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典型案例
温州海事局申请认定财产无主案——海上无主财产的认定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67   发布日期:2019.04.11

(宁波海事法院  吴胜顺 张建生)

内容摘要

由于我国沿海地区油品、冻品等走私猖獗,一些走私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弃船弃货,导致海上执法处罚难以展开。通过认定海上无主财产,在公告期间内提前拍卖处置无主船舶和船载油品,并在海事部门监督下进行船舶拆解,可以有效堵住船舶和货物再次流入市场的漏洞,为依法及时处置无人认领、无人管控船舶,减轻执法部门因保管和处置船舶及船载货物而带来的财政负担,提供了一条可行的司法途径。今年89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人民法院报》对外发布2017年海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本案入选其中。

 

关键词:无主船舶  船载油品  特别程序

【裁判要旨】

1、相比行政处置模式,通过向海事法院申请认定船舶及船载油品无主,并在认领阶段申请提前拍卖处置这一非诉特别程序,法律依据更为充足,更符合私法自治原则;

2、申请认定的无主船舶由于权属不明确,拍卖中不需要进行债权登记,原则上不应限制买受人资格,对拖带、清污、保管等环节产生的费用,应由法院审查合理性,待案件生效后再一并支付;

3、公告认领期内,有人对财产提出认领请求的,应裁定终结审理,告知申请人另行起诉。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九十二条  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核实,应当发出财产认领公告。公告满一年无人认领的,判决认定财产无主,收归国家或者集体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第三十条第一款   海事法院收到拍卖船舶的申请后,应当进行审查,作出准予或者不准予拍卖船舶的裁定。

第四十八条第一款  海事法院收到拍卖船载货物的申请后,应当进行审查,在七日内作出准予或者不准予拍卖船载货物的裁定。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6)浙72民特7282017  1225日)。

【基本案情】

 20161020日,温州海事局接到报警,在瓯越大桥下游发现一艘船舶搁浅。经查,该船装载有燃料油,无证书或标识,也无船员在船。经救助,温州海事局于当天将船舶脱浅后转移至船坞内,船上油品转驳存放。经进一步调查,未找到该船船东或船员,遇险船舶也无任何证书或身份标识,船舶所有权情况无法证实,也无任何人主张权利。温州海事局遂向宁波海事法院申请认定财产无主。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于20171225日作出2016)浙72民特728民事判决:

温州海事局于20161020日发现搁浅在温州瓯越大桥下游潜坝并于次日经救助脱浅的无名船舶1艘及船载油品169吨为无主财产,拍卖所得价款合计731000元在扣除公告、评估以及为保存、拍卖该无名船舶及船载油品产生的费用后,余款收归国家所有。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现已生效。

【裁判理由】

宁波海事法院立案受理后,发出财产认领公告。因认定财产无主公告期为1年,船舶及船载油品长期存放,将持续发生保管费用,造成财产贬损,温州海事局申请提前拍卖无名船舶及船载油品,保留所得款项。宁波海事法院裁定予以准许,无名船舶及油品各以人民币10.7万元和62.4万元拍卖成交。涉案无名船舶由买受人买受后,在温州海事局的监督下被拆解处理。经审查核实,发出财产认领公告满一年无人认领的,判决认定财产无主,收归国家或者集体所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案例注解】

温州作为沿海地区存在私自改装、建造船舶用于走私油品、冷藏食品等现象,对于违法船舶,以往较多通过行政处罚手段予以解决,一罚了事。近两年来,由于油品走私利润非常高,参与走私的船舶也日益增加,中央和当地政府对走私打击力度加大很多,一旦涉嫌油品走私,必须依法已送司法机关处理。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温州沿海出现大量无人认领的船舶,温州相关行政部门近期扣押百余艘无人认领的船舶,无船名船号、无船舶证书、无船籍港(以下简称三无船舶),船上通常没有人,即使有人也系受雇佣看管,对船舶情况一问三不知,无法确认船舶权属情况。如果放任不管,会影响航道和海上安全,而且间接对违法犯罪行为的纵容。

本案处理具有以下典型意义:第一,为依法及时处置无人认领船舶和船载货物提供了可行办法,为有效解决无人认领、无人管控船舶及船载货物处置难、保管难等问题,提供了一条可行的司法途径。第二,为打击海上走私等非法行为提供司法保障。近年来,我国沿海地区油品、冻品等走私猖獗,一些走私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弃船弃货,船舶因权属不明而难以处置,制约了海上执法行动的有效开展。通过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程序,提前处置无人认领船舶及船载货物,并在海事部门监督下进行拆解,可以有效避免上述法律风险,堵住船舶和货物再次流入市场的漏洞。第三,能动司法,及时处置无主财产,避免保管费用和风险持续增加。根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关于诉讼中拍卖船舶和船载货物的规定,在公告期间裁定提前拍卖无名船舶及船载油品,减轻了执法部门因保管和处置船舶及船载货物而带来的财政负担。

一、行政处置与司法处置模式对比

行政模式是指通过海关、边防、海警、渔政等行政部门将其认定为三无船舶,从而将其强制拆解。执法依据是国务院于19941016日发布的《对清理、取缔“三无”船舶通告的批复》(国函(1994111号),其同意《农业部、公安部、交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海关总署关于清理、取缔“三无”船舶的通告》发布实施,根据该通告规定,公安边防、海关、港监和渔政渔监等部门没收的“三无”船舶,可就地拆解,拆解费用从船舶残料变价款中支付,余款按罚没款处理。该处置高效,据了解,温州政府成立专项行动小组,联合海关、海警、海事局、边防、港航局等部门成立鉴定小组,确认系三无船舶后交由各区县政府进行强制拆解,成立近1个月不到,就完成39艘船舶的鉴定工作,确认30艘船舶系三无船舶,交由地方政府拆解。但不足之处在于法律依据不足,根据201211日施行的《行政强制法》规定,法律、法规之外的其他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处罚法》第14条规定,只有规章及以上的法律文件才能设定行政处罚,其他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处罚,故该批复效力不足;根据最新国务院642件现行有效行政法规目录清单中,该批复也不在之列。同时,原交通部根据该批复发布的《关于实施清理取缔三无船舶通告有关问题的通知》也列入2012年决定修改规范性文件之列;实务中已经发生船东主张行政机关拆解无效的案例,如张保诉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三支队、梁允公安行政处罚纠纷案,对根据111号文件将其船舶和船载油品予以罚没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司法模式是由申请人向基层法院申请认定为无主船舶及船载油品,进而拍卖处置,法律依据为民事诉讼法、民诉法司法解释以及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等相关规定。其具备如下优点:第一,法律依据充分,民诉法和海诉法相关规定,无论从立法时间还是法律位阶上都要新于和高于国务院于1994年颁布的规范性文件。第二,通过司法程序更符合私法自治原则。一方面防止国家公权力对民众的侵害,同时对受害者的权利进行救济,更容易获得民众的信任和认可。我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体制,运用行政手段管理私法领域的诸多做法尚未消除,但以后趋势是淡化行政权力管理模式,强化司法主导模式。

二、无主船舶认定中存在争议问题

申请认定船舶及船载油品无主案件,目前主要在应否债权登记、是否限制买受条件、拍卖款应否审查及如何处置、认领后的后续处理等方面存在较大争议。

(一)拍卖程序中的债权登记问题

在无主船舶拍卖环节中,应否比照正常船舶拍卖程序进行债权登记,实务中存在两种做法。观点一认为,根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司法解释的规定,拍卖船舶的债权登记是必经程序,否则损害拟拍卖船舶承载海事债权的债权人利益。即使最终无人申请债权登记,也不能减少这一法定环节,否则存在程序瑕疵。宁波海事法院后续审理四起无主船舶案件即采取该观点,在拍卖公告中载明债权登记程序。观点二认为,我国没有对物体诉讼程序,正是由于拟拍卖的船舶及船载油品通过各种途径,仍无法确认船舶所有人或光船承租人,也没有人主张船舶权属利益,相关方才申请认定其为无主。即使增加债权登记程序,由于无法确定债务人,该程序没有任何必要,故无需债权登记,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法庭已成功处置的首例无主船舶认定案件即采用该观点。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增加理由如下:债权登记制度的目的就是船舶拍卖就是洗船,买受人购买的船舶在法律意义上是一艘干净船舶,依附于船舶的所有债权包括船舶优先权都已经消灭,但是为了保护与拍卖船舶有关的海事债权人利益,要求上述海事债权人在船舶公告期内向拍卖船舶的法院申请债权登记,确认债权后在拍卖款中一并受偿,是相关债权的一揽子保护方案。债权登记制度的重点在于通过审查对债权是否发生和金额进行确认。如果已经由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则提交文书;否则应该在债权登记后提起确权诉讼,由于申请宣告船舶无主的特别程序中,无法确定船舶权属,因此没有债务人,两种途径审查确认债权的途径均不存在,由于被告的缺席而产生对抗性。一旦有人主张船舶权属,则宣告财产无主的可能性丧失,应裁定终结,另行起诉。因此,无需债权登记。对船舶采取清污、救助、拖带、看管等费用向拍卖法院申报,审查合理性后在拍卖款中直接予以支付。

(二)买受条件的限制

拟认定无主的船舶通常系三无船舶,经过改装不符合检验规范,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无法正常进入航行。为确保海上安全,要求买受人将船舶进行拆解,并接受海事行政部门的监督,对此无异议,但如何确保船舶真正拆解,彻底消除隐患,存在两种观点。观点一,对竞买人条件进一步限制。因申请认定财产无主案件的申请人通常系海事行政部门,可以在拍卖公告中载明竞买人必须为受理案件海事法院所在省份的自然人或企业,或者必须在该省内具有拆解资质的船厂进行拆解,这样有利于海事行政部门进行监管。观点二认为,不应对买受人条件予以限制。根据法律规定,对买受人身份限制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否则容易产生腐败。除非船舶实际状况不适宜拖带至其他船厂或外省进行拆解,只能就地拆解,否则不能因行政部门的监管存在难度而限制买受人身份和拆解地点。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法庭处置首例无主船舶对买受人条件未做进一步限制,但最终由船舶看管公司竞拍所得,并在海事部门的监管下就地拆解。

笔者认为,申请认定无主的船舶往往系经过改装涉嫌走私,没有经过船舶检验机构检验,甚至不具备自航能力。为防止船舶被拍卖后重新流入市场,造成监管失控,同时考虑实际监管的可行性,限制船舶在浙江省具备拆解资质的船厂进行拆解,仍有必要。

(三)拖带、保管等费用的审查和支付问题

申请认定无主的船舶通常处于搁浅或漂流状态,为维护海上航行安全,海事行政部门将其拖带至船厂保管,为此产生拖带、保管等费用。如果船上载有油品,为防止燃油泄漏,可能产生防止油污产生的清污待命等费用,对于该费用应否进行审查和后续支付问题,存在三种观点。

观点一认为,申请认定船舶及船载油品系程序性事宜,而无主船舶产生费用的合理性审查是实体问题,不应在该案中审查,拍卖所得价款全部交由作为申请人的海事行政部门,由其审查并将余款上交国库。观点二认为,对无主船舶采取拖带保管措施,系海事行政部门履行其行政职责的一部分,最终目的是为了确保海上安全,维护国家利益,产生的费用应由其向财政部门申请,海事法院拍卖所得全部价款应上交国库。观点三认为,拖带保管措施系海事行政部分组织相关企业实施,费用的合理性应当进行审查,否则容易产生腐败,费用过高损害国家利益。法院在扣除支付合理费用后,余款应由其上交国库。

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法庭处理首例无主船舶案件中,考虑到费用较高,但认为费用不应在判决中认定,最终对费用未进行审查,全部交给申请人温州海事局,由其支付相应费用后将余款上交国库。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无主船舶认定和处置的主体应为法院,比照正常船舶拍卖,船舶看管、公告等费用作为共益费用应由法院对费用的合理性进行审查,剩余款项支付相应债权主体。不同的是无主船舶处置中通常没有登记的债权,故剩余款项应由法院上交国库。

(四)应否先行支付前期拖带保管费用问题

观点一认为,由于公告认领期间长达一年,前期对无主船舶进行救助拖带产生较高费用,如等待判决生效后再支付,严重影响相关企业参与行动的积极性,不利于无主船舶的前期处置工作。观点二认为,公告认领期未过,已拍卖的船舶是否系无主船舶仍处于待定状态,对前期费用的合理性也未经正当程序进行审查,只有待认领公告期结束后方可审查。先行支付缺乏法律依据。为鼓励参与救助拖带的积极性,可由相关财政部门设立专项基金,纳入财政预算等方式予以解决。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法庭处理首例无主船舶案件即采用该观点,未先行支付。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五)认定后的后续处理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50条规定,公告认领期间有人认定财产的,裁定终结审理后,申请人可另行起诉。在无主财产认定案件中,案外人主张船舶权属仅需提供初步证据即可,最终通过何种程序确认其系船舶所有权人,存在两种观点。

观点一认为,认领人需另行提起船舶权属确认之诉。申请认定无主的船舶通常系没有船名、船号以及船舶证书的三无船舶,在没有充足证据证明认领人系船舶所有人的情形下,即使支付相关保管费用后,申请人也不敢返还船舶,通过确认之诉的生效判决则可解决这一问题。此后,申请人在生效判决确认的船舶所有人支付相关费用后可直接返还船舶,没有继续提起诉讼的必要。观点二认为,申请人另行提起的诉讼中可直接审查认定船舶权属。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规定,认领人无需提起确认之诉,徒增诉累。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在三无船舶买卖中,由于没有船舶登记证书,无法直接证明船舶权属,只有提起船舶权属确认诉讼,结合各方证据材料和庭审调查情况,才能最终认定船舶权属,进而落实船舶看管、拖带等费用的支付主体。
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  吴胜顺、张帆、夏蕾   编写人   宁波海事法院   吴胜顺、张建生  责任编辑 审稿人)

 

编写人通讯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

邮编:315040

联系电话:0576-88553112    13566569905

备注:本案例在全国法院系统2018年度优秀案例分析评选活动中荣获三等奖。

 

附:裁判文书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72民特728

 

申请人:温州海事局。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海事路8号。

法定代表人:袁珂,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佳卿,女,该局执法督察处副处长。

申请人温州海事局申请认定财产无主一案,本院于20161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特别程序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温州海事局称,20161020日,温州海事局接到群众报警,发现一艘船舶搁浅在瓯越大桥下游潜坝上。经查,该船装载有燃料油,未携带任何证书,无任何能够表明船舶身份的标识,也无船员在船。温州海事局立即开展救助,并于当天将船舶脱浅后转移至浙江华航实业有限公司船坞内存放,船上油品转驳至温州海远船舶服务有限公司的海远1”轮上存放。经温州海事局进一步调查,未找到该船船员和船东,遇险船舶也没有任何证书或能够显示其身份的标识,船舶所有权情况无法证实,也无任何人对该船主张所有权。由此,申请认定财产无主。

经审理查明,温州海事局所称事实属实,本院予以认定。

另认定:本院于201715日作出(2016)浙72民特728号民事裁定,拍卖涉案无名船舶及船载油品,经委托评估,船载油品计169吨。2017718日和20日,上述无名船和船载油品分别以107000元、624000元的价格由买受人浙江华航实业有限公司和段晓旭买受。

本院分别于20161218日和20161221日在《浙江法制报》和《人民法院报》发出认领上述财产的公告,法定公告期间为一年,现已届满,上述财产无人认领。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受理认定财产无主申请后,经审查核实,发出财产认领公告满一年无人认领的,判决认定财产无主,收归国家或者集体所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温州海事局于20161020日发现搁浅在温州瓯越大桥下游潜坝并于次日经救助脱浅的无名船舶1艘及船载油品169吨为无主财产,拍卖所得价款合计731000元在扣除公告、评估以及为保存、拍卖该无名船舶及船载油品产生的费用后,余款收归国家所有。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吴胜顺

                                       

                               

 

 

 

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郭临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905 |  今日访问量:20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