:关于扣款的事实,原告是否可以提供银行流水?

徐:涉及到大田公司,我现在不能确定。

长:关于扣款,我提一个要求,既然是运费扣除,至少哪几票业务的合同、发票,这些都需要提供。当事人做虚假陈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需要庭后补充以上材料。

审:下面针对案件争议证据和事实向当事人发问。

长:被告,被告提交的航次租船代理合同,是被告和嘉荣签订的,加上你拿原告的证据作为证据提交,是否证明被告和嘉荣也是航次租船合同关系。

周:是的。

徐:我们也是证明理解。

长:大田和卓航的关系?

徐:是物流承包关系。

长:你的角度来看,该票货物的委托方是谁?

徐:我们认定是大田公司。

长:大田和金海浆的法律关系是什么?

徐:金海浆是货物所有人,委托给大田,也是长期合作的运输关系。

长:你把他们的物流关系举证出来,提交法院。

徐:第一个补充证据的第4个证据里面的附件,罗列了包含金海浆。

长:你对你们的物流服务和合同,你确定下包含了什么内容?

徐:补充证据清单的APP优化试点第4页提到,乙方向甲方提供物流……有提到。

长:连环运输合同关系,被告有无异议?

周:不是我们签订,我们无法辨识。

长:发生纠纷后,有无了解货物的来龙去脉?

周:我们了解的情况不太一样。实际上,卓航和金海浆之间实际是总包的代理关系。

审:谁从谁总包?

周:大田作为金光纸业的代理,再把业务发包出去,两家都买过责任保险。金海浆买了货物保险,卓航买了责任保险,两家保险公司都赔付了。这是我了解的情况,但没有证据。

长:被告就运输方面的证据再谈下意见。

周:两组合同反应的法律关系是如原告所说。

审:原告对证据中,销售合同和本案的关系,金宏业纸业跟销售合同的买方金纸元贸易之间是什么关系?

徐:是转卖。

审:转卖合同能否举证?转卖还是原船运输吗?

徐:还是原船运输。

审:港口货物交接清单,涉案货物的运输就是你合同项下的货物,这方面证据要提交。

徐:好的。

长:转卖要看合同,还有合同价格。既然货物灭失了,是否要办退税?

徐:好的。

周:销售合同编号和港口货物交接清单的合同号,不一致。

长:原告这个也要解释清楚。

周:订单号和合同号我推测应该是一致的。

审:原告回去也核实下,作出说明。

徐:好的。

长:原告,案件的货物运输环节太多,金海浆为什么越过了大田,直接向你索赔?

徐:金海浆确实先向大田索赔,扣了大田的,再扣到我们这里。

长:航次租船人能否享有责任限制的问题,双方可以谈下观点。

徐:我们认为不能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制度的目的来说,主体应当是对船舶享有利益和承担风险的方,航次租船合同的承运人,承揽运输货物、收取运费,并不拥有和控制船舶,不承担营运的风险,因此被告在本案中作为航次租船人,无权享受责任赔偿限制。如果要享受,应具备对船舶实际负责技术和航行事务、而且对船舶拥有所有权和主要权人(光租、管理等)。

周:涉及到我们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主体,根据海商法的规定,船舶所有人是包括承租人的,该法条中,船舶承租人界定的范围,我认为,该法条是引自公约,公约中,根据公约形成的国外判例,航次租船人是包括的。而且对于该点,根据我的阅读,国际海事组织询问我们国家是否包含航次租船人,回复是包括的。本身该条文,是说船舶承租人,在我国的海商法里,航次租船人概念也是在内,没有排斥性规定。航次租船合同在体系上放到后面,因此说不在海事赔偿责任限制那章里面,但是没有排斥说航次租船合同不是船舶租用合同。船舶租用合同应以书面合同订立,但不是说仅仅包括定期租船和光船合同,综上,本案航次租船承租人是有权享受的。

长:希望各方关注下最高院的观点。假如航次租船人不能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会产生结果由他承担,一旦涉及到几家,都是航次租船,大家都不能享受限制,结果都让最后一道环节承担,是法律没有明确的问题。双方是否有考虑过?

徐:暂时没有考虑,下次陈述。

周:下次陈述。

审:大田公司的地位,是否要追加,上述观点在510人日之前尽快提交法庭。

审:基于上述需要补证的,举证期限至515日。

徐:好的。

周:好的。

长:现在休庭。(法槌)

书:全体起立!请审判人员退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