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宁波市镇海明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诉逢原船务有限公司等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损害责任纠纷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8-01-17
   

 

□ 张建生

 

【裁判要点】

1. 海上货物运输中,承运人主张其因火灾遭受的损失应由货方赔偿,应提供公安消防机构出具的事故调查报告,证明火灾系由货方原因所致,否则构成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收货人由此遭受的合理损失应由承运人赔偿;

2. 承运人没有正当理由拒不交付货物,收货人有权向法院申请海事强制令,其提供合法有效之担保后,有权要求承运人交付货物,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

【案件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436号(2016年3月9日)

 

Ningbo Zhenhai Mingding Metallic Materials Co. Ltd v. Fengyuan Shipping Co. Ltd etc.

Zhang Jiansheng

Key Points of Adjudication

1.In dispute over contract of carriage of goods by sea, if the carrier claims against the cargo owner for compensation of damages caused by fire, the carrier shall prove that it’s the owner’s fault to cause the fire; otherwise the carrier’s act may constitute an illegal lien on cargo and shall pay for any reasonable losses of the owner.

2.The cargo owner may apply to the court for maritime injunction if the carrier refused to deliver cargo without any justification, and may request the delivery to aviod further damages after tendering a valid security.

Related Case

First instance: Ningbo Maritime Court (2014)Yong Hai Fa Shang Chu No.436 (March 9,2016)

 

【基本案情】

原告:宁波市镇海明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明鼎公司)。

被告:逢原船务有限公司(简称逢原公司)。

被告:大连瑞海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海公司)。

2014年2月28日,明鼎公司与东晟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明鼎公司向东晟公司购买一批散装废五金电器,数量为900吨(允许正负10%),散装。2014年3月13日,船方代理代承运人逢原公司签发编号为YSON1的提单,载明托运人为东晟公司,收货人和通知人均为明鼎公司,船名为“永顺”轮,装货港为日本大阪,卸货港为中国宁波,货物为948.25吨废五金电器,运费预付,船方已收取全部运费。该轮离港后,预计于2014年3月17日到达目的港。2014年3月16日上午,“永顺”轮在驶往宁波港途中,船舱冒烟起火,船员采取相应灭火措施;同年3月17日上午,“永顺”轮在宁波港外锚地抛锚。海事部门安排拖轮到达现场协助灭火,下午,火全部熄灭。2014年3月31日,瑞海公司以货物自燃导致船舱起火为由,向明鼎公司索赔未果。同年4月13日,明鼎公司致函被告,要求船方立即交付货物并赔偿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次日,明鼎公司支付东晟公司涉案货款4204836元。2014年4月18日,“永顺”轮靠泊宁波港码头开始卸货,涉案货物堆存于宁波港股份有限公司镇海港埠分公司(简称镇海港埠分公司)废金属2号堆场,货物放行需征得船方同意;次日上午,卸货完毕。截止2014年5月21日,明鼎公司因与被告就涉案货物放行和担保赔偿事宜协商未果,遂诉至本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向明鼎公司交付编号为YSON1的提单项下的货物,如交付不能则赔偿明鼎公司各项损失1100958元。后因明鼎公司已提取涉案货物,减少诉讼请求为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明鼎公司各项损失475825元。

另查明:“永顺”轮登记所有权人为逢原公司,经营管理人为瑞海公司,货物进口完税价格为4421950元。2013年1月1日,明鼎公司与宁波市镇海启雄仓储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启雄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约定明鼎公司租用启雄公司的镇海金属圆区C17地块作为进口废金属的加工利用,明鼎公司保证每年缴付租金不少于2251900元,不足部分应予以补足,该收费标准执行到2013年12月31日止,到期调整收费标准;综合服务费每月缴纳1次,每月1日缴纳本月的综合服务费,先按全年月平均数量预缴,满合同年度结算,超额补缴;启雄公司超比例配置相关设置,明鼎公司每月另缴设施租赁费6480元。2013年12月12日,双方签订《补充合同》,约定租金调整为2914300元/年。2014年4月10日,明鼎公司支付启雄公司租金249338元。此外,明鼎公司与镇海港埠分公司签订《进口废金属港口装卸作业委托协议》,约定港埠分公司提供货物装卸和场地堆存服务,堆存费为货物卸船4天内免收,从5天起按0.20元/吨/天计收,第10天起按1.00元/吨/天计收,第16天起按2.00元/吨/天计收。2014年7月5日,明鼎公司提取了涉案货物并支付截止该日产生的堆存费128014元。

逢原公司未答辩。

瑞海公司答辩称:一、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系逢原公司与恒兴航运有限公司(简称恒兴公司)签订,两被告与明鼎公司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明鼎公司无权起诉瑞海公司;二、涉案货物着火时,货主仍是东晟公司,明鼎公司通过恒兴公司购买涉案货物有违常理,构成欺诈;三、恒兴公司和东晟公司至今未赔偿船方因涉案火灾遭受的相关损失,船方只能留置涉案货物;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逢原船务有限公司(FENG YUN SHIPPING CO.,LTD)、大连瑞海船舶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共同赔偿原告宁波市镇海明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各项损失共计239936元;二、驳回原告宁波市镇海明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双方未上诉,该民事判决书已生效。

【裁判理由】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因留置货物产生的海事海商纠纷,明鼎公司主张两被告非法留置货物构成共同侵权,本案案由应为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损害责任纠纷。留置货物行为发生地在浙江省宁波市,位于本院管辖范围内,本院对该案享有管辖权;侵权行为地为浙江省宁波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侵权责任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故本案应适用我国法律。

明鼎公司系涉案提单载明的收货人,并已实际支付全部货款,取得涉案提单,瑞海公司亦曾以火灾造成船方相应损失为由向明鼎公司索赔,并与明鼎公司就赔偿担保事宜进行协商,故明鼎公司作为涉案货物收货人和货主,有权要求两被告交付涉案货物。瑞海公司虽主张因货物自燃原因导致船方遭受相应损失,但至今未能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火灾系货物原因所致以及船方遭受的具体损失,明鼎公司对此亦不予认可,故其该项抗辩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逢原公司系涉案海上货物运输的承运人,瑞海公司系承运船舶“永顺”轮的经营管理人,具体参与涉案货物扣留及与明鼎公司等相关方就货物放行提供担保、赔偿等事宜,故两被告实施非法留置涉案提单项下的全部货物构成共同侵权,理应共同赔偿明鼎公司由此遭受的相应合理损失。

本院根据明鼎公司主张,对其因涉案货物被非法留置遭受的各项损失逐一认定如下: 1、场地租金和码头堆存费用。明鼎公司主张因两被告非法留置货物,导致其向启雄公司租赁用于拆解涉案货物的作业场地闲置长达三个多月,考虑到明鼎公司此后积极联系其他货物进场拆解,明鼎公司酌情主张1个月的场地租金损失249338元;涉案货物在码头堆场产生堆场费128014元,上述费用均应由两被告承担。本院认为,明鼎公司为拆解进口涉案废金属电器租赁场地,亦为避免损失扩大积极联系后续货物进场,参考明鼎公司进口货物频率以及涉案货物所占全年进口用于拆解货物的比例,酌定场地租金损失为80000元。码头堆存费系涉案货物非法留置所致,金额基本合理,本院对其予以确认。2、资金占用成本、行政人员工资和差旅费损失。明鼎公司主张未能及时提取涉案货物用于作业,为此遭受货款利息损失31922元、工资损失61550元以及为处理涉案货物放行事宜产生的差旅费5000元。本院认为,明鼎公司支付涉案货款后直至2014年7月5日才能提取涉案货物,由此遭受的货款损失客观存在,有权主张自付款之日起至提货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的利息,明鼎公司主张的利息损失少于该金额,系放弃自身权利,本院予以确认。明鼎公司对其主张的差旅费损失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工资明细表亦没有其他证据相佐证,不能证明该损失系两被告非法留置货物所致,故本院对其该项损失不予保护。

【案例注解】

本案系一起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损害责任纠纷,主要涉及到如下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承运人对其主张的火灾造成损失应否承担举证责任?第二,承运人主张留置船载货物的理由是否成立?第三,收货人在承运人拒不交付货物的情况下,享有何种法律救济途径?结合全案材料和各方诉辩,下面逐一分析如下。

一、火灾原因的举证责任分配和证明问题

明鼎公司作为收货人要求承运人放货遭拒,后者抗辩理由之一就是在运输途中,由于货物自燃导致船舶遭受损失,应由货方赔偿相应损失。应由谁承担火灾原因的举证责任,庭审中成为各方争议焦点。

我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在责任期间货物发生的灭失或者损害是由于下列原因之一造成的,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一)船长、船员、引航员或者承运人的其他受雇人在驾驶船舶或者管理船中的过失;(二)火灾,但是由于承运人本人的过失造成的除外;(三)天灾,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为吸纳或者意外事故;……。承运人依照前款规定免除赔偿责任的,除第(二)项规定的原因外,应当负举证责任。根据该条规定,货方向承运人主张货损赔偿时,承运人享有上述十一项免责事由,其中火灾事由具有特殊性,即承运人对火灾是否有实际过失或者知情,应由索赔方承担承担举证责任,这主要适用于货方向船方索赔的情形。本案则是船方提出抗辩,货方应赔偿其遭受火灾损失,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船方应承担举证责任,证明火灾系由货物自燃性质等货方原因所致。

如何完成该项举证责任,常称为实务中的焦点。本案中,火灾事故发生后,船方曾单方委托公估公司对火灾原因和遭受的损失金额进行评估,评估公司也出具了公估报告。该公估报告认为,火灾原因是涉案废旧金属积载不够牢固、金属件摩擦产生大量热量所致。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均确认,货物装载系用抓斗将货物放到船舱,来回平衡即可,无需平仓、固定和积载,且公估报告仅系传真件,故明鼎公司对公估报告的效力不予认可,法院无法采信该公估报告,进而认定事故原因。对于火灾原因的认定,目前我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1]和《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五条[2]均规定,火灾事故调查和处理的唯一法定机构是公安消防机构,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单位和部门均无权对火灾事故性调查和处理。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与中远航运股份有限公司、第三人海南分公司海南一汽海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案一案,做出的生效民事判决书对此亦予以确认。本案中,两被告虽主张,其在事故发生后,曾向相关海事行政部门报过案,要求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但至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法院多次释明后,两被告均明确表示在本案中不对其主张的货方应赔偿其损失提起反诉,考虑到在诉讼程序中,两被告可能另行提起诉讼,在他案中对火宅原因应有认定,从而影响本案实体处理,故本院一直等待另案起诉。庭审结束后,逢原公司另行提起诉讼,要求明鼎公司赔偿其相应损失,但后来一直未缴纳案件受理费,经释明后仍未缴纳,最终按视为撤诉处理;考虑到事故发生至此已近两年,超过海商法规定的一年诉讼时效,至此,本院对本案作出实体判决。

二、船方是否有权留置船载货物

根据我国《海商法》第八十七条规定,“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运费、共同海损分摊、滞期费和承运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费用没有付清,又没有提供适当担保的,承运人可以在合理的限度内留置其货物”。本案中,两被告抗辩称,因货物自身原因产生火宅,致使船舶遭受损失,其有权留置涉案货物。经本院查明,该项抗辩无法得到支持,理由如下:第一,它不属于共同海损分摊。所谓共同海损,是指在同一海上航程中,当船舶、货物和其他财产遭遇共同危险时,为了共同安全,有意而合理的采取措施所造成的特殊牺牲支出的特殊费用,由各受益方按比例分摊的法律制度。本案中,被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均系火灾直接导致的船舶损失,为单独海损,并非共同海损。第二,船方未证明损失应由货方承担。根据我国《海商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承运人有权留置的费用项目为运费、共同海损分摊、滞期费、承运人垫付的必要费用和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费用。本案中,两被告辩称的损失不属于前四项,同时,由于其最终没有证据证明火灾是由货方原因所致,故相应损失也不属于“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费用”,故承运人无权留置相应船载货物。

三、收货人有权申请海事强制令

因火灾导致的留置船载货物纠纷,在实务中并非孤例。类似事故中,船方往往要求货方提供高额担保,赔偿船方因火灾遭受的相应损失,货方则认为火灾事故原因不明,且担保金额过高,双方往往协商未果,处于僵局状态。对船方而言,其面临船员工资损失、船期损失、堆存费用过高和留置货物不当应赔偿损失的法律风险,收货人也面临人工成本和资金占有损失等,本案即为典型。

涉案火灾事故发生于2014年3月16日。次日,船舶即到港但拒绝卸货,双方多次沟通未果。同年4月18日,船方将货物卸载至目的港仓库。同年5月21日,明鼎公司诉至法院。明鼎公司在诉讼阶段申请海事强制令,法院受理后依法组织双方进行听证,由双方充分陈述各自意见,并提交相关证据,经审查后,确认两被告未能提供支持其抗辩的有效证据材料,在明鼎公司提供银行出具与货物价值等额有效担保后,责令两被告交付涉案提单项下的货物,从而有效减少损失,避免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法院)



[1] 我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有权根据需要封闭火灾现场,负责调查火灾原因,统计火灾损失。火灾扑灭后,发生火灾的单位和相关人员应当按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的要求保护现场,接受事故调查,如实提供与火灾有关的情况。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

[2] 《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五条规定:“火灾事故调查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主管,并由本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实施;尚未设立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的,由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实施。”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