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中海集装箱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诉浙江光明纸业有限公司、五矿物流浙江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8-02-02
   

□      童  凯

 

【裁判要点】

当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取并产生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时,承运人仍需履行运输合同项下的减损义务。此时滞箱费的计算标准应以海商法第八十八条规定为依据,向托运人或收货人主张。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6)浙72民初2301号(2016年11月18日)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民终906号(2017年2月15日)

 

The Case of Dispute over Carriage of Goods by Sea Contract: China Shipping Container Shipping Company v. Zhejiang Guang Ming Paper Industry Company

Tong Kai

Key Points of Adjudication

Where there is no recipient for the cargo in the destination port and the detention arises, the carrier should still perform the mitigation duty under the carriage contract. At that time, the detention should be calculated by virtue of article 88 of the maritime code and claimed from the shipper or consigner.

Case Related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itime Court (2016) Zhe Min Chu No.2301 (November 18th,2016)

Second instance: High people’s Court of Zhejiang Province (2016) Zhe Min Zhong No.906 (February 15th,2017)

                                                                                                     

【基本案情】

原告:中海集装箱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公司)。

被告:浙江光明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明公司)。

被告:五矿物流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公司)。

中海公司于2016年9月19日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两被告承担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人民币1483920元;二、判令两被告返还涉案18个40英尺集装箱,若不能返还,则赔偿集装箱价值72000美元(按起诉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6597计算为人民币479498.4元)。事实与理由:2015年11月23日至24日,中海公司将编号为LAXNGB007901提单项下的18个40英尺超高集装箱货物,从装货港美国洛杉矶港运抵卸货港中国宁波港卸货,涉案提单显示收货人为光明公司。同月30日,五矿公司代理光明公司换取提货单并支付了换单费,但之后涉案货物始终无人提取。直至今日,涉案集装箱及货物仍在宁波港滞留,涉案集装箱仍被占用,且产生了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共计人民币1483920元。中海公司认为,被告光明公司作为提单项下收货人,对因未及时提货而给承运人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五矿公司作为收货人的代理人,理应披露真实的收货人,如其不能披露,则应当被认定为收货人,承担收货人的责任。

光明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五矿公司答辩称:一、其与中海公司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关系,双方并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约定五矿公司负有诉状中的责任,本案提单为记名提单,中海公司对收货人是清楚的,不存在对收货人不知情或五矿公司隐瞒收货人;二、五矿公司仅替光明公司换取了提货单,并已经将提货单交给了光明公司,并不是光明公司的代理,不能认定后续与提单有关的包括提货的义务都应由其承担,光明公司也未委托其提货;三、中海公司主张的滞箱费用过高,返箱或赔偿箱子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综上,请求法院驳回中海公司对其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29日,中海公司将编号为LAXNGB007901的提单项18个四十英尺超高集装箱货物从美国洛杉矶港运抵中国宁波港并卸货,18个集装箱号分别为BSIU9513589、CCLU6428507、CCLU6533272等,提单载明:POTENTIALINDUSTRIESINC.为托运人,中海公司为承运人,收货人和通知人均为光明公司,海运费预付,货物名称为废纸。上述集装箱卸船后进入宁波港股份有限公司北仑第二集装箱码头分公司堆场。同月30日,五矿公司代理光明公司将正本提单交还中海公司,换取了提货单,并向中海公司支付了换单费用人民币1550元。中海公司通过其代理分别于2016年5月5日、30日向两被告发送传真催提货物并告知后果,五矿公司与中海公司此后多次协商滞箱费无果,涉案集装箱及箱内货物至今仍留在堆场无人报关,中海公司也未开具箱单。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于2016年11月18日作出(2016)浙72民初2301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浙江光明纸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海公司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人民币343440元;二、驳回中海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中海公司以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5日作出(2017)浙民终字90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提单下的集装箱运抵宁波港后,五矿公司即代表光明公司以正本提单向中海公司换取了提货单,因此光明公司应承担提单中的规定的收货人义务,现货物无人提取,光明公司应就涉案货物滞留宁波港给中海公司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五矿公司作为光明公司的代理人,其已经向中海公司披露了收货人,无需向中海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中海公司在网站公示集装箱超期使用收费标准,属于对不特定使用人的价格公示,按海运业操作惯例,可以作为计费标准,两被告对此也未提出异议,应予以采纳,但是中海公司作为专业的承运人,在无人提货的情况下,有义务根据相关规定采取减损措施,不能放任损失扩大,其扩大的损失不得向收货人主张。我国《海商法》规定到港日起满六十日无人提取的,承运人可以申请法院裁定拍卖,故中海公司应对到港后无人提取的货物及时处理,收回集装箱,参照《海商法》第八十八条的相关规定,法院对其可主张的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期间酌定为60日(考虑到处理期间,不再计算免费使用期)。

关于原告能否向收货人主张返还或赔偿集装箱费用的问题,因涉案18个集装箱目前仍然滞留在宁波港无人报关,中海公司也未开具箱单,集装箱仍在中海公司的控制之下,并非在光明公司的控制之下。依据我国海关相关规定,中海公司作为承运人,在无人提货的情形下,仍负有处理货物的义务,其可根据相关法律或海关有关规定自行处理货物,收回集装箱,若在此过程中发生费用,可另案向收货人主张。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五矿公司作为光明公司的代理人,在本案中仅换取了提货单,因代理人的行为后果应由被代理人承担,故其无需向中远海运公司承担责任。而中海公司完全可以处理货物收回集装箱,而不是向作为收货人的光明公司主张赔偿。此外,中海公司作为承运人,在无人提货的情况下,不能放任损失扩大,有义务根据上述规定采取减损措施,因其放任而扩大的损失不得向收货人主张。根据查明的事实及现有证据,中海公司并未及时采取任何减损措施,放任了损失的扩大,其对扩大的损失,不得向收货人主张。至于中海公司主张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应当按照新箱价值的1.5-2倍计算,没有依据,不予采纳。

【案例注解】

一、滞箱费的性质

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即滞箱费)是目的港无人提货纠纷案件中常见的费用之一,对滞箱费性质的理解将直接影响到判决调整的结果。在海事法院的判例中,对滞箱费的理解出现过租金说、违约金说(违约损失说)、损失补偿说、行业惯例说等观点。租金说将滞箱费认定为租金,依照此观点,出于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租金无需法院调整。违约金说则将滞箱费认定为收货人或托运人因违反合同约定或默示保证义务而需向承运人支付特殊的违约金或违约损失。若依此观点,比较滞箱费责任与支付海运费的责任,该违约责任明显过重。损失补偿说将滞箱费认定为属于集装箱租用合同或者运输合同一方当事人迟延履行归还集装箱的义务所造成的违约损失,一般为提供集装箱的一方当事人因丧失正常使用集装箱的预期可得利益损失和向第三人主张租用涉案集装箱的成本损失。该观点将滞箱费的认定与滞箱费的空箱使用成本挂钩,脱离承运人在官方网站公布的费率标准,此时承运人需证明集装箱使用费的同期市场价;行业惯例说则将滞箱费认定为一种行业惯例,并以承运人网上发布的有关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标准为准计算。

上述几种观点事实上都将滞箱费认定为违约金,区别在于违约责任的范围是否应包括承运人的期待利益。笔者认为滞箱费系因收货人因受领迟延而构成的违约,对滞箱费性质的理解就是对该违约金性质的认定。违约金分为惩罚性违约金与赔偿性违约金,实践中,船公司公布的滞箱费费率通常按照违约时间加倍增长,具有明显的惩罚性违约金性质,这不符合我国法律对违约金的定性。故当收货人或托运人以该费用过高提出抗辩时,法院就需要对该费用进行调整。

二、滞箱费的调整方案

对于滞箱费过高进行调整,一般参考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关于规范违约金过高的规定,但该条款在滞箱费案件中难以适用:对无人提货产生的损失金额,在证据采信及事实查明方面存在障碍。正因如此,法院通常转向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关于守约方的减损义务的规定,而对减损义务的调整又可以分为如下几个方案:

一是替代履行,即因集装箱长期被占用而无法流转所致承运人的经济损失,以新购置的一个新箱价格为限。鉴于一方违约后,承运人也应当采取适当措施以防止损失扩大,应当及时购置同类集装箱投入运营以减少损失,集装箱滞箱费的计算不应超过重置的一个同类集装箱的价值。二是酌定赔偿,即以承运人集装箱的预期可得利益损失为依据,通过综合考量同类集装箱运营收益及价值、滞期时间、原告的滞箱费标准、原告应负的减损义务等,酌定集装箱滞箱费限制为1.5至2倍的集装箱重置费。三是同类比较,即以同期、同类型、同数量集装箱的租金损失为限,作为计算标准符合法律规定和实践操作。

前述三种调整方案存在如下问题:如替代履行虽然十分常用,但在承运人集装箱充足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另行购置新箱。而且在托运人或收货人向承运人赔偿该费用后,前期滞箱费是否无需支付?是否视为装载货物的集装箱所有权已转移?而同类比较实践操作性不强,托运人或收货人通常会因举证责任过高无法完成,难以适用。至于酌定赔偿,说理单薄,法理欠缺,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也过于任性,试问滞箱费为何是1.5倍而非2倍?

三、基于本案的考虑

海商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了承运人享有的留置权,而八十八条则进一步规定,承运人根据本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留置的货物,自船舶抵达卸货港的次日起满六十日无人提取的,承运人可以申请法院裁定拍卖;货物易腐烂变质或者货物的保管费用可能超过其价值的,可以申请提前拍卖。法律既然赋予承运人留置权及拍卖权,也暗合其及时止损的义务。本案中,法院酌定承运人收取六十日滞箱费,加上免箱期,承运人完全可以处置货物,并将集装箱重新投入流转。最终法院对承运人怠于履行谨慎管货义务、怠于处置权利的行为不予支持。当然,如果目的港是在国外,需要根据目的港法律判断承运人能够处理货物的措施和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涉案货物并非易腐烂变质的鲜活物,故法院酌定时间为六十日,否则应视具体货物给予处置期限。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