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审判公开 > 庭审笔录
(2018)浙72民初377号:徐三国与被告金伟军船舶股份转让合同纠纷笔录
新闻来源:宁波海事法院   发布人:宁波海事法院   点击率:183   发布日期:2018.10.11

法 庭 笔 录

 

 时间:20187231440分至1604

地点:宁波海事法院台州审判庭

案号:(2018)浙72民初377

案由:船舶股份转让合同纠纷

审判人员:朱忠军、林申、俞建君

主审法官:朱忠军

书记员:周倩倩

一、开庭准备阶段

书:报告审判长原告(反诉被告)徐三国到庭,原告(反诉被告)代理人王贺龙到庭,被告(反诉原告)金伟军的代理人梁国强到庭,法庭准备工作就绪,可以开庭。

 

二、宣布开庭阶段

审:现在开庭!

审:首先核对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加人的基本信息。请原告报告出庭人员身份。

原代:原告徐三国,男,身份证号码332621196704264830;原告代理人王贺龙,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审:请被告报告出庭人员身份。

被代:被告金伟军的代理人梁国强,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各方当事人对出庭人员身份有无异议?

原代:没有。

被代:没有。

审:经核对,各方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加人均符合法律规定,可以参加本案诉讼活动。

审:宁波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条的规定,本案有本诉和反诉,本诉和反诉请求基于相同,本院决定合并审理,各方当事人是否同意合并审理?

王:同意。

梁:同意。

审:宁波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4条的规定,今天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徐三国与被告(反诉原告)金伟军船舶股份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9条第1款、第41条、第163条的规定,本案于2018417日由简易程,由审判员朱忠军担任审判长并主审本案,审判员林申、人民陪审员俞建君参加评议,(代)书记员周倩倩担任记录,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8条的规定,已将本合议庭组成人员书面告知各方当事人。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4条的规定,当事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

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有权用口头或书面方式申请他们回避:

(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诉讼代理人近亲属的;
  (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
  (三)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审判人员接受当事人、诉讼代理人请客送礼,或者违反规定会见当事人、诉讼代理人的,当事人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以上规定也适用于书记员、勘验人、鉴定人、翻译人员。
   审:各方当事人是否申请回避?

王:不申请。

梁:不申请。

审:当事人参加诉讼活动,有权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9条至51条规定的诉讼权利,同时应遵守相应的诉讼义务。本院已经在受理案件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中,书面告知了上述诉讼权利义务。

审:各方当事人对诉讼权利义务是否清楚?

王:清楚。

梁:清楚。

三、法庭调查阶段

审:现在进行法庭调查。

审:由本诉原告陈述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或者宣读起诉状。

王:1、依法判令被告金伟军支付给原告徐三国沙船股份转让费77000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损失从2018214日起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至其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2、本案诉讼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详见起诉状)

主:由金伟军陈述答辩意见。

梁:原告陈述的理由不是事实,涉案船舶不是被告与原告合伙建造,只是鸿运68号船后期需要巨额改造费用,原告不愿意出资,所以找到被告出纳其股份,折价92万元转价给被告,元被告系朋友,口头同意,并未签订书面。金伟军出具欠条以后,并要求提出涉案船舶合伙协议,但是原告提供不出,并未办理任何手续,经金伟军了解,涉案船舶价格极其混乱,该船的收益已被案外人保全,知道这个情况以后,金伟军要求徐三国解决船舶的问题,但是徐三国根本没有解决,针对徐三国的起诉金伟军认为双方交易的目的是金伟军收购徐三国的股份以期望投资达到收益,徐三国合伙人的地位无法保障,合同目的无法达到。驳回徐三国的诉讼请求。

主:由反诉原告陈述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

梁:一、撤销反诉原告与反诉被告之间的船舶股份转让协议(口头);二、反诉被告返还反诉原告15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自2018213日开始至实际履行返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三、本诉及反诉诉讼费由反诉被告承担。变更以后的诉讼请求为一、解除反诉原告与反诉被告之间的船舶股份转让协议(口头的);二、反诉被告返还反诉原告15万元;三、本诉及反诉诉讼费由反诉被告承担。(事实理由详见反诉状)

主:由徐三国陈述答辩意见。

王:1、反诉被告徐三国认为该反诉依法不成立,该案事实上徐三国是隐名股东,挂靠在吴元友名下,在2017526日徐三国与金伟军自愿协商双方同意将徐三国的股份折价92万元转让给金伟军所有,同时约定在2018.2.13付清转让款,该协议签订后,金伟军已经支付转让费15万元,徐三国认为该转让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金伟军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已经履行15万元,在20183月份,该合伙船舶对合伙经营砂船过程把徐三国的股份分红由金伟军支取,徐三国认为该转让协议合法有效,金伟军反诉依法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金伟军的反诉请求,支持徐三国的本诉请求,判令转让费77万元。

主: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答辩意见以及证据交换情况,双方当事人没有争议的是徐三国与金伟军于2017526日双方达成口头船舶股份转让协议,协议是有效的,双方有无异议?

王:没有异议,协议有效的。

梁:没有异议。

审:双方争议的焦点如下:一、徐三国对鸿运68号沙船是否享有股份或者是暗股的股份,享有多少的股份;二、金伟军请求解除其与徐三国之间达成的船舶股份转让协议,本院是否支持;三、徐三国要求金伟军支付沙船股份转让款以及金伟军要求徐三国返还已付的转让款的请求是否支持。各方当事人,对合议庭归纳的争议焦点是否有异议或补充?

王:没有异议。    

梁:没有异议。

主:下面围绕本案争议焦点涉及的事实问题展开调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反驳对方主张的,也应提供证据或说明理由。先请徐三国举证。

王:1、欠条一份,证明是金伟军亲笔书写,案外人吴元友在场的,徐三国股份转让金92万元,全款在2018.2.13付清,证明徐三国在鸿运68船享有股份;2、证明双方自愿将鸿运68号股份转让给金伟军所有,转让以后金伟军履行了15万元的股份转让金,该欠条三性相互印证,印证股份协议合法有效,尚未支付77万元事实清楚,应当履行支付义务。(原件提交法庭)

主:由金伟军发表质证意见。

梁:1、对欠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是金伟军手写的,待证事实并不是徐三国所称的,不能证明徐三国在鸿运68船有股份,只能证明2017526日徐三国、金伟军达成口头转让协议并且由金伟军出具欠条,对其他都有异议。

主:徐三国对金伟军的质证意见有无解释说明。

王:原告认为该欠条明确了涉案船舶股份转让,不然金伟军干嘛写欠条给徐三国,说明徐三国在鸿运68存在股份,而且金伟军支付了15万元股份转让金。请求法庭综合认定。

主:徐三国继续举证。

王:没有其他证据。

主:由金伟军举证。

梁:在318日提出反诉的时候提交一份1、河南省登封市人民法院(2017)豫0185民初4566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并提交调查取证申请书希望证明真实性,判决书证明涉案的徐三国所称的鸿运68号其船名是皖鸿运工68号,合伙人是蒋君钗和董大辉,涉案的皖鸿运工68号收益被案外人李庆章收取,是金伟军提出反诉的理由,判决书真实性由法院审核。

主:由徐三国发表质证意见。

王:对判决书的真实性由法院认定,对待证事实和关联性有异议,该判决书系案外人借款的案件,与本案的股份转让的待证事实有异议,徐三国和金伟军双方均认可鸿运68号的股份转让,该待证事实是借款的案子,本金是200多万,本案中缺乏关联性。

主:这份判决书中讲到的船号皖鸿运工68号船与鸿运68号船是什么关系?

徐三国:同一条船。船号标的是鸿运68号,实际上是皖鸿运工68号。

主:金伟军对徐三国的质证意见有无解释说明。

梁:这份判决书的案由是民间借贷,判决书证明的是船舶的股权架构和股权收益是案外人收取,和案由没有关系,这条船的合伙人是蒋君钗和董大辉,收益是被李庆章手上的,这艘船哪怕投入也没有收益的。

主:金伟军继续举证。

梁:201801民终5146号民事裁定书证明登封市的判决书是一审判决书,这是中院的二审裁定,证明法律效力问题。

审:由徐三国发表质证意见。

王:真实性由法院裁定,徐三国认为该份证据缺乏关联性。

审:金伟军是否还有其他证据?

梁:没有。

审:下面向各方当事人询问几个问题。

审:鸿运68号,这条船登记证书有吗?能否提供?

王:有的,需要法院去调取。现在不提供。

审:证书由谁掌控?

王:夏业锁掌控保管的。

审:这条沙船所有权人是谁?

王:登记所有权是安徽无为县鸿运吉祥船舶运输有限公司。

审:鸿运吉祥公司登记的是100%都是在他名下吗?

王:不清楚。

审:目前知道这条沙船的登记所有人是鸿运吉祥公司是吗?

王:是的。

审:为什么证书是夏业锁掌控?

王:根据相关规定必须由公司掌控,实际管理都是吴元友等人经营。夏业锁是鸿运吉祥公司法人。

审:这条船实际经营人是谁?

王:这条船实际经营人是吴元友、徐三国、蔡兴明、章临波、林子富。

审:实际经营人与登记所有人鸿运公司有无书面协议?

王:有的,吴元友与夏业锁有内部挂靠协议,吴元友现在在江西,我们多次要求提供要经过夏业锁同意才可以提供,因为涉及内部事项。

审:涉案沙船是买来的还是出资建造的?

王:出资建造。

审:第一个出资的合伙人是哪些人?

王:吴元友、徐三国、蔡兴明。他们之间口头约定的。

审:徐三国你当时投资多少?

徐三国:105万元,是现金交付的。

审:给谁了?

王:都给了吴元友、吴元吉。

审:船舶建造的时候徐三国在不在?

王:在的。

审:在哪里建造的?

王:江西。

审:现场管理的人有谁?

王:以吴元友为主其他人有时候也去,有时候也不去的。

审:15万元什么时候支付给你的?

王:大年282018213日)。

审:金伟军对吗?

梁:对的。

审:你在吴元友名下还是书名下?

王:是在吴元友名下。

审:你在吴元友名下有多少股份?

王:0.8的股份。

审:吴元友包括你出资多少?

王:吴元友的总金额是1500万左右。其他1500万元是蔡兴明名下的。第一层级人就是两个人,是吴元友和蔡兴明。

审:徐三国,请你在7个工作日之内提供皖鸿运工68号船登记所有人情况,该船的实际共有人情况,以及证明你徐三国对该沙船享有股份的情况。如果不能提供将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听清楚了吗?

王:听清楚了,由于案件的复杂性,要到安徽芜湖,7个工作日无法完成,希望申请15个工作日。

审:到810日之前提供,如果不能提供将承担不利后果。

审:各方当事人经本庭许可可以向对方当事人发问,但内容仅限于法庭调查未涉及的事实。徐三国是否需要发问?

王:不需要。

主:金伟军是否需要发问?

梁:不需要。

审: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待合议庭评议以后再进行认证。

审:法庭调查结束。

四、法庭辩论及最后阶段

审:现在进行法庭辩论。法庭辩论应当围绕案件事实、争议焦点、适用法律进行。法庭提倡文明诉讼,不准使用讽刺、挖苦等人身攻击性语言;避免重复辩论。现在由双方(各方)当事人分别发表辩论意见。先由原告发言。

王:徐三国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沙船股份协议合法有效,欠条系原、被告自愿签订,金伟军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并且亲笔签名,而且履行了股份转让费15万元,因为该股份转让协议合法有效,金伟军应当承担付款责任,针对金伟军反诉徐三国认为该反诉依法不能成立,该欠条是金伟军自愿书写并且履行15万元,金伟军也认可徐三国享有皖鸿运工68号的股份,因此双方经过协商自愿签订转让协议,并且转让金额明确且已支付15万元,徐三国认为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不违法法律,应当有效,徐三国和金伟军之间转让协议合法;金伟军请求解除协议和返还15万元该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协议是双方当事人自愿的,且合法有效,金伟军应当承担77万元的付款责任;四、徐三国认为该沙船由于沙船的特殊性,徐三国的股份挂靠子啊吴元友的名下,金伟军也认可徐三国有股份所以购买,在股东吴元友在场的情况下达成协议并自愿转让,因此徐三国的请求应当依法予以支持,请求法院支持。

梁:1、双方签订的口头的转让协议是有效的,只是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徐三国并不能证明自己拥有涉案船舶的股份,庭审中多次提到的吴元友,吴元友本人也没有股份协议,所以说金伟军提起反诉要求解除协议是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

审:现在进行第二轮辩论,已经发表的辩论意见无需重复发表。依次询问各方当事人有无补充意见。

王:徐三国认为该合同的目的根据本案实际情况,金伟军的丈人因此参与本案,该合同目的完全能够实现。

梁:1、刚提到的涉案船舶是2012年购买的,并不是他们共同建造的,判决书中有所体现。

审:恢复法庭调查。金伟军的老丈人是谁?

徐三国:蔡兴明。

审:金伟军是吗?

梁:是的。

审:金伟军,你认为鸿运68号和皖鸿运工68号是否是同一条船?

梁:是的。

审:船是买来还是造的?

徐三国:出资买来这条船,之后进行改装。

审:这船原来是沙船吗?

徐三国:是的。

审:鉴于各方当事人没有新的意见补充,法庭辩论终结。依照法律规定,当事人有陈述最后意见的权利。依次询问各当事人最后还有什么意见。

王:请求法院支持本诉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反诉原告的诉讼请求。

梁:请求法院支持反诉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本诉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9条第1款的规定,当事人有请求调解的权利。徐三国是否愿意调解?

王:愿意。     

审:金伟军是否愿意调解?

梁:愿意。

审: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愿意调解,法庭将尽可能进行调解。调解可由审判员一人主持,也可以由合议庭主持。如果调解成功,本案以调解结案。如果调解不成,合议庭将对案件进行评议,择期宣判。如还需要再次开庭,将另行书面告知。

审:现在闭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信息化维护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会展路727号
网站访问量:1857883 |  今日访问量:69
宁波海事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8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