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庭审笔录
(2018)浙72民初1311号:原告原告舟山市宏运物流有限公司、舟山市宏益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舟山润广船务有限公司、舟山润宇船务有限公司船舶触碰码头设施损害责任纠纷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697   发布日期:2018.12.06

庭 审 记 录

 

    号:(2018)浙72民初1311

    由:船舶触碰码头设施损害责任纠纷

开庭时间:201811230915

开庭地点:舟山第一审判庭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  胡建新

              主审人   孟云凤

              合议庭成员 方益军

书记员:陈燕

 

记录如下:

启动录音录像(09:19:00)

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09:19:00)。

书记员:报告审判长,原告舟山市宏运物流有限公司、舟山市宏益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未到庭,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剑锋、吴壮勇到庭;被告舟山润广船务有限公司、舟山润宇船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未到庭,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翁雄健到庭。上述到庭人员身份已经核对无异并已互相告知,报告完毕!

主审人:(09:22:00)原告舟山市宏运物流有限公司、舟山市宏益贸易有限公司诉被告舟山润广船务有限公司、舟山润宇船务有限公司船舶触碰码头设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现在开庭(敲击法槌)。本次开庭全程录音录像,录音录像即为庭审记录,不再另行制作书面笔录,庭审结束后录音录像系统关闭,庭审记录即告完成,当事人无需签字确认。

审判长(09:22:00):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询问是否收到传票、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等文书,告知申请回避权利,询问是否申请回避(详见录音录像)。

主审人:下面由原告陈述起诉的请求和理由。

张:诉讼请求:1、润广公司赔偿宏运公司船舶触碰造成的直接损失204.5万元(码头受损检测费13.5万元,修复方案设计费5万元,码头修理及检测费36.5万元,吊机修理及检测费28万元,三根桩基修复费用95万元、诉前保全费用1.5万元,律师费25万元)及利息(以204.5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64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2、润广公司赔偿宏益公司因码头无法营运造成的租金损失170万元、码头管理维持人工费用656644元(暂计4个月),另行寻找码头靠泊卸货支出的额外费用12.6万元及该三项费用的利息;3、确认两原告对上述海事请求对润宇公司所有的“润广8”船享有船舶优先权。

事实与理由(宣读起诉状、详见起诉状,略)。

主审人:被告发表答辩意见。

翁:两被告共同答辩:事故经过无异议,但是我方认为两原告称润广8单方擅自违规靠泊码头不符合事实。1、两原告主观有过错,应负主要责任。2、原告主张的直接损失不能成立;3、原告以租金损失主张其营运损失,没有依据,且金额有虚构可能,营运损失应按司法解释有关实际停工时间实际减少的净收益计算;4、原告主张的其他损失无事实与法律依据;5、原告主张的经营损失及其他损失不享有船舶优先权;6、被告已向宏运公司支付了30万元。具体理由如下:码头上部损失我方无异议,对水下部分是原告主张的二类桩理由不予认可,是否存在三根二类桩被告存疑,目前为止依据不足,假如存在三根二类桩与本次事故没有因果关系,码头上部修复费用应该以保险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为准,公估报告36万元;吊机损失按照公估报告原委托费用是21万,扣除增值税后18.103448万元,保险公司也是认可的。对原告主张的第二项、第三、第四项损失被告不予认可,关于原告二经营损失,按照最高院司法解释应该按照事故发生前三个月平均盈利计算,根据我方向金塘税务局调取的相关证据,原告二20181-3月份没有申报纳税,意味着原告二没有经营,45两个月申报营业额也是0,没有经营收入,据此我们认为原告二主张的营运损失不存在。原告主张律师费没有法律依据,财产保全费主张也没有法律依据。营运损失还要再说明一个理由,假如存在,原告没有及时修复码头,扩大损失部分不应被告承担,发生事故后原告方应当及时修复减少损失,但是本案原告没有及时修复导致损失扩大,对于这块请法庭予以注意。刚才陈述的有最高院司法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有规定,停止使用时间扣除常规检修时间为限。根据目前证据原告在事故发生前三个月没有盈利,若有盈利,没有及时修复导致的扩大损失也不应被告承担。对原告二主张的码头管理维持人工费这个主张我们不认可,这一块证据不足,如是人工应该提供劳动合同、社保证明,证明你有这些工人,但是原告没有提供,表格中有工资发放,但是没有提供如何发放的依据;发生事故后码头停运了不需要那么多人,除了日常管理人员后其余人员应该不需要。关于事故发生后另行寻找码头靠泊卸货费用被告不认可,在上次质证的时候,又看了材料并补充了质证意见,在这组证据中原告没有提供该证据的租船、运输合同等材料,发票上记载的付款不是原告二,不能证明与原告二有关联性,且没有付款凭证,对这块缺乏证据。总的费用意见是按照公估报告的结论,经营损失等不存在。原告主张的优先权,根据海商法二十二条规定,原告二对润广8不存在优先权,在事故发生后被告二已支付30万元,目的是为了尽快修复码头,这个钱应当在法院认定的赔偿款中予以扣除。(92900-9:46:00)(详见答辩状)。

主审人:争议焦点:1、涉案事故造成码头及设施的损失范围特别是三根桩基的问题,受损范围和修复费用,以及经营损失?2、原、被告双方对涉案事故的责任划分?3、原告主张的码头实际损失在外的其他损失是否对船舶享有优先权?原、被告对此有无异议?

原、被告:没有异议。

主审人:原告答辩中陈述的已支付30万是否属实?

张:属实。

主审人:本次开庭前已经组织过双方证据交换,原告此前提供的证据被告已经发表过意见,上次证据交换笔录纳入本次庭审内容,双方什么意见?

张、翁:同意。

主审人:现在原告继续进行举证。(09:47:00)

张:补充提交的证据:证据34、管理工作日志,证明被告船舶到涉案码头靠泊若干次;

证据35、航次租船合同及汇款凭证,证明被告款项汇个人且未开发票;

证据36、汇款凭证,证明原告已支付大部分费用;

证据37、资质证书,证明南京水利科学院实验中心具有资质;

证据38、检测报告,证明码头、吊机修复检测合格;

证据39、三根二类桩基修复概算,证明三根桩基修复费用;

证据40、原告3-5月砂子经营收支表,证明涉案码头前三个月经营收支情况;

证据41、银行流水单,证明款项支付情况;

证据42、航次租船合同及租金支付凭证,证明宏益公司前三个月的经营事实。

主审人: 原告当庭提交证据原件:证据34管理日志、证据35汇款凭证、证据36汇款凭证、证据38检测报告、证据39、证据41银行流水单、证据42租金支付凭证。

主审人:原告解释下,证据40系证明经营收入,原告二是否是码头经营的实际货物收货人和实际船舶租船人?

吴:是的。

主审人:如何计算的?

吴:原告一租给原告二,原告二是租船经营砂子,主要证据体现在租船。

审判长:这样我问一下你这组证据的证明逻辑是不是这样的,第一、营运收入不直接体现在码头经营上;二、在船舶触碰之前有过经营活动,收益体现在经营的类型,租来的码头是自用,原告二在自用过程中购沙转卖沙,产生的盈利涵盖支付的租金、人工费用等其他成本?所以你主张的是租金、人工费用、另行租码头的费用?

吴:是的,是这样的。

主审人:发表质证意见。

翁:管理日志真实性有异议,单方制作,假如按照原告所说被告船舶到过码头,也不能证明原告对此次事故发生无过错,某种角度来说你的过错更大,因为你一直是小码头靠泊大船;航次租船合同、汇款凭证,我们认为与本案无关,按照道理来说钱汇给个人,是否是租船引起,对不开具发票款项汇给个人,应该是双方合议,若不是双方合议就不能完成这个行为;汇款凭证,证明大部分修复费用已支付,三性由法庭审核,但我们认为上部修复费用按照保险公司公估报告的36万元为据;对南京水利科学院的资质证书被告有异议,从资质证书的异议延伸出来,原告提供的检测报告是单方委托不具有公信力,对上部损失范围我方认可,对水下桩基部分我方不认可;对于证据五检测合格报告三性法庭审核确认;三根二类桩的修复概算有异议,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这个概算的单位有无资质?必须具有国家颁发的证书,这三根二类桩是否存在且与本次事故关联性?我们认为是没有的,本次事故不可能造成三根二类桩的情况,故对这份证据被告不认可;对营运的证据,我们有异议,根据原告对证据的说明在事故发生前一直有经营活动,既然一直在经营为何在税务机关没有纳税申报,这是很明显的问题,你在经营必须进行纳税申报,另外原告解释经营额有1000多万,盈利200多万,为何45两月份纳税是0,税务机关证据明显大于原告证据,假如存在经营活动不一定盈利,按照最高院司法解释前三个月净利润和结合税务机关申报是没有任何盈利。

主审人:原告,补充证据倒数第二项是盈利流水吗?

吴:不是,是船款流水。倒数第一、二项都是同一个。倒数第二项收入支出的银行流水都有。

主审人:针对被告质证有无补充说明?

吴:没有。

主审人:被告举证(10:16:00—10::00)。

翁:(证据1-6宣读证据清单、详见证据清单),略。证据7专家说明,证明根本上否定本次事故不会造成三根二类桩的损坏;证据8付款凭证,证明被告已支付30万元。

主审人:证据原件提交法庭。

翁:提供如下原件:证据四、五、六、八。

主审人:原告核对证据原件并发表质证意见。

张:对第一组、第二组我们认为关于船舶证书真实性、合法性待原件核对,对关联性有异议,虽然船舶所有权发生了变更,但是对海商法二十六条优先权不以变更而转让,原告一、二损失都属于优先权范围;对证据三船舶营运证书关联性有异议,润广8本航次进港靠泊没有向海事部门登报告船员配备等情况,涉案船舶在2017年靠泊过原告码头,没发生碰撞,大船靠泊小码头是客观事实,但是与本案无关,本次事故是润广8操作不当,航速和调头不当产生的;对证据四航次租船合同不予认可,原告一不是合同当事人不清楚合同签署情况,租船合同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小码头靠大船和碰撞发生无因果关系,这两个公司的船前后五次靠泊原告码头,与码头吨位大小无关,从航次租船合同约定看运费不开发票,付款付给个人,舟山本地民营企业都存在经营违规,这是常态,被告自己在所有航次都是这样,被告不能以此抗辩原告码头经营收入问题;对证据五公估报告表明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合法性、关联性内容有异议,主体有异议,公估公司受保险公司单方委托结果是为保险公司理赔用,不能取代海事部门,不是损失方案设计的单位等,也不是造价单位,公估公司出具的效力在责任认定和受损范围确定等低于海事部门和我们南京、宁波的报告,费用应当按照实际为准,对报告中事故描述都是不客观、不真实的,船舶受损范围在船首正面但是描述中是6070度,受损程度看不是微弱的速度,船舶动态数据等已经提出了向海事部门依法调取的申请,我们认为以海事部门为准;三根桩基在公估报告认为没有,我们认为没有下水检测不能简单出具这个结论,公估报告第十八页建议重新委托检测,说明对桩基问题持保留意见,故三根桩基在本次事故的因果关系我们申请鉴定,对估价我们也不认可,是单方委托和事前预估,实际发生了应该按照实际为准;对证据六纳税申报意见,民营企业在纳税上存在不规范是普遍现象,与本案无关,原告提供了大量证据每个月有船舶靠泊和装卸的事实,没有开票,款项直接支付个人是普遍现象,不能以此否定原告二没有经营;证据七专家意见,专家需要出庭接受质询,应该以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为准;证据八30万无异议,但是30万钱我们已经及时支付了检测和修复方案费用,我们也是积极履行减损义务,不能达到被告证明目的。

吴:针对被告的证据补充几点:关于被告提供的两份租船合同,我请法庭注意租船合同上明确显示了名称是被告;两份租赁合同上明确指令了靠泊码头的名称,被告船应知道本航次的码头是否安全,从合同角度来说,双方权利义务,被告有权利选择和拒绝,恰恰在所有合同确定后被告没有拒绝靠泊,没有拒绝从法律角度来说放弃知道可能发生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结果发生了实际碰撞,从法律和合同角度说要求推卸责任不符合合同诚信原则;关于纳税材料,我们认为这个材料不足以否定原告不存在经营的行为,很简单的意思,这是不同的法律关系,不能否定还有补税的问题,纳税与是否存在经营没有必然联系。

主审人:被告有无补充说明?

翁:关于税务问题,我们提供这份证据要证明20181-3月份原告没有经营,4-5月没有盈利的事实问题;我们认为,站在国家高度看,你哪怕是有盈利、收益,没有向税务机关申报纳税这个后果应当你自己负责,我就应该认定你没有收益,法庭的审判有两个功能,是导向作用,这个案子就算知道你有盈利,但没有申报纳税,就要认定你没有盈利,这是维护国家纳税秩序;若认定有盈利,这个导向就有问题。关于航次租船合同,原告代理人讲明知要靠泊还靠泊,我们在案发前不知道码头只有两千吨,从责任大小来说,你是码头经营人和所有人,你明知这个码头的吨位还要1万多吨的船来靠泊,那么你要承担主要责任。还要补充一点,证据清单中的有律师费发票我们不认可,律师费主张无法律依据。

审判长:关于证据四,在涉案航次之前,润广8有无靠泊这个码头?

翁:不清楚。

张:靠过,补充证据34的管理工作日志中。201769日和201864日两次靠泊。

翁:属实。

审判长:涉事航次上当时的船长有无证书?
    翁:丁国平有证书。

审判长:关于当庭提交的证据和庭前证据有无其他证据提交?

原、被告:没有。

审判长:庭审前,组织过证据交换,主要是原告证据1-33,在证据交换中的质证意见都发表过了,原、被告有无补充意见?

张:没有,以质证笔录为准。

翁:没有,以质证笔录为准。

吴:在证据交换中,口头提出要提供航行日志和轮机日志,当时被告答应了。

翁:这次没带来,要船舶靠岸带来。

    主审人:你申请会计师出庭,当做证人还是?

吴:专家辅助人员,对经营状况进行说明。

审判长:既然不是作为证人,专家辅助人员是对证据进行说明,提供书面专家意见,被告是否也是这样情况?

吴:可以,提供书面专家意见。

翁:可以,提供书面专家意见。

审判长:今天双方请的辅助人都到庭了,法庭今天对两位辅助人的身份进行核实,庭后出具书面意见。现在原告辅助人报告下身份信息。

陈日升:男,196483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昌国街道桑园弄2201室。系舟山昌海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

审判长:原告申请你作为财务的专家说明意见。

陈日升:没有委托过,就没有专门书面意见。

审判长:主要是针对哪一部分?

吴:前三个月的经营状况。

审判长:原告方的经营情况,进账情况你是否清楚?

陈日升:清楚但不经手,经手是我助手。账目不是我们做的,股东方和他们都请了财务,财务记流水账、财务账。我是帮着他们整理。整理有报酬,一次性支付,为这次事专门整理的,以前没有整理过。平时和我无关,他有专门人员。

审判长:把整理内容提交书面材料给法庭。

陈日升:好的。我会把前面几个月需要说明的情况详细说明制作成书面材料后提交给法庭。

审判长:下面被告申请的辅助人出庭。

姜卫方:男,19751222日,汉族,住上海市杨浦区政悦路8841101室。系中船第九设计研究院工程师。

审判长:被告提交的专家意见是你写的吗?

姜卫方:是我写的。

审判长:原告查看一下,有无问题?

吴:(查看专家意见、审核证书中)第一、你在提供意见之前南京报告有无看过?南京检测的三根二类桩基是否认可?

姜卫方:看过。码头现场我也看过,检测报告的上部和看到的事实一致。对水下部分,我认为二类桩是存在的,对二类桩定义和原因、三根二类桩和本次事故的关联度与碰撞无关。

吴:你认为三根二类桩产生原因?碰撞产生二类桩?

姜卫方:产生原因很多。碰撞产生二类桩可能的,但是有固定属性。

审判长:碰撞产生二类桩可能性存在是常识问题?本次事故呢?

姜卫方:与本次事故无关。

吴:码头建造的设计图看过吗?

姜卫方:设计图看过。

吴:检测的区域根据13号到17号距离,为何?

姜卫方:1317号是影响区域。

审判长:排除因果关系的原因?

姜卫方:影响区域是平面概念,但桩基还有纵向概念,码头面往下还有几十米深也有影响,纵向区域中分别是172525米,专业分析后影响深度是不超过14米范围。

审判长:补充提供一下理论和计算依据。

姜卫方:好的。

审判长:被告,书面专家意见仅简单给出意见的结论,三点结论都要提供相应的专业依据。

翁:好的。

主审人:关于本案事实,法庭问几个问题。原告,对照诉请组成中,明确已经支付费用?

张:检测13.5万已经支付,修复费设计费5万已支付,36.5万付了,吊机修理、检测费支付了,三根桩基95万是根据意向合同的修复概算但没有实际修,保全费5000元已支付,担保费1万已付,律师费已付20万。租金损失170万算了6789四个月。

主审人:原告明确一下,现在主张的实际损失是要求被告赔付给宏运公司,其他给宏益?

张:是的。

主审人:租金是否收到?

张:没有。

主审人:分别赔付给原告一、二什么意见?

翁:码头上部这块赔付按照公估报告给原告一,原告二无损失。

审判长:是否认可两类诉请分属索赔主体是原告一、二?

翁:内部事情。码头是码头的,经营是经营人的。

主审人:有无事故调查报告?

张:没有。

翁:不清楚。

主审人:根据南京检测报告存在三根桩基,具体报告中有无显示实际在水下的检测?

吴:第11页开始到15页。

主审人:被告,关于船舶受损部位陈述一下?
翁:在船首。

吴:公估报告第七页中有照片。我们认可公估报告中的照片。

主审人:原告,涉案船舶靠码头之前,对船舶吨位信息是否了解?

吴:原告一不了解。合同是原告二和代理公司签订的。原告二宏益公司清楚。

主审人:码头到目前为止是否恢复使用?

吴:9月底开始使用。

主审人:三根桩基是二类桩,从恢复生产是不影响的?

吴:不影响。

主审人:原告,是否主张三根桩是影响使用寿命?

吴:是的。

主审人:被告确认下,三根二类桩存在,是否也是影响码头使用寿命?

翁:不影响。二类桩在水深的位置不影响,施工就存在这个缺陷。

主审人:二类和一类桩区别?

姜卫方:一类是完好的,二类是存在轻微缺陷对使用没影响。根据南京报告,二类桩深度在17.52525米,二类桩寿命是海水等影响耐水性,到达一琮深度后是海水和空气侵蚀等是不影响二类桩寿命的。有关意见在专家意见进行补充。

主审人:被告,事发前你们公司其他船舶总共五个航次到过码头?

翁:是的。

主审人:其他船舶吨位?
翁:一万吨以上。

主审人:原告,码头在涉案事故前是否曾经发生过事故?

吴:2015年发生过一次,我们也提供了修复检测报告。

主审人:涉案事发当天天气?

吴:不清楚。

翁:不清楚。

审判长:提供航海日志。

翁:好的。

审判长:当时,发生事故的时候船,码头上有无实测视频资料?

吴:没有,也没有设备。

审判长:码头在靠泊的时候有无有拖轮助泊?

吴:以前有过,船东自带委托。

审判长:被告公司船舶靠泊的时候,有没有叫过拖轮?

吴:没有。

审判长:有无自备拖轮?

吴:没有。

人民陪审员:事故发生后,有无向管理机关报告?

翁:港航局、海事、派出所都报告过。

人民陪审员:201769日来过,涉案事故是“润广8”第二次来码头,船舶管理公司是否是同一家?船长是否是同一个?

翁:公司同一家,船长不是。

人民陪审员:事故发生后有无报告海事或港航部门?

吴:都报告了。

人民陪审员:码头交工时间?

吴:码头许可证、证据10竣工验收报告已经提交。竣工2015年,交工时间不清楚,竣工报告庭后提供。

审判长:码头从2015年试运营以来到目前为止,码头有无实测水文资料?

吴:没有。

审判长:你的证据和被告证据4,航次租船和最终租船人是原告二,原告二是贸易公司,租用了码头进行转运和转卖,码头的日常经营是否是原告一?

吴:原告一参与管理。

审判长:原告二和被告润广公司之间有无直接的运输,和租船合同关系?

吴:航次租船合同。直接的也有,有的通过代理。本案是通过代理胜昱公司,胜昱和船东有合同,和我们也有合同,是独立合同关系。

翁:代理关系,中间赚了差价。

审判长:法院根据实际合同来定。

原、被告:好的。

   审判长:原、被告有无问题互相发问?

吴:事故前五个航次承租,租费是否全部收到?

翁:本航次还差30万运费。前面全部收到。

吴:肇事船长何时离开?

翁:本次事故后就离开了。

吴:解聘原因?

翁:不清楚。

审判长:你们自己有无写事故报告?

吴:书面没有。

翁:书面也没有。

张:本航次进港的时候有无报告海事部门?

翁:庭后核实。

审判长:被告有无问题发问?

翁:没有。

审判长:两份申请书,调查取证申请的目的?

张:还原事故经过,用以判定事故责任。被告公估报告显示这条船是在进码头十多米地方调头,这个行为是不允许的。

吴:他们说航速快了,但是航速快多少不清楚。

审判长:你们提交的鉴定申请书,实际在碰撞时提过了,在第一次提交的时候是准许的,但是委托鉴定的时候没有相关机构可以鉴定,所以鉴定无法进行,主审法官也和你们说过了,不再鉴定,现在你们又重新提交,没有补充提交理由也没有相关可供选择的机构,我们不予准许。

张:好的,清楚。

审判长:今天开庭质证和法庭调查,询问了有关专家,和询问当事人,本案证据较多,证据真实性问题需要庭后进行核对,核对后双方五日内提供核对的意见,专家意见在下周之内提交给法庭,转交给双方后,及时提交意见。所有意见提交后再进行证据认定。十天内船舶能够靠岸,把航海日志提交法院,我们再通知原告进行核对,若你们认为航海日志要提交的再补充提交。关于调查取证我们将向有关单位询问,也一并提交质证意见。下次开庭时间再定,将对证据和事实进行认定。

庭审结束。关闭录音录像(11:44:00)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91976 |  今日访问量:130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