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典型案例
赵洪波与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等(渔业)行政处罚案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229   发布日期:2019.05.05

 夏关根

 

【裁判要点】

边防部门、海警部门并非典型的海事行政机关,当其作出海事行政行为时,应认定属于最高法院受案范围中规定的海事行政机关,从而构成海事行政诉讼,属海事法院管辖。当事人打造“三无”船舶捕鱼,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追究刑事责任后,涉案的渔船按照行政处罚法被没收的,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6)浙72行初5号(2017627日)

 

Zhao Hongbo v. Zhejiang Public Security

Border Troops Coast Guard No.1 Division

Xia Guangen

 

Adjudication

As the border troops and coast guards are not typical maritime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they shall be deemed as the maritime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stipulated in the Rules on Jurisdiction of Maritime Courts by the Supreme Court when taking maritime administrative actions. Thus the relative case is defined as the maritime administrative dispute which is subject to the maritime court’s jurisdiction. When someone was charged with offense of illegal aquatic product fishing for using a “three-no” ship, which means there is no survey certificate , registration certificate and fishing license owned by the ship owner, and it will not be in violation of the none-repeated penalty principal if the related ship has been confiscated according to Administrative Punishment law.   

Related Case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itime Court (2016) Zhe 72 Xing Chu No. 5(June 27th, 2017)

 

【基本案情】

201434月,赵洪波打造了一对双拖捕捞渔船,以王岭文为头船船长、王领全为尾船船长。201464日,赵洪波指使王岭文、王领全分别驾驶头船、尾船从山东石岛出海,先后在福建海域、浙江海域进行非法捕捞,共计水产品15万公斤。2014630日,赵洪波等人非法捕捞水产品行为被海警第一支队依法刑事立案,王岭文驾驶的船舶同日被刑事扣押。王岭文等人于2015115日被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等罪依法刑事判决。2015527日,赵洪波自动投案,201578日,王领全自动投案,两人于2016428日被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依法刑事判决。

2016514日,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向海警第一支队发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关于公安机关已扣押的“三无船舶”予以没收的建议》,建议对已扣押的“三无”船舶予以没收。海警第一支队于同日受案,并于2016719日由执法人员向赵洪波履行处罚前告知和听证告知程序,赵洪波在处罚前告知处签字,提出陈述和申辩,拒绝在听证告知处签字。同日,执法人员给赵洪波制作询问笔录,听取其陈述和申辩,并在随后的调查中对其提供的“冀黄港渔运01297”船舶证书、材料等进行了复核、查证,认定“冀黄港渔运01297”船舶证书与涉案船舶船证不符。海警第一支队依法履行行政处罚审核审批程序后,于201688日作出浙公边海一行罚决字(2016001号《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沿海船舶边防治安管理规定》第三十条、《关于清理、取缔“三无”船舶的通告》第三条之规定,现决定没收赵洪波所有的被我支队依法扣押的“三无”渔船头船。201689日,海警第一支队向赵洪波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赵洪波不服行政处罚决定,向边防总队申请行政复议,边防总队于20161121日作出浙公边复决字(2016)第00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海警第一支队201688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赵洪波不服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于2017627日作出(2016)浙72行初5号行政判决:驳回原告赵洪波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当事人未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海警第一支队作出(2016001号《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律程序,未侵犯原告合法利益。边防总队接受复议申请后,复议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认定事实清楚。综上,原告的诉讼事由及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案例注解】

本案是最高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案范围规定出台后,第一起以边防总队、海警支队这类非典型海事部门为被告的行政案件,管辖权问题确实存在值得讨论之处。同时,该案是2014年浙江省开展渔船“一打三整治”行动以来,第一起进入海事行政诉讼的案件,对“三无”船舶整治中存在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交叉、一事不再罚原则等问题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一、海事行政案件的边界

最高法院出台海事法院受案范围规定后,各方对海事法院重新有权受理海事行政案件并无争议,但对具体能受理哪些行政案件尚有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哪些部门属于海事行政机关”、“哪些行政行为属于海事行政行为”两个问题展开。1、针对哪些部门属于规定中表述的海事行政机关的问题。笔者认为,一般传统的海事行政机关如海事局、海洋渔业局的地位并无争议,该两个部门作出的涉海行政行为应属海事法院管辖。但其他部门,如海关、海警、环保部门、国土部门等作出的海事行政行为是否属于海事法院管辖范围?笔者个人认为,对受案范围里面的“海事行政机关”不应作狭义理解,不能认为一般行政机关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是海事行政机关,相反地,在相关部门作出海事行政行为时均应认定其已成为受案范围里面的海事行政机关,通俗一点讲,应以“行为界定主体”,而不是以“主体界定行为”,这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诉讼管辖问题的规定》出台后答记者问中的讲话精神,其表示“当前国家海洋局、海事局、海警局等相关涉海行政部门对海洋及通海水域活动的管控进一步加强,由此引发的各类海事行政诉讼案件需要专门化的审理”,该段讲话强调的是“相关涉海行政部门”,由此可见,我们并未死板化地认定哪些部门为海事行政机关,而是建立了一种判断原则:只要相关部门作出海事行政行为,其均应认定为海事行政机关,应由海事法院管辖。比如海警或边防部门对三无船舶的打击处罚行为、环保部门对海洋污染作出的行政行为、海关对港口货物、设备等作出的行政行为、国土部门对海域使用权作出的行政行为等,均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受案范围规定,属于海事法院受理的行政案件。2、针对哪些行政行为属于海事行政行为的问题。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虽规定了海事法院受理海事行政案件,但并不是所有的海事行政案件都由海事法院管辖,也就是说,并不是有关海事行政机关作出的所有行政行为均属于海事行政行为,那在同一主体的情况下,如何判断哪些行为属于海事行政行为,哪些行为属于一般行政行为?在这方面,受案范围规定采取了列举式的方式,第79-81项明确规定了海事行政机关作出的涉及哪些方面的内容的行为才属于海事行政行为,据此针对这些方面的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才属于海事法院的受案范围。

二、一事不再罚原则的理解

在整治“三无”船舶中,会出现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交叉存在的问题,也引起了部分当事人的反弹,认为自己的行为受到了重复惩罚,在本案中,原告亦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就涉及到一事不再罚原则的理解。一事不再罚,简单而言,就是对同一违法行为,只能给予一个和一次处罚,其更多针对的是行政处罚中的多次制裁措施。在本案中,原告被法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刑事处罚,又被行政机关没收“三无”船舶,但非法捕捞水产品和使用“三无”船舶出海作业是违反不同法律规范的不同违法行为,因为多个违法行为接受不同处罚,不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综上,本院认定被告的行政处罚符合法律规定。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8367 |  今日访问量:52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