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陈淑怡诉王亚迪船舶权属纠纷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8-02-02
   

□  朱忠军

 

【裁判要点】

船舶拍卖成功,买受人和拍卖人签署了拍卖成交确认书,后买受人由于缺乏资金,找来新的买受人,经拍卖人同意,以重新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的方式变更买受人,并由新的买受人支付船款、接收船舶,该行为应视为拍卖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转让。原买受人起诉请求新的买受人返还船舶,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6)浙72民初1825号(2016年12月12日)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浙民终54号(2017年3月16日)

The Case of Dispute over Ship Ownership: Chen Shu v. Wang Yadi

Zhu Zhongjun

Key Points of Adjudication

After the ship auctioned successfully, the buyer and the auctor signed a confirmation of auction. For lacking in money, the buyer found a new buyer and re-signed the confirmation of auction through the approval of the auctor to make modification to the buyer of auction. The new buyer should make the payment and receive the ship. This behavior shall be deemed as general assignment of the auction contract. The old buyer’s claim of the new buyer returning the ship shall be denied.

Related Case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itime Court(2016) Zhe Min Chu No. 1825(Decmenber 12th ,2016)

Second instance:High people’s court of Zhejiang Province (2016) Zhe Min Zhong No. 54(March 16th ,2017)

 

【基本案情】

原告陈淑怡起诉称:2014年8月中旬,原告意欲购买江门海关拍卖的停泊在舟山市福明船舶修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明公司)码头的“黄鹤70”油船,具体委托原告舅舅陈达友负责全面操作。同月18日,原告向广东省拍卖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拍卖行)账户汇付20万元保证金,同月19日,陈达友代表原告以215.25万元(含佣金)拍得油船,并在拍卖成交确认书上签字。在付款期间,经人介绍,被告愿意出借部分款项给原告购买油船。被告为确保收回出借款,要求原告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的买受人为被告。原告因此请求广东拍卖行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的买受人为被告。广东拍卖行让原、被告双方补办相关委托书,并于同月25日将拍卖成交确认书的买受人变更为被告。同月24日和25日,原告共向被告及其指定账户汇款55.25万元,用于以被告名义支付油船拍卖款。余款由被告出借支付,至同月25日全部付清拍卖款,同年9月19日,原告归还被告借款5万元。同年8月27日江门海关出具放行通知书。同年9月15日,陈达友与舟山富生船舶修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生公司)签订船舶修理合同,约定油船于同月23日进公司修理。随后富生公司派拖轮将油船拖至公司进行修理。同年10月3日,陈达友支付福明公司相关费用5.3万元。油船在富生公司修理期间,陈达友负责油船设备采购、船员工资支付等。油船修毕后,一直停泊在富生公司。2015年4月22日至5月22日,陈达友因涉嫌走私被江苏镇江海关缉私分局羁押,被告趁机强行将油船拖走至台州椒江港,至今拒不归还原告。综上所述,原告是油船实际购买人,陈达友具体负责操作。被告仅出借部分款项用于支付船款,并非实际购买人,更无权强行将油船拖走。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将“黄鹤70”油船归还原告

被告王亚迪答辩称:参与2014年8月19日广东拍卖行油船竞拍的竞买人、买受人均为被告,而不是原告;原告诉称委托陈达友参加油船竞买、被告出借部分款项给原告购买油轮、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的买受人为被告等,与事实不符;8月19日油船拍卖成交后,被告于同月25日向广东拍卖行账户汇付船款195.25万元后,江门海关将油船移交被告,再由被告予以全面维修,支付各项费用共计42万元,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被告对油船享有所有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8月8日,广东拍卖行在江门日报、南方日报等刊登拍卖公告:受江门海关委托,定于2014年8月19日上午10时在广州市天河路351号广东外经贸大厦二楼广东省公共资源拍卖中心广州市第一会场公开拍卖油船一艘(保证金20万元),拍卖标的展示地点为福明公司。

2014年8月18日,原告向广东拍卖行账户汇付保证金20万元。同月19日,陈达友受委托参加油船竞买并以215.25万元(含佣金)竞得油船。在支付船款期间,由于原告资金缺乏,陈达友经朋友介绍联系到愿意为此出资的被告,并经双方协商约定将油船买受人变更为被告。

2014年8月25日,被告与陈达友一起前往广东拍卖行。在征得广东拍卖行同意,补办被告委托陈达友参加油船竞买和原告为被告代付20万元保证金等相关手续后,以被告与广东拍卖行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的方式,将油船买受人变更为被告。同日,被告在广州天河支行向广东拍卖行汇付船款195.25万元。同月28日,江门海关在浙江舟山向被告办理了油船移交相关手续,被告受领了放行通知书。

2014年9月15日,陈达友以油船为委托方与承修方富生公司签订船舶修理合同,约定委托富生公司对油船进行修理。10月3日,陈达友向福明公司支付修理费、码头停靠费计5.3万元后,将油船从福明公司转移至富生公司,由富生公司开始对油船进行修理。同月下旬,油船修理工程完工。此后,油船一直停靠在富生公司码头。2015年3月30日,被告向富生公司支付油船修理费、拖轮费、码头费、电费计42万元后,将油船从富生公司转移至台州港。

另查明,2014年8月24日、25日,刘庭贝向被告的账户及其指定的周小园账户分别汇款25.25万元、20万元,同年9月19日,原告向被告账户汇款5万元。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陈淑怡的诉讼请求。后原告陈淑怡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案涉船舶的所有权归属哪一方。

本案中,陈淑怡虽委托陈达友参加油船竞买,并于2014年8月19日成功竞得油船,但其又授权陈达友于同月25日在广东拍卖行将油船买受人变更为王亚迪。因案涉船舶并未办理所有权证书,故拍卖买受人的变更应当视为拍卖合同权利人的变更,一审据此认为该行为表明陈淑怡将油船买卖合同的权利义务一并转让给王亚迪并无不当。从船舶的交付行为看,江门海关向王亚迪办理了油船移交手续,故王亚迪已经受领标的物并享有所有权,一审对此认定正确。

本案诉讼中,陈淑怡称因缺乏资金才联系王亚迪出资,为确保王亚迪收回出借款项,同时考虑到案涉船舶无法办理过户和抵押,因此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受人。因此,陈淑怡的主张从法律上而言属于民间借贷中的让与担保,即债务人为担保其债务,将担保物的所有权等权利转移于担保权人,债务清偿后,担保标的物应返还与债务人;债务不履行时,担保权人得就该标的物优先受偿的非典型担保物权。而陈淑怡自认没有还清借款,其要求王亚迪直接返还船舶于法无据,不应予以支持。至于陈淑怡支付的船舶拍卖定金以及汇付的款项,因双方对于是否存在借贷关系说法不一,陈淑怡亦无法提供书面借款协议,故双方可另行解决,本案中不作审查。

综上,陈淑怡从广东拍卖行拍得案涉船舶后,因资金困难,由王亚迪支付拍卖款,并且将广东拍卖行的拍卖成交确认书的买受人变更为王亚迪,应视为其已将船舶买卖合同的权利和义务一并转让给王亚迪。王亚迪领受了案涉油船,享有案涉船舶的所有权。陈淑怡认为其欠王亚迪款项,案涉船舶作为担保,要求王亚迪返还船舶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

【案例注解】

本案船舶拍卖成功,买受人与拍卖人签署了拍卖成交确认书,后买受人找来新的买受人,由新的买受人与拍卖人重新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在过去由拍卖公司组织拍卖的情况下,一般是不允许的,在当下实行网络司法拍卖的情况下,更是不可能发生。但我国拍卖法对该变更行为并未明文禁止。下面就该变更行为的效力及其所涉的有关法律问题进行评析。

我国拍卖法既是实体法,又是程序法,其不仅规定了拍卖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也规定了拍卖委托、拍卖公告、标的物展示、竞买人登记、拍卖会的举行等程序性内容。但对于拍卖成功后,经拍卖人同意,将买受人予以变更并重签拍卖成交确认书,这实际上是实体上的问题,并非是程序上的问题。这种拍卖买受人的变更是否有效?我国拍卖法对此没有明文禁止,根据“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的原则,拍卖成功后,在拍卖价款不变的情况下,变更买受人并重新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这属于公民行使私权利的范畴;在其他法律与行政法规没有明文规定禁止、买受人没有特定资格要求或不损害国家、集体、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应认定该变更行为有效。

变更买受人,从理论上讲这种情况属于合同法上的合同主体变更,即合同转让问题。合同转让指合同当事人一方经与第三方协商,依法将合同权利或义务全部或部分地转让给第三人的民事法律行为。合同转让涉及到原合同当事人双方及受让人第三方之间法律关系的变化。作为受让方的第三人,可以是代替原合同中的债权人或债务人,也可以是加入到合同关系中,作为当事人一方而存在。由于合同主体的改变是合同构成要素的改变,因此合同转让将导致原合同关系的消灭,并产生新的合同关系。但无论如何,合同转让的特点之一是合同内容并不因合同转让即合同主体的改变而改变。正因如此,合同转让并不属于我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合同权利义务终止的情形,因为尽管对转让人而言,转让后转让人的债权债务消灭了,但原合同的债权债务并未终止,只是转移给了受让人。

从合同转让的内容看,合同转让可以分为合同权利的转让、合同义务的转让、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转让三种形式。买受人要求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受人,一般是要求完全变更,不是单纯将买受人的权利转让给第三人或单纯将买受人的义务转移给第三人,而是将权利和义务一并转给第三人,这一现象属于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转让。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转让指由原合同的当事人一方将其债权债务一并转移给第三人,由第三人概括地继受这些债权债务。此类转让产生的原因有约定和法定两种。法定的合同继受的主要原因有企业合并、分立引起的债权债务概括转移。我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或承担。”我国合同法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后合并的,由合并后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行使合同权利,履行合同义务。当事人订立合同后分立的,除债权人和债务人另有约定的以外,由分立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合同的权利和义务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此外,还有继承人因继承法的规定而承受被继承人在合同中的债权债务。约定的合同转移,也称为合同承担,指合同一方当事人与第三人之间订立合同,并经原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同意,由第三人承担合同该当事人在合同中的全部权利义务。本案例中的情况就属于约定的合同转移。

拍卖人是否应当同意买受人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主体的要求呢?首先,拍卖人完全有权利不同意买受人的这一要求。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 “当事人一方经对方同意,可以将自己在合同中的权利和义务一并转让给第三人。”买受人要想将其在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权利和义务一并转让给第三人(变更买受人)的,必须取得拍卖人的同意方可。因为在合同概括转让中,存在着合同义务的转移,即合同义务的承担问题,对于合同义务的转移必须要经对方(债权人)的同意。因此,拍卖人可以不同意买受人的要求。

拍卖人可否同意买受人的要求,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受人呢?一种观点认为拍卖人不能变更买受人,理由是我国拍卖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买受人是指以最高应价购得拍卖标的的竞买人”,买受人必须首先是参与拍卖活动的竞买人,具有竞买人身份。变更后的“买受人”没有参加过竞买活动,不曾具有竞买人身份,因此,不能成为买受人。即便是买受人要求将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受人变更为曾经参与过本场拍卖会的其他竞买人,也不可以,因为这个竞买人不具备“以最高应价购得拍卖标的的竞买人”的条件。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拍卖人可以同意买受人的要求,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方主体。理由是拍卖成交以后,竞价程序已经完成,变更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买方主体与拍卖本身没有关系,即不损害委托人的利益,也不损害其他曾参加过拍卖活动的竞买人的利益。合同法是允许当事人协商一致变更合同主体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经对方同意”。因此,只要拍卖人同意即可。笔者认为,两种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从理论上讲,拍卖成交后,是可以变更买受人的,但是要注意以下四点:第一点是根据我国拍卖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拍卖标的的买卖条件有规定的,竞买人应当具备规定的条件。”因此,在变更买受人时要注意买受人的资格。第二点是不能利用变更买受人的方式来损害国家、集体或他人的合法权益。比如不能以此来逃避国家税收。否则变更行为无效。第三点是我国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转让权利或转移义务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因此,要关注变更合同是否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第四点是这种买受人的变更从本质上讲,并不是拍卖法律关系中“买受人”的变更。因为在拍卖活动中,买受人具有特定的含义,即买受人只能是以最高应价购得拍卖标的的竞买人。当我们讲“买受人”的变更时,实际上是指广义上的买卖合同中的买受人,而不是指拍卖活动中的买受人。

变更买受人是否要取得委托人的同意呢?这个问题应具体分析。有时候,在拍卖成交后,根据拍卖人与委托人之间《委托拍卖合同》的约定,买受人应当与委托人签订正式的《买卖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变更买受人的问题事实上变成买受人与委托人之间问题了,于拍卖人无关,因此,也就不存在拍卖人征得委托人同意的问题。但是买受人必须取得委托人的同意方可进行合同转让。在买受人未与委托人签订《买卖合同》的情况下,买受人与委托人之间没有直接的关系,变更买受人一般不以取得委托人同意为前提条件。但是由于标的物的最终交付可能会涉及到委托人,另外拍卖人有向委托人通报拍卖情况的义务,因此拍卖人应当将变更买受人的情况通知到委托人。

拍卖实践中,有些拍卖公司在变更买受人时,采取了变更原有拍卖手续的办法,即通过给新的买受人补办一套完整的拍卖手续的方法来变更买受人。这种弄虚作假的方法是不可取的。需值得注意的是,在已经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的情况下,一般不宜采取重新签订新的拍卖成交确认书的方式来变更买受人。较为可取的办法是在保留原有手续的前提下,另行依法签订合同转让协议。

总之,我国合同法虽然规定了合同转让的制度,但是拍卖毕竟是一种特殊的交易方式,在变更买受人问题上应当谨慎从事。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