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庭审笔录
(2017)浙72民初1784号原告宋永定与被告浙江象山县荣宁船务公司、丁岳良海上养殖损害责任纠纷民事判决书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46   发布日期:2019.01.07

原告:宋永定,男,1970315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创巍,浙江民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玲,浙江民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象山县荣宁船务公司,住所地象山县定塘镇宁波站村。

法定代表人:王恒良,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丁岳良,男,196954出生,汉族。

两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周东升,浙江昊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鲍灵巧,浙江昊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宋永定与被告浙江象山县荣宁船务公司(以下简称荣宁公司)、丁岳良海上养殖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2017925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应宋永定申请,本院于20171023作出(2017)浙72民初1784号民事裁定,限制荣宁公司转让、抵押、光船租赁其所属的“荣宁91”、荣宁92”、“荣宁95”、“荣宁96”、“荣宁191”船。案外人毛兆仲、张雪峰、卢纪定、卢记威、蔡祖扬分别以上述五船系其实际所有,仅是挂靠荣宁公司经营为由,与荣宁公司一并申请复议,要求解除对该五船的财产保全措施;本院于201812作出(2017)浙72民初1784号之一民事裁定,驳回其复议请求。201893,宋永定以其诉前保全期限即将届满为由,申请继续冻结荣宁公司、丁岳良的银行存款2487675元;本院同日作出(2017)浙72民初1784号之二民事裁定,予以准许。本院201882097日两次召集庭前会议,并于同年1031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宋永定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创巍、杨晓玲,被告荣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恒良、丁岳良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周东升、鲍灵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宋永定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荣宁公司、丁岳良共同赔偿养殖损失2487675元(其中大黄鱼养殖成本2387675元、养殖设施损失100000元)及诉前保全申请费8520元。事实和理由:“荣宁99”轮系丁岳良所有,由荣宁公司光船承租及经营。20179610:30左右,“荣宁99”轮航经象山县鹁鸪头村西边海域时,因船上操作人员(包括丁岳良)违规驾驶,偏离航线,驶入宋永定投资经营的黄鱼养殖场,该轮压在鱼排上近五小时,造成四个大网箱2000平方米排板断裂,网叶大面积破损,约13万尾大黄鱼逃入大海。事故发生后,宋永定已积极施救,仍造成养殖物、养殖设施等经济损失达2487675元。荣宁公司系该轮承租人和经营人,丁岳良系该轮所有人及实际驾驶人,且违规驾驶,应对事故损失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荣宁公司、丁岳良答辩称:一、关于船舶触碰情况:1、触碰发生于2017961035时左右,“荣宁99”轮于14:00左右离开养殖区,停留在养殖区的时间约三个半小时。2、触碰时“荣宁99”轮空载,略微尾倾,船艏吃水约0.2,船尾吃水最大1.15左右,船中最大吃水0.5左右,本案网箱深8,故触碰不会导致网箱全部破裂。据了解,仅靠近船舷外侧一个网箱网面出现一道明显撕裂痕迹,长度约5,其余网箱未发现有撕裂迹象。3、涉案网箱规格为4×4,均为独立网箱,以鱼排进行分隔,25个小网箱组成一个大网箱。“荣宁99”轮触碰的是三个大网箱中的部分小网箱,且该轮短时间覆盖在网箱上,触碰小网箱仅20个左右,而非宋永定所称的100个。二、关于损失情况:1、损失大黄鱼数量计算方法错误。宋永定以其单方出具手写的养殖日记证明2017516养殖区内有26.3万尾黄鱼(养殖在300个小网箱中),进一步推算出涉案触碰涉及的4个大网箱(100个小网箱)中约有50%13.15万尾大黄鱼,再减去公证书载明的剩余23949条,得出逃走、死亡大黄鱼数量约107551条的结论。养殖日记系宋永定单方出具,无其他证据佐证,真实性、合法性无法认定;养殖区内有26.3万尾大黄鱼亦不能确定,且4个大网箱占总网箱的1/3,其内的大黄鱼数量应为63651条。2、养殖成本不合理。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均系宋永定单方出具,无其他证据佐证,真实性、合法性无从认定。养殖成本针对的是全部300个网箱,而涉案网箱仅为20余个,且涉案事故发生于201796,养殖成本核算应至该日截止,之后的费用均不应计算在内。另外,自何时起算宋永定也无确凿证据,据协议应自20161223开始。宋永定提供的证据中,2056283元费用发生于201796日后,该部分费用应予扣除。3、计算损失时应考虑以下实际情况:“荣宁99”轮压到的网箱仅为20个左右;小网箱各自独立,互相隔离,一个破裂,不会导致其他破裂;事故发生后10分钟内,40名工人即进行施救,阻止大黄鱼外逃;经现场调查,涉案大黄鱼大部分10厘米左右,约2-3两,而非宋永定所称的8两、1斤;事故发生前宋永定已出售部分黄鱼。宋永定不能举证证明其损失,应承担举证不能后果。三、宋永定未办理审批许可即进行养殖,对涉案事故存在过错,应承担不低于本次事故损失的30%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宋永定提供的证据1事故责任认定书,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对宋永定提供的其余证据,荣宁公司、丁岳良质证如下:证据2询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系宋永定单方陈述,不能真实反映事故实际情况。证据3照片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宋永定遭受重大损失。证据4租赁情况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丁岳良系挂靠荣宁公司经营,该船实际仍由丁岳良经营。证据5海域承租合约的真实性有异议,两被告无从核实。证据6证明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宋永定无养殖许可证,属非法养殖。证据7黄鱼购销合同的真实性有异议,如该合同真实,可证明宋永定于201789日向台州广源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源公司)出售20万尾大黄鱼,涉案事故发生于同年96日,距该合同履行期限届满时间仅剩三日,20万尾大黄鱼应基本履行完毕,宋永定未遭受重大损失。证据8广源公司工商信息、证据9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证据10广源公司与汤有国的大黄鱼采购合同、证据11汤有国银行交易明细,该合同主体非本案当事人,与本案无关。证据12算账决定书、证据13刘友民证言、证据14刘友民出具的情况说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算账决定书落款时间为20161015日,不能证明算账决定书中的鱼苗为涉案大黄鱼,亦不能证明鱼苗运往福建过冬,且鱼苗款仅为52万元,网箱款35万元不应计入养殖成本。证据15宋永定与徐万土、蔡厚才、陈红、谢志永的交易明细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宋永定提供的87万元构成表及汇款凭证,记载的支付蔡厚才、刘友民金额不一致,可证明证据12算账决定书不真实。证据16养殖日记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系宋永定单方制作,无其他证据佐证。证据17公证书,对(2017)象证民字第913号公证书无异议,对(2017)象证民字第927号公证书内容真实性无异议,对其保全证据程序合法性有异议。证据18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系宋永定单方制作,无其他证据佐证,涉案事故发生于201796日,之后发生的费用不应计入养殖成本,养殖成本自何日起算宋永定亦未提供证据;另存在以下问题:工人伙食费、福建老杨酒钱与养殖成本无关,不应计算在内;记账单所列薛二民、小薛、薛大雷、大飞支取费用,无具体用途,不能证明与养殖成本的关联,不应计算;本案仅触碰网箱,未造成房屋受损,相关的门1000元、工匠11000元、铝合金门窗1200元不应计入养殖成本;保险费84000元亦不应计入养殖成本。证据19鲜(冻)饲料销售合同、证据21饲料销售合同、证据23聚鑫冻品销售合同的真实性有异议;证据20与丁美芬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2与朱可启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4与蔡万勇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5交易明细6份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以上证据1925不能证明宋永定遭受重大损失,即便有损失,仅可计至事故发生之日。证据26专家辅助人申屠基康意见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能证明宋永定的损失金额。

对荣宁公司、丁岳良证据,宋永定质证如下:证据1船舶证书、证据2光船租赁补充协议真实性无异议,认可丁岳良与荣宁公司为挂靠关系,但该补充协议系内部约定对宋永定无拘束力,两被告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证据3海上货船适航证书,无原件,不予认可;证据4船舶检验证书的关联性有异议,“荣宁99”轮处于航行状态,两被告仅以船的面积计算养殖区域受损面积与事实不符;证据5照片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照片系“荣宁99”轮被拖出养殖区域后拍摄,不认可两被告证明目的;证据6公估报告,该公估公司无养殖鉴定资质,且该报告并非法院委托作出,不能作为本案损失认定依据。

本院经审理认为:宋永定提供的证据2询问笔录,系涉案事故发生后宋永定向相关主管部门的陈述,证据3照片,两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可证明事故发生过程,予以认定。证据4租赁情况,双方对“荣宁99”轮系丁岳良挂靠于荣宁公司,实际仍由丁岳良经营并无争议,予以认定。证据5海域承租合约、证据6证明,与本案事实状况相符,予以认定。证据7黄鱼购销合同,系原件,两被告对证据8广源公司工商信息、证据9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的真实性亦无异议,该三份证据可相互印证,证明广源公司向宋永定采购大黄鱼并支付定金50万元的事实,均予以认定,至于宋永定证明其网箱内有20万尾以上大黄鱼的证明目的,结合其他证据另行评析。 证据10广源公司与汤有国的大黄鱼采购合同,无原件,且模糊不清,两被告不予认可,故不予认定;证据11汤有国银行交易明细,体现不出与本案的关联性,亦不予认定。证据12算账决定书、证据15宋永定与徐万土、蔡厚才、陈红、谢志永的交易明细,均系原件;证据13刘友民证言,刘友民已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其陈述并无明显不合理之处,该三份证据可相互印证,证明宋永定向刘友民、蔡厚才购买鱼苗及网箱等配套设施并支付87万元价款的事实,两被告虽有异议,但其质疑仅为推测,未能举证推翻,故均予以认定;证据14刘友民出具的情况说明,与证据1213可相互印证,亦予以认定。证据16养殖日记,系原件,虽为宋永定雇员自行记录,但与大黄鱼养殖情况较为相符,且与证据7黄鱼购销合同、证据8广源公司工商信息、证据9银行交易明细清单、证据12算账决定书及证据26专家辅助人的意见可相互印证,两被告虽有异议,但未举证推翻,亦予以认定。证据17公证书,系公证机构依法作出,可证明网箱内剩余大黄鱼数量,予以认定。证据18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虽系宋永定自行记录,但宋永定已提供13份汇款凭证佐证其真实性,且宋永定系个人养殖大黄鱼,以公司化养殖标准要求其每笔养殖费用支出均有支付凭证对其过苛,两被告亦未举证推翻,故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该记账单中哪些费用可列入养殖成本,将于事实认定部分详述。证据19鲜(冻)饲料销售合同、证据21饲料销售合同、证据23聚鑫冻品销售合同及证据20与丁美芬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2与朱可启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4与蔡万勇交易明细清单、证据25交易明细6份,均系原件,可证明宋永定向他人采购饲料的事实,均予以认定,但涉案事故发生于201796日,之后的饲料款难以认定为本案养殖成本,宋永定虽认为饲料款支付有一定时间差,但如此难以界定损失的截止时间点,且宋永定亦未说明之后的哪些饲料款系为事故之前支付,故事故发生后支付的饲料款不应计入本案养殖成本。证据26专家辅助人意见,专家辅助人申屠基康已出庭接受当事人询问,其陈述均为大黄鱼养殖方面的知识,予以认定。

荣宁公司、丁岳良提供的证据1船舶证书、证据2光船租赁补充协议,可证明丁岳良系“荣宁99”轮所有人,仅是在形式上光船租赁给荣宁公司,双方实为挂靠关系,船舶仍由丁岳良经营,宋永定对此事实亦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3海上货船适航证书、证据4船舶检验证书,可证明“荣宁99”轮取得了检验证书,不能证明其待证目的,不予认定。证据5照片,对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该照片不能完整反映事故整体过程,不能据此证明两被告所称的仅造成几个网箱破损的事实,对该证明目的不予认定。证据6公估报告,公估单位系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设立,经营范围不包括海上养殖损失评定,故对该报告的结论不予认定,但公估人员接受委托后赴事故现场进行查勘,该报告中查勘部分的记录较为客观,对此部分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下列事实:

“荣宁99”轮系丁岳良所有。20161218日,丁岳良与荣宁公司签订光船租赁补充协议,明确:双方于20141216日签订的“荣宁99”轮光船租赁合同仅用于应对管理部门,使得该轮能够继续营运。协议约定:丁岳良实行经济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按每月每载重吨5元支付荣宁公司经营和安全管理费;船舶营运过程中的各类风险和事故以及由此产生的费用、损失由丁岳良承担。荣宁公司负责船舶的经营及承担船舶的安全和防污染管理责任,负责取得船舶合法营运资格,负责船舶的安全检查,并建立各类台账,定期向丁岳良通报安全管理情况。本协议自双方签名盖章之日起生效,有效期至20181217日等。同年1223日,双方办理光船租赁登记,丁岳良、荣宁公司分别登记为出租人、租赁人,该轮实际仍由丁岳良经营。

宋永定于20161015日与刘友民、蔡厚才签订最终算账决定书,约定:刘友民、蔡厚才将原投资于象山三门口高塘乡鱼潭村对面的128个网箱及附属配套设施及342900条黄鱼苗一次性转让给宋永定,转让费为870000元,其中鱼苗费520000元、网箱费350000元;宋永定之前已付刘友民、蔡厚才外面欠款306000元,现还应付刘友民224000元,其中包括谢志永50000元工资、刘友民24000元工资,还须支付蔡厚才340000元;双方签订合同后三天内,宋永定汇款给刘友民、蔡厚才,汇款后协议生效。宋永定按约支付了后续564000元。2016年年底,宋永定将上述鱼苗运至福建过冬,支付运费76000元。20161223日,宋永定与象山县晓塘乡西边塘村签订海域承租合同,租赁象山县晓塘乡鹁鸪头村西边海域进行网箱大黄鱼养殖。宋永定建造网箱300只,规格为4米×4米,均以木板搭建,但网箱间未以网隔开;每25个组成一个大网箱,大网箱间以网隔开,其中8个大网箱用于养殖成鱼,另4个大网箱用于养殖鱼苗。2017416日,宋永定将运至福建过冬鱼苗运回其养殖网箱,支付运费93000元。同年516日,经分箱捡鱼,大黄鱼数量为263000尾。

2017961035时左右,“荣宁99”轮从象山泗洲头蟹钳港空载驶往石浦港航次途中,驶入宋永定大黄鱼养殖区域,造成养殖成鱼的4个大网箱及部分养殖设施受损,大量大黄鱼逃走。宋永定向海事部门报案,宁波象山海事处于同年125日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荣宁99”轮在本事故中存在当班驾驶人员无证任职,安全意识缺失,船舶配员不足,缺少必要的轮机人力支持等过失;宋永定的渔业养殖排缺少相关审批许可手续,无法为航行船舶提供必要的通航要素信息等过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条,认定“荣宁99”轮承担主要责任,当事船长丁岳良为事故主要责任人;宋永定所有的渔业养殖排应承担次要责任,宋永定为事故次要责任人。2017928日、929日,在象山县公证处工作人员监督下,宋永定组织人员分别对三个受损网箱及另一个网箱内的大黄鱼进行清点,清点数量分别3677条、4544条、6094条、9634条,合计23949条。庭审中宋永定认可事故发生后至大黄鱼捞出清点前,持续有受伤的大黄鱼浮在水面,可销售的便销售掉,所得价款不超过5000元,不能销售的则丢弃。

另查明,宋永定未取得养殖水域使用权,亦未取得养殖许可证。丁岳良无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资质,荣宁公司具有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普通货船运输资质。

本案立案后,宋永定即向本院申请对位于象山县晓塘乡鹁鸪头村西边海域的养殖物、养殖设施损失进行鉴定,为此本院于20171011召集庭前会议听取各方意见,后宋永定将鉴定事项明确为:1、对其位于象山县晓塘乡鹁鸪头村西边海域养殖区事故发生前1-4号网箱内能够养殖大黄鱼数量进行鉴定;2、对上述数量大黄鱼自2016910日至201795所需投放饵料价值及养殖所耗人工费用等成本进行鉴定。本院予以准许,并选定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进行鉴定;该所于201876函复本院,告知上述事项无法鉴定。

本院经审理,结合宋永定诉请金额的具体构成,就宋永定提供的证据18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所列养殖成本(养殖设施成本宋永定单独记账且未主张),认定如下:

第一页:897880元,包括:购买鱼苗及鱼排费用870000元、人工费13820元、鱼药8000元、其他费用6060元。870000元费用中因养殖设施支出的350000元,不应计入养殖成本,故确认547880元。

第二页:325660元,包括:饲料款290400元、人工费19800元、鱼药7100元、其他费用8360元。无不合理费用,予以确认。

第三页:420603元,包括:宁波至福建运费76000元、饲料款230873元、人工费88730元、其他费用25000元。无不合理费用,予以确认。

第四页:242400元,包括:福建至宁波运费93000元、饲料款104400元、鱼药20500元、人工费14500元、其他费用10000元。其中318日福建老杨酒3000元较不合理,故确认239400元。

第五页:101560元,包括:饲料款66860元(50660+6900+9300)、鱼药12700元(11300+1400)、人工费22000元(3000+2000+7000+10000),无不合理费用,予以确认。

第六页:318538元,包括:鱼药58200元(2200+12800+8900+21750+2900+7600+2050)、补充大鱼运费6000元、人工费57000元(2000+4000+30000+3000+2000+10000+2000+2000+1000+1000)、饲料运费2600元、饲料款194738元(88100+48718+54500+3420),无不合理费用,予以确认。

第七页:1469968元,包括饲料运费6670元(3500+3120)、人工费21000元(5000+2000+2000+10000+2000)、饲料款130309810800+4230+376800+51210+93210+15000+12780+50000+549068+90000+50000)、鱼药55200元(26100+22800+6300)、保险费84000元。涉案事故发生于201796日,该日之后的费用不应计入,据此确认各项费用如下:饲料运费6670元(3500+3120),人工费19000元(5000+2000+2000+10000),饲料款564030元(10800+4230+376800+51210+93210+15000+12780),鱼药26100元,保险费84000元,合计699800元。

第八页714530元,为事故发生后的人工、鱼药、饲料费用,不应计入养殖成本,不予确认。

第九页540280元,包括饲料款250830元、鱼药21560元及人工费275880元。饲料款及鱼药均产生于201796日后,不应列入养殖成本,不予确认。人工费275880元(10000+2000+12000+23550+41100+45230+35000+10000+97000),宋永定称系年底发放工人工资,符合渔业养殖实际情况,但涉案事故发生后的人工费不应计入养殖成本,本院酌定保护9个月,故确认206910元(275880×9÷12)。

以上合计2860351元。

本院认为,本案为海上养殖损害责任纠纷。根据双方诉辩意见,本院对本案争议焦点归纳并评析如下:

一、关于宋永定的损失金额

(一)养殖成本损失

2017516日,经分箱捡鱼,大黄鱼数量为263000尾。根据专家辅助人申屠基康的陈述,大黄鱼成活率为65%85%,本院酌定取75%。至事故发生之日,成活大黄鱼为197250尾(263000×75%),养在八个大网箱中,故受损四个大网箱中数量为98625尾(197250÷2),扣除剩余的23949尾,逃走数量为74676尾。相应的养殖成本损失为812165.67元(74676÷263000×2860351)。

(二)养殖设施损失

宋永定就此主张10万元,但未提供任何证据;荣宁公司、丁岳良对此金额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涉案事故造成宋永定部分养殖设施损坏确定无疑,但宋永定未举证证明其损失金额,结合双方当事人关于事故过程的陈述及宋永定提供的事故现场照片,本院酌定保护50000元。

(三)诉前保全申请费

该项费用8520元,系宋永定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支出的合理费用,予以支持。

二、关于责任比例

涉案事故中,“荣宁99”轮当班驾驶人员无证任职,安全意识缺失,船舶配员不足,缺失必要的轮机人力支持等;宋永定则未取得养殖水域使用权及养殖许可证,亦未证明其无需取得养殖水域使用权及养殖许可,不能为航行船舶提供必要的通航要素信息。据此,本院确定“荣宁99”轮方承担70%的责任,宋永定自负30%的责任。

就养殖物损失,宋永定系按养殖成本主张,未主张收入损失。本院认为,宋永定对其所遭受损失确有过错,但同一过错不应重复评价,其已自行选择不主张收入损失,即不应再按责任比例计算其养殖成本损失。养殖设施损失,本质为合理的修复费用,应按双方责任比例计算,结合上文认定的此项损失50000,本院保护35000元(50000×70%)。另外,宋永定销售受伤大黄鱼所得的5000元价款,按损益相抵原理,应在赔偿总额中扣除。据此,本院认定宋永定可主张的损失为850685.67元(812165.67+35000+8520-5000)。

三、关于荣宁公司、丁岳良的责任关系

丁岳良系“荣宁99”轮所有人,但无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资质,其向荣宁公司交纳管理费,并通过光船租赁形式将该轮“挂靠”于具有国内水路运输经营资质的荣宁公司,双方的挂靠行为导致船舶管理混乱,船舶安全管理流于形式,并造成宋永定财产损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已明确挂靠船舶的实际所有人和被挂靠企业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丁岳良、荣宁公司应对宋永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宋永定的诉请,部分合理,对此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丁岳良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宋永定损失850685.67元,被告浙江象山县荣宁船务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二、驳回原告宋永定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1588元,宋永定减少诉讼请求后变更为26700元,由宋永定负担17570元、丁岳良及浙江象山县荣宁船务公司共同负担913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吴胜顺

               

              杨世民

 

                             

 

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代书           叶奉瑛

 

 

 

 

 

 

【附录一】证据目录

 

宋永定证据:

证据1、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证据2、询问笔录;

证据3、照片五份;

以上证据13,用以证明“荣宁99”轮驶入宋永定养殖区造成重大损失的事实。

证据4、租赁情况,用以证明“荣宁99”轮系丁岳良所有、荣宁公司承租。

证据5、海域承租合约;

证据6、证明;

以上证据56,用以证明宋永定承租象山县晓塘乡鹁鸪头村西边海域养殖大黄鱼的事实。

证据7、黄鱼购销合同;

证据8、广源公司工商信息;

证据9、银行交易明细清单;

证据10、广源公司与汤有国的大黄鱼采购合同;

证据11、汤有国银行交易明细;

以上证据711,用以证明宋永定与广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向该公司出售黄鱼20万尾,进而证明宋永定养殖区内黄鱼数量超过20万尾。

证据12、最终算账决定书;

证据13、证人刘友民证言:我和蔡厚才以87万元价格将鱼苗和鱼排卖给宋永定,宋永定已经付了这87万元,其中306000元的鱼苗和冷冻厂饲料欠款直接付给了债权人,我应得的224000元也付给了我的债权人,蔡厚才应得的340000元转账给了他本人。

证据14、刘友民出具的情况说明;

证据15、宋永定与徐万土、蔡厚才、陈红、谢志永的交易明细;

以上证据1215,用以证明案外人刘友民、蔡厚才将其养殖的342900尾黄鱼及鱼排转让给宋永定,宋永定已支付87万元对价的事实。

证据16、养殖日记,用以证明至2017516养殖区内有大黄鱼263000尾以及日常养殖情况。

证据17、公证书两份,用以证明养殖区被“荣宁99”轮碰撞后的状况,以及至2017928291-4号网箱内尚有23949尾大黄鱼。

证据18、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用以证明宋永定为养殖大黄鱼投入成本5980559元。

证据19、鲜(冻)饲料销售合同;

证据20、与丁美芬交易明细清单;

以上证据1920,用以证明宋永定向叶惠红、丁美芬购买饲料。

证据21、饲料销售合同;

证据22、与朱可启交易明细清单;

以上证据2122,用以证明宋永定向象山县天宇水产冻品有限公司购买饲料。

证据23、聚鑫冻品销售合同;

证据24、与蔡万勇交易明细清单;

以上证据2324,用以证明宋永定向象山聚鑫水产养殖合作社购买饲料。

证据25、交易明细6份,用以证明宋永定另支付鱼药款、颗粒饲料款、运费等款项;另外,宋永定提供的13份交易明细,在证据18养殖成本记账单及鱼排投入记账单上均有记录,可证明该记录的真实性。

证据26、专家辅助人申屠基康意见:宁波这边大黄鱼的养殖模式有两种:第一、一直在宁波养大;第二、鱼苗买来运至福建养大,再运回宁波养殖,主要是冬天宁波水温比较低,要到福建过冬。上半年5月中旬至下半年11月为鱼苗培育阶段,成鱼养殖阶段为第二年4月至11月。3-5公分鱼苗的成活率正常在60%-70%,关键看越冬成活率。投料一般在415-20日,5月份点鱼;本地越冬的话,水温18℃以上才能点鱼,最好到20℃。近三年来的成活率差别很大,正常在65%-85%。饲料系数鱼小时候低,大了以后高,要看成活率,一斤左右的大黄鱼正常成本1520元。鱼排6米×6米的,三、四年前要2000元的成本,现在要多少成本不了解。大黄鱼性情比较温顺,生活在水体中间,网箱被撞后会浮上来,有洞的话会逃走,这与水层、水流有很大关系,但不会全部逃走,至少有10%会留下,一段时间会徘徊在网箱附近。

 

荣宁公司、丁岳良证据:

证据1、船舶证书;

证据2、光船租赁补充协议;

以上证据12,用以证明“荣宁99”轮所有人为丁岳良并由其实际经营,荣宁公司系该轮挂靠公司。

证据3、海上货船适航证书,用以证明“荣宁99”轮在合法航区内航行。

证据4、船舶检验证书,用以证明“荣宁99”轮基本信息,进而证明不会给宋永定造成重大损失。

证据5、照片两张,用以证明事故发生时现场状况。

证据6、公估报告,用以证明宋永定损失为238513.13元。

 

 

 

 

 

【附录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934 |  今日访问量:49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