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徐利明等诉张明德等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8-01-17
   

——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原告及除斥期间起算

 

□ 肖 琳

 

【裁判要点】

1. 普通债权人一般不能作为原告启动第三人撤销之诉;

2. 当事人在执行听证时知悉民事判决具体内容且提出相应答辩意见的,如果其认为该判决损害其民事权益,应从此时开始计算第三人撤销之诉6个月除斥期间。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 (2016)浙72民撤1号(2016年9月22日)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民终732号(2016年11月22日)

 

Xu Liming etc. v. Zhang Mingde etc.

Xiao lin

Key Points of Adjudication

General creditors are not qualified plaintiffs to file the suit of the third party to revoke the judgment. If the litigating party’s rights and interests is alleged to be infringed by a judgment, and the third party suit to revoke judgment, the exclusion period of 6 months of the suit commence on the date when the party is informed of the judgment and raises a defense.

Related Case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itime Court (2016) Zhe 72 Min Che No.1 (September 22, 2016)

Second instance: High People’s Court of Zhejiang Province (2016) Zhe Min Zhong No.732 (November 22, 2016)

 

【基本案情】

原告(二审上诉人):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

被告(二审上诉人):张明德、罗荷琴、黄妙清、蔡登云、沈春桃、梁文兵、颜玉莲、台州新诺海运有限公司。

2015年4月3日,宁波海事法院审理张明德、罗荷琴与黄妙清、蔡登云、沈春桃、梁文兵、颜玉莲、台州新诺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诺公司)船舶共有纠纷一案后,作出(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一、确认张明德、罗荷琴对“远翔18”轮分别享有12.4%、14.8%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二、黄妙清、蔡登云、沈春桃、梁文兵、颜玉莲、新诺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协助张明德、罗荷琴办理“远翔18”轮股权变更登记手续。新诺公司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2015年6月1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新诺公司撤回上诉,上述一审民事判决已生效。2015年3月12日,宁波海事法院根据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分别作出(2015)甬海法台保字第11-13号民事裁定,限制黄妙清处分其在“远翔18”轮18.2%“股份”。同年5月11日,该院审理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与黄妙清船舶营运借款合同纠纷三案,分别作出(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142-144号三份判决,判令黄妙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借款共计300万元及利息等。该三份判决已生效,因黄妙清未还款,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申请强制执行并立案,案号为(2015)甬海法台执民字第114-116号。2015年8月14日,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申请拍卖黄妙清在“远翔18”轮的18.2%“股份”。2015年9月6日,张明德、罗荷琴对此提出执行异议,并提交(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作为证据。同年9月16日,宁波海事法院组织各方听证,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答辩称“异议人取得黄妙清股份的形式为以物抵债”。同年9月21日,该院作出(2015)甬海法执异字第18-20号执行裁定,驳回张明德、罗荷琴的异议。后张明德、罗荷琴不服该裁定,向该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号分别为(2015)甬海法执异初字第6、7号。2016年5月9日,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提起涉案第三人撤销之诉。

【裁判结果】

经审理,宁波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的起诉。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不服上述裁定,上诉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经审理后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裁判理由】

一、二审法院均认为,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对涉案船舶股份没有独立请求权,对黄妙清仅享有普通债权,不属于第三人受损的“民事权益”范围,与(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处理结果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诉讼主体不适格。其在执行听证时已知悉(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具体内容且提出相应答辩意见,但直至2016年5月9日才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已超过六个月期间,其起诉应予以驳回。

【案例注解】

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对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了原则性的规定,后来的民诉法解释虽然对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具体程序、处理结果等进一步作出了规定,但仍较为简单。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有无超过六个月期间。

一、三原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应当是因不能归责于本人事由而未参加原案诉讼的第三人,该第三人的范围限定为原诉讼中的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的诉讼标的为“远翔18”轮18.2%船舶股份权属,该股份登记在被告黄妙清名下。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与黄妙清是船舶营运借款合同关系,其仅系黄妙清的普通债权人,对该船舶股份显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不属于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那么其是否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

有观点认为,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对讼争“远翔18”轮18.2%船舶股份虽没有独立请求权,但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的债务人黄妙清除已被其他法院处分的房产外,张明德、罗荷琴未举证证明黄妙清还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登记为黄妙清所有的该18.2%船舶股份能否执行并拍卖,将影响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债权的清偿,故(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对讼争船舶股份权属的认定,与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有权提出第三人撤销之诉。

笔者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须以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在判断是否构成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时,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量:一是从法律关系来看,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与黄妙清之间系船舶营运借款合同关系,(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系船舶共有关系,两者属于不同法律关系,相互独立。(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中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并未直接或者间接影响船舶营运借款合同关系中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前者的审理结果对后者的审理结果无法律上的牵连。二是从民事权益范围来看,对“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认定的分歧,实质在于对《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原审生效裁判损害的“民事权益”范围理解的不同。第三人撤销之诉实质属于对已生效裁判的特殊纠错程序,目的在于保护未参加原审而受错误生效裁判损害的第三人的民事权益。为了维护司法权威,避免诸多民事法律关系处于不稳定状态,相比于一般的诉讼案件,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用条件和主体资格须从严把握。上述“民事权益”应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的生命权、健康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等人身、财产权益。享有法定优先权的债权,如船舶优先权,或具有法定撤销权的债权,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74条规定的债权人撤销权,亦包括在内。至于普通债权不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保护的“民事权益”范围,除非原案当事人之间存在恶意串通实施虚假诉讼的行为,普通债权人才可以作为虚假诉讼受害者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本案中,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基于船舶营运借款合同关系对黄妙清享有普通债权,该种债权既无法定优先权,也无法定撤销权。其虽主张(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涉及“虚假诉讼”,却未能举证证明该案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而虚构法律关系、捏造案件事实等行为,故以“虚假诉讼”为由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同样缺乏依据。综上,本案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与(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案件的处理结果仅是单纯的事实和经济上的联系,不能构成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既不属于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也不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诉讼主体并不适格。

二、三原告起诉有无超过六个月期间

有观点认为,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在法院于2015年9月16日召开的执行异议听证会上,虽知晓已生效的(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内容,因张明德、罗荷琴提出的执行异议被法院裁定驳回,故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当时不认为自身权益受到侵害,直至(2015)甬海法执异初字第6、7号案件中,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分别于2016年1月和3月收悉张明德、罗荷琴提供的银行付款凭证时,才知道张明德、罗荷琴未实际出资购买涉案船舶股份,此时方真正知晓(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可能损害其民事权益,故应从此时开始起算6个月,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提起撤销之诉并未超过该期间。

笔者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七条之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6个月为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应从严把握。从本案查明的事实来看,法院根据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申请对登记在黄妙清名下“远翔18”轮18.2%的份额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后,张明德、罗荷琴即提出执行异议,并将(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书作为证据提交,法院执行机构曾为此于2015年9月16日召开听证会,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当日就已知悉(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3号民事判决的具体内容,且明确提出“张明德、罗荷琴取得黄妙清股份的形式系以物抵债”的答辩意见,据此应当认定,如果该判决存在损害其民事权益的情形,其在参加听证会时就已经知道或应当知道,应自此时开始计算第三人撤销之诉6个月的除斥期间,但其于2016年5月9日才提起本案诉讼,明显已经超过法定期间。综上,徐利明、梁文根、陈庆福的起诉应予裁定驳回。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