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典型案例
投保人以保险经纪人损害其保险赔偿请求权为由提起侵权之诉,需举证证明保险经纪人存在恶意侵害债权的行为以及行为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50   发布日期:2019.03.18

【基本案情】 20121225日,晨洲船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洲集团)、香港成路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路公司)委托诺亚天泽保险经纪(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亚经纪)作为其独家保险经纪人,处理成路15”等轮的船壳险事宜。诺亚经纪遂向多家保险公司进行询价。2013111日,广东人保回复诺亚经纪关于成路15”轮船壳险的最终报价,其中包括附加人保特别约定条款,诺亚经纪当天将上述报价转发给晨洲集团。经邮件沟通,同年311日,诺亚经纪向晨洲集团发送邮件,附保单扫描件,其中保单特别约定清单中包含保费分四期支付,不按保单约定支付保费将导致保单失效等条款,晨洲集团于当天缴纳了第一期保费。312日,晨洲集团发送邮件给诺亚经纪,对保单中的船舶英文名等提出更改意见,广东人保遂将保费退回晨洲集团。319日,晨洲集团重新缴纳了第一期保费。620日,广东人保通知诺亚经纪因晨洲集团未按期支付保费,保单于2013616日起正式注销,广东人保不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诺亚经纪将注销保单通知转发给了晨洲集团潘海凤。7月晨洲集团又委托其他经纪人就成路15”等轮的投保事宜向舟山人保进行询价。

201310151540时,成路15”轮向浦项地方海洋港湾厅港湾控制室报告走锚,1746时船艉触碰迎日湾北防波堤,船体破裂进水,于2016时沉没,20名船员中8人获救,11人落海死亡,1人失踪。2014410日,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支院以债权人大韩民国提出因毁坏防波堤造成损失请求赔偿29.975亿韩元申请扣船为由,扣押了同属华融公司所有、光租给晨洲集团使用的成路21”轮。

2014426日,晨洲集团就前述触碰事故向宁波海事法院起诉广东人保,华融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了诉讼。2015820日,宁波海事法院作出(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318号民事判决,判令广东人保赔付晨洲集团成路15”轮全损保险赔款3900万元及利息,该款直接支付给华融公司。广东人保不服,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37日作出(2015)浙海终字第240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广东人保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1215日作出(2016)最高法民申2723号民事裁定,提审该案。再审审理过程中,广东人保、晨洲集团、华融公司于2017626日就该案纠纷达成和解协议。

晨洲集团在本案中诉请判令诺亚经纪赔偿晨洲集团丧失船壳保险保障损失款26448792元、船壳保险保障下碰撞责任赔偿款17196267元及相应利息。

【裁判要旨】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318号晨洲集团诉广东人保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判决已经认定,涉案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是作为船东和经营人的晨洲集团以及作为光船承租人的力神国际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被保险人晨洲集团虽非船舶所有人,但系成路15”轮的融资租赁承租人,对成路15”轮有法律上承认的利益。宁波海事法院一审判决广东人保赔付晨洲集团保险赔款3900万元,款项直接支付给华融公司。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上述保险赔偿请求权虽为相对权,但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二款所指的财产权益,诺亚经纪作为晨洲集团涉案船舶保险的保险经纪人,对该项请求权是明知的,如加以侵害并因此造成损失,晨洲集团可以依侵权法律关系提起诉讼,要求承担侵权责任。

诺亚经纪在涉案船舶保险合同订立过程中提出保费逾期不付,保险自动终止的条款,以获得保险人同意保费分期支付的承保条件,系其作为保险经纪人,经平衡合同双方意愿以及各种因素后所作出的合理判断,且晨洲集团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条款载入保单特别约定清单之中而接受保单,也未提出异议或者要求修改。诺亚经纪作为保险经纪人,不代理晨洲集团签订保险合同,保险合同的所有内容都以晨洲集团签署或确认为准,合同的履行及其效果也归于晨洲集团。诺亚经纪在提供保险经纪服务过程中,不具有过错行为,也未恶意加害于晨洲集团的船舶保险赔偿请求权。

晨洲集团与广东人保之间的船舶保险合同由其自行订立,合同履行过程中因逾期支付保费导致了后续纠纷。晨洲集团诉广东人保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一审、二审均支持了晨洲集团的诉讼请求,广东人保也已经依法院判决要求向华融公司支付了保险赔款。案件再审过程中,各方达成和解协议,系当事人处分自己诉讼权利和民事权利,调解结果与一、二审判决之间的差异,即便减损了一方当事人的财产权益,也与诺亚经纪的保险经纪行为缺乏因果关系。此外,晨洲集团还要求诺亚经纪赔偿其丧失船壳保险碰撞责任赔偿款17196267元,但未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该项损失以及其已经实际支付了赔偿款。因此,晨洲集团以其船舶保险赔偿纠纷经再审调解退还了部分保险赔款以及丧失船壳保险保障下碰撞责任赔偿款为由,要求诺亚经纪承担侵权责任,缺乏证据与理由。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判决驳回晨洲集团的诉讼请求。晨洲集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是以保险经纪人为被告的案件,在宁波海事法院审理的保险纠纷类案件中并不多见。案件甫一判决,即在保险业界引起了较大关注。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保险经纪人的法律地位;二是保险经纪人的赔偿责任。

1. 关于保险经纪人的法律地位

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保险经纪人是基于投保人的利益,为投保人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提供中介服务,并依法收取佣金的机构。对于保险经纪人的法律地位,理论和实务仍有不同看法,一种观点认为保险经纪人与投保人之间构成委托关系,具有代理人的身份;另一种观点认为,保险经纪人提供的是中介服务,属于居间人的法律地位。本案判决采纳了后一观点,认为保险经纪人提供的是订约媒介和订约信息,是居间人,区别于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并不代理双方订约,保险合同的条款均需经过投保人和保险人的确认,由双方自行签订。保险经纪人的收益来源于保险人所支付的佣金,在保险合同订约过程中保险人本就处于优势地位,若保险经纪人再为利益所驱利用专业知识协助保险人侵害投保人利益,将会使保险合同严重背离公平原则。故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保险经纪人基于投保人利益提供服务,并在该法第五章中为保险经纪人设定了诸如注册资本,从业许可、缴存保证金、禁止行为等严格的准入及监管条款,以保证保险经纪人不损害投保人利益。

2. 关于保险经纪人的赔偿责任

保险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保险经纪人因过错给投保人、被保险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该条规定是关于保险经纪人违约责任的归责原则,即以过错为承担赔偿责任的条件。本案原告选择侵权之诉,而非合同之诉,具体而言,原告认为被告侵害了其要求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请求权,属于积极侵权债权的行为。保险赔偿请求权,系一项债权,属于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的民事权益的范围,第三人恶意加害的,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同时,主张保险经纪人积极侵害债权的,除保险经纪人主观上有恶意外,还应当满足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即保险经纪人行为有过错,行为造成了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损害,过错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投保人或被保险人不能举证证明保险经纪人积极侵害债权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704 |  今日访问量:55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