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陈国顺与被告贺再东、第三人曹俊博、蔡钦云、茅素芬、叶灵法、何恩德、盛显兵、贺贤国、高玲飞海事海商纠纷一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7-11-23
   

宁波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72民初645号

 

原告:陈国顺。

委托代理人:应以文,浙江安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贺再东。

委托代理人:童登勇,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明明,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曹俊博。

第三人:蔡钦云。

第三人:茅素芬。

第三人:叶灵法。

第三人:何恩德。

第三人:盛显兵。

第三人:贺贤国。

第三人:高玲飞。

上述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郭健卫,浙江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陈晓忠,浙江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国顺与被告贺再东、第三人曹俊博、蔡钦云、茅素芬、叶灵法、何恩德、盛显兵、贺贤国、高玲飞海事海商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3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案情复杂不宜适用简易程序,裁定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本院于2017年4月28日、7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国顺及其委托代理人应以文,被告贺再东的委托代理人童登勇、谢明明,第三人蔡钦云(第二次未到庭)、茅素芬(第二次未到庭)及第三人曹俊博、蔡钦云、茅素芬、叶灵法、何恩德、盛显兵、贺贤国、高玲飞的委托代理人郭健卫、陈晓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国顺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偿付因购买船用柴油机所发生的合伙债务92000元,并赔偿该款自起诉之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2.判令被告偿付原告为合伙体利益诉讼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计75814元。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第2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偿付原告为合伙体利益诉讼和被执行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计98088元。事实和理由:2008年4月,原、被告和第三人协商后达成口头的合伙协议,约定:由各股东共同出资购买船用柴油机8台(其中无锡X8320二台、6S50MC一台,广柴G32、8G32各一台,日本大发8DK三台),用于目前租用的船台及新建船厂造船。总投资约12400万元,第一期出资约3000万元,并于2008年6月底前支付;分值(即合伙股份)按100分计算,第一期每分值支付30万元,后续付款按实际付款金额和投资比例分摊。今后建造每艘船舶的股份与购买柴油机的股份一致,每艘船舶建造的实际投资额按完工结算;原告股份占10%,被告股份占40%,第三人蔡钦云、茅素芬股份各占10%,第三人曹俊博股份占8%,第三人叶灵法股份占6%,第三人贺贤国、高玲飞股份各占5%,第三人何恩德、盛显兵股份各占3%。2008年5月19日,经原、被告和第三人商定,合伙体以原告名义与郑福频签订一份柴油机合同转让协议(以下简称柴油机转让协议),约定:原告向郑福频购买1台日本大发公司生产的功率为4412千瓦、型号为8DK-36的船用柴油机,价款为2092.8万元,合伙体先付给郑福频定金600万元,郑福频交货时间为2009年8月25日。柴油机转让协议签订后,合伙体于2008年5月26日通过出纳张雪飞账户,向原告汇款600万元。同日,原告将该600万元定金转账给郑福频。2008年6月15日,原、被告和第三人补签了一份投资购买柴油机股东确认书(一)(以下简称股东确认书),对此前以口头方式约定的共同购买船用柴油机的合伙关系作了进一步确认。上述协议签订后,由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的船舶行业也出现了困境,为减少损失,经原、被告和第三人商定,合伙体于2009年6月2日以原告的名义起诉郑福频,请求判令确认柴油机转让协议无效、返还定金600万元。诉讼过程中,郑福频提起反诉,请求判令继续履行柴油机转让协议、支付剩余货款1492.8万元及其利息。经宁波海事法院(以下简称海事法院)(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省高院)(2010)浙海终字第173号民事判决确定:驳回陈国顺的诉讼请求;陈国顺支付郑福频货款1492.8万元及该款自2009年6月26日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郑福频应在收取货款的同时将涉案DDC-ME071025-4进口合同项下的8DKM-36型柴油机交付给陈国顺。后经原、被告和第三人共同努力,并由王宏军从中斡旋下,2011年1月中下旬,合伙体与郑福频口头达成和解协议:柴油机和600万元定金均归郑福频所有;合伙体再支付郑福频380万元,履行后案件了结。2011年1月26日,被告根据合伙体内部口头约定,按40%股份应承担152万元的标准,向原告账户汇付152万元和解款。2011年1月26日、31日,原告也按口头约定,分三次共向郑福频支付了380万元和解款(含被告向原告转账的152万元)。2011年2月10日,合伙体以原告的名义与郑福频签订一份和解协议,以书面形式进一步明确:柴油机归郑福频所有;陈国顺此前支付给郑福频的600万元定金,归郑福频所有;陈国顺再支付380万元给郑福频;郑福频不再申请该判决执行。和解协议签订后,郑福频对和解协议予以反悔,经王宏军、林美桂等人协调后,2011年8月24日,通过王宏军账户向原告返还和解款130万元(同日原告将其中30万元以转账方式返还给被告)。至此,原告为履行和解协议而实际偿付的合伙债务为250万元。扣除原告自己按股份10%应承担25万元外,原告代被告和第三人偿还该笔合伙债务为225万元。2012年12月21日,郑福频依上述生效判决向海事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号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执行过程中,原告提出执行异议。海事法院经审查后于2013年5月2日作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终结执行(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郑福频不服,向省高院申请执行监督。省高院审查后发出(2013)浙执监字第15号函,认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要求海事法院自行纠正。海事法院于2013年11月11日作出(2013)甬海法执监字第1号民事裁定:撤销(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继续执行(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该裁定告知原告对和解协议的效力、履行情况产生争议的,应另诉解决。据此,原告于2013年12月16日向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和解协议效力。海事法院以(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立案受理。2014年6月9日,郑福频提起反诉,要求原告按和解协议履行190万元。海事法院在审理(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执行(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过程中,冻结了原告的银行存款、所办公司股份,查封了原告名下的房产、车辆。2014年8月13日,原告对此向海事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海事法院于2014年11月11日作出(2014)甬海法执异字第11号执行裁定:驳回原告的异议。原告不服该裁定,向省高院申请复议。省高院经审查后,于2014年12月17日作出(2014)浙执复字第42号执行裁定: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2015年4月9日,在海事法院主持下,原告与郑福频就(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及(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达成并签订执行和解协议。该协议约定:一、被执行人陈国顺于2015年4月15日前支付申请执行人郑福频人民币78万元,款项汇至海事法院台州法庭账户;二、双方关于涉案设备买卖合同相关纠纷均一次性解决,上述款项支付完毕之后,双方向海事法院撤回(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本诉与反诉;三、上述款项支付完毕之后,申请执行人同意由法院解除对被执行人财产的查封措施;四、双方就本案设备的相关争议不得再提起诉讼,包括再审、抗诉、执行等。2015年4月13日,原告按约向海事法院台州法庭账户转账支付了78万元。至此,原告为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而偿付的合伙债务为78万元,扣除原告自己按股份10%应承担7.8万元外,原告代被告和第三人偿还该笔合伙债务为70.2万元。2015年4月30日,海事法院裁定准许原告和郑福频对(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本诉与反诉的撤诉申请。2015年5月5日海事法院作出(2013)甬海法台执字第2号执行结案通知书。另外,原告在长达6年之久的起诉、应诉、执行异议和申请复议等过程中,为维护合伙体的利益,先后支付了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含被执行反诉案件受理费)计245220元。综上所述,原、被告和第三人因共同购买1台日本大发公司生产、型号为8DKM-36的船用柴油机所发生的合伙关系及其出资比例,以及原告已偿付合伙债务328万元和因合伙体诉讼和被执行而支付律师费、案件受理费计245220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按40%的股份偿付合伙债务131.2万元,扣除被告已实际承担的122万元后,被告还应偿付原告合伙债务92000元;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按40%的股份偿付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计98088元。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被告贺再东辩称:1.根据原、被告于2011年1月26日签订的《协议书》(以下简称1.26协议),被告于当日就按约向原告履行了付款义务,双方已结清原告与郑福频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而产生的合伙债务,包括1.26协议之前就已发生的其他费用,日后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均与被告无关;2.经王宏军汇付的130万元,系其在柴油机转让协议诉讼中因出具了有瑕疵证据侵害原被告权益而形成的赔偿款,不影响1.26协议的效力,被告有权按其40%的份额分得52万元,原告于2011年8月25日仅汇付30万元至被告妻账户;3.原告与郑福频达成的和解协议,被法院认定为不具备阻却生效判决的执行力,系原告未尽谨慎义务所致,原告在未征得被告同意的情况下,又与郑福频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支付78万元,以及原告为确认和解协议的效力而提起诉讼等所产生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系原告重大过错造成的额外损失,被告不应该承担。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曹俊博、蔡钦云、茅素芬、叶灵法、何恩德、盛显兵、贺贤国、高玲飞述称:1.第三人没有与原、被告合伙购买过船用柴油机,没有就合伙购买船用柴油机进行过协议与出资,没有授权原告代表合伙体对外签订柴油机转让协议、进行诉讼;2.原告与郑福频达成柴油机转让协议比原告所主张的与被告签订股东确认书的时间早,且股东确认书的内容也没有将柴油机转让协议中约定的柴油机纳入其中;3.原、被告与郑福频之间的款项往来并未告知第三人,未征得第三人同意,也不是第三人出资,违反个人合伙经营活动由合伙人共同决定的相关规定。综上,原告主张与被告、第三人之间存在合伙购买船用柴油机的事实没有依据。

原告陈国顺为证明其诉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 柴油机转让协议、泰隆银行账户明细对账单、购买柴油机资金安排表、股东确认书、法院诉讼费专用票据,拟证明原、被告等人合伙购买船用柴油机,被告占40%、原告占10%、其他人占50%,由原告出面与郑福频签订柴油机转让协议,合伙体出纳张雪飞(汇付过案件受理费)将合伙人出资款600万元汇至原告账户,原告将该款作为柴油机转让协议定金汇付给郑福频;

2.(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2010)浙海终字第173号民事判决书、法院诉讼费专用票据,拟证明由原告代表合伙体就柴油机转让协议引发的纠纷起诉郑福频,郑福频提起反诉,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并支付上诉案件受理费109485元,判决结果为:陈国顺支付郑福频货款1492.8万元及该款利息,郑福频应在收取货款同时将涉案DDC-ME071025-4进口合同项下的8DKM-36型柴油机交付给陈国顺;

3. 泰隆银行交易明细查询、账户明细对账单、特种转账借方传票、网上银行电子回单、农行开发区支行交易记录单、和解协议、吴俊康出具的证明、被告的结婚申请书、潘巧玲的户口簿,拟证明二审判决生效后,在王宏军斡旋下,原告代表合伙体与郑福频于2011年1月份口头达成了柴油机与定金600万元归郑福频所有、原告再支付给郑福频380万元、郑福频不再申请该判决执行的和解协议,同月26日,被告按所占份额40%向原告汇付152万元,同月26日、31日原告按和解协议委托儿媳潘巧玲向郑福频指定的吴俊康账户汇付380万元(含被告汇付的152万元),同年2月10日,原告代表合伙体与郑福频将上述口头和解协议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后郑福频因故反悔,通过王宏军账户于同年8月24日向原告返还130万元,同月25日原告将其中30万元汇付给被告妻徐美芳;

4.(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2013)甬海法执监字第1号、(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2号、2-3号、2-4号、(2014)甬海法执异字第11号、(2014)浙执复字第42号裁定书及民事起诉状,拟证明因郑福频于2012年12月就生效判决申请强制执行,原告的房产、汽车、银行存款、公司股份被查封、冻结,原告为维护合伙体的利益,以与郑福频已达成和解协议且已履行完毕为由提出异议,后经省高院执行监督、异议复议,均未果,2013年12月16日原告起诉请求确认其与郑福频达成的和解协议有效;

5.(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执行和解协议、结案通知书、(2014)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2号裁定书、建设银行客户回单,拟证明2015年4月9日原告与郑福频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即在(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中原告支付郑福频人民币78万元,(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中原告撤回本诉、郑福频撤回反诉;

6. 台州市服务业统一发票、委托代理合同、税务通用机打发票、增值税普通发票、网银交易查询、法院诉讼费专用票据,拟证明原告为合伙体利益提起诉讼、执行异议、申请复议而聘请律师,支付一审诉讼的律师代理费10000元、后期执行与起诉的律师代理费70000元、案件受理费50元;

7.(2010)浙海终字第173号案中原告曾提交的补充证据材料(3500m³绞吸式挖泥船股东会议、企业法人登记资料、合伙人的居民身份证、台州市椒江捷达船舶技术服务部出具的证明、挖泥船的机械设备明细表、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浙江省船舶检验局审图意见书、大发柴油机(上海)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等),拟证明原、被告和第三人合伙购买日本大发8DK-36柴油机并计划用于建造船舶等事实;

8. 原告申请法院调取的张雪飞泰隆银行账户的交易记录,拟证明合伙体出纳张雪飞汇入原告账户的600万元柴油机转让协议定金,是原、被告和第三人按合伙份额分别转入张雪飞账户的合伙投资款;

9. 法院诉讼费专用票据(执行)、农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退款通知书,拟证明原告在因合伙债务而被强制执行的(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中,于2013年5月20日向海事法院支付(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案判决确定应付的反诉案件受理费55685元。

本院依据原告的申请,准许证人王宏军出庭作证。证人王宏军陈述:与郑福频是朋友关系,柴油机是通过我买过来再卖给郑福频的,原告与郑福频打官司之前我参与协调过,协调不下来,大概2011年初即法院判决之后,贺再东找我要求为他们调解,后约在台州耀达国际酒店协调,除我、郑福频、贺再东、陈国顺外参加协调的还有吴俊康、林美桂等人,商定陈国顺再付给郑福频380万元,柴油机归郑福频所有,就不再执行生效判决。一段时间后,贺再东认为一个螺帽都没看见就损失980万元,觉得很委屈,称要拿回130万元,否则要打官司。这样,我又去找郑福频,郑福频称柴油机拿回后不值钱,又要退还130万元,心里很不舒服。2011年六七月份,双方又在台州耀达国际酒店协调(参与人员与前次差不多),最后谈下来郑福频同意退还陈国顺130万元,2011年8月23日郑福频用其老婆账户向我账户打款130万元,同月24日我将这130万元打给陈国顺,有款项来往明细。拟证明原、被告在王宏军的帮助下共同处理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先在王宏军等人的协调下商定一次性再付给郑福频380万元,柴油机归郑福频所有,案件了结不再执行,后由于被告心感委屈,想要回130万元,在王宏军等人的帮助下,由郑福频退还130万元。

被告贺再东为证明其辩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 1.26协议,拟证明根据原告与郑福频对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二审判决后达成的协议,被告愿一次性承担380万元中的40%计152万元,结清被告在柴油机转让协议中所有的权利和义务,日后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均与被告无关;

2. 浙江宏信船舶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拟证明王宏军支付130万元的原因,即是王宏军对其出具瑕疵证据致原被告权益造成侵害的补偿;

3. 泰隆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拟证明(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案上诉案件受理费109485元,是被告汇付的;

4. 台州市服务业统一发票、工商银行现金存款回单,拟证明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一审诉讼的律师代理费10000元,是被告汇付的。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被告、第三人发表质证意见。证据1,被告对股东确认书真实性存疑,资金安排表不予认可,转让协议、银行对账单、诉讼费票据无异议;第三人认为转让协议、银行对账单真实性不清楚,资金安排表、股东确认书有异议,诉讼费票据真实性无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证据2,被告无异议;第三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起诉不是第三人的意思表示,且判决书认定的柴油机8DKM-36型,与股东确认书中所称的柴油机8DK型不一致。证据3,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和解协议的签订未征得被告同意,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第三人对户口簿真实性无异议,其他证据由法院核实。证据4,被告除对民事起诉状存疑外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这是原告为解除查封、冻结所进行的个人行为,事先未告知被告,也未征得被告同意;第三人除对民事起诉状有异议外其他证据没有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证据5,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这是原告为了其自身利益而进行的行为;第三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证据6,被告认为一审诉讼律师代理费10000元,根据1.26协议,被告不应该承担,其他费用都是原告所支出的,与被告无关;第三人称真实性由法院核实,但认为与其无关。证据7,被告认为其未在股东会议全体股东签名处签过字,且这组证据二审法院也未予认定;第三人认为其未在股东会议全体股东签名处签过字,对这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证据8,被告认为汇入或汇出张雪飞账户的款项较多,被告已履行了40%份额的出资义务;第三人对真实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证据9,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第三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对证人王宏军的证言,被告认为由于原告的失职,才导致巨额赔付,这130万元如果不是证人的问题,至少是郑福频在柴油机转让协议履行过程中不当取得款项的返还,按被告在合伙体所占40%的份额,被告应得返还款52万元,原告仅还30万元,实差22万元;第三人对证人证言无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材料,原告、第三人发表质证意见。证据1,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1.26协议是附条件的协议,在经证人王宏军等人协调后,郑福频返还130万元,被告也按比例分得了30万元,如按协议一次性了结且日后与被告无关的话,被告就不该分得30万元,故该协议未生效,退一步说,该协议如已生效,那被告拿回30万元的行为,也已表明对协议的否定;第三人认为1.26协议只涉及原、被告之间的约定,可证明第三人与柴油机转让协议无关。证据2,原告对真实性有异议,并称按被告所述该情况说明是预备打官司用的,不能证明被告的待证事实;第三人认为与其无关。证据3,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能证明上诉案件受理费是原告委托合伙体出纳张雪飞汇付的,不能证明系被告汇付;第三人表示不清楚,由法院审查。证据4,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能证明一审诉讼律师代理费是原告汇付的,不能证明系被告汇付;第三人表示不清楚,由法院审查。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其中柴油机转让协议、银行对账单、诉讼费票据,被告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资金安排表,未经合伙人签字,不予认定;股东确认书,与被告认可出资40%购买船用柴油机的事实相印证,但系复印件,第三人也不予认可。证据2,被告、第三人对真实性均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至于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支出情况将在后文阐述。证据3,反映和解协议达成的过程,款项按约支付后因故部分返还等情节,能与证人王宏军的证言相印证,且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证据4、5,反映生效判决进入执行程序后,原告提出异议被驳回,后为确认和解协议的效力又提起诉讼,诉讼过程中,与郑福频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支付执行款78万元等事实,被告与第三人对文书的真实性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证据6、9,反映生效判决进入执行程序后,原告支付了律师代理费70000元、案件受理费50元,被执行了反诉案件受理费55685元,被告对此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至于一审诉讼律师代理费10000元的支出情况将在后文阐述。证据7,系原告在原二审程序中提交的证据材料,旨在证明合伙体购买柴油机准备用于建造绞吸式挖泥船,由于被告、第三人对股东会议记录上的签字不予认可,只能说明原、被告等人对合伙购买柴油机的用途并未达成一致意见。证据8,反映张雪飞的账户在2008年5月26日有一笔款项600万元汇给原告,以及原、被告和部分第三人与该账户有款项往来,但无法证明原、被告等人的具体那一笔款项与本案有关联。证人王宏军的证言,比较客观地反映了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经一、二审判决后,由王宏军等人几次出面做协调工作的有关情况,与在案证据能相互印证,应予以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应予以认定;证据2,系复印件,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予认定;证据3,反映张雪飞汇付上诉案件受理费109485元,从合伙体购买柴油机所需定金、一审案件受理费等款项均由张雪飞汇付的情况看,可认定张雪飞是合伙体的出纳,该笔上诉案件受理费109485元属合伙体支出;证据4,载明款项来源、付款户名是“陈国顺”,但台州市服务业统一发票的反面有 “同意报销陈国顺”的注记,可认定一审诉讼律师代理费10000元合伙体已予以报销,实属合伙体支出。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8年4月份,原、被告等人商定按份出资合伙购买船用柴油机。同年5月19日,由原告代表合伙体与郑福频签订一份柴油机转让协议,约定:原告向郑福频购买1台日本大发公司生产的功率为4412千瓦、型号为8DK-36的船用柴油机,价款为2092.8万元,原告先付给郑福频定金600万元,交货时间为2009年8月25日。协议签订后,合伙体于2008年5月26日通过出纳张雪飞账户向原告汇款600万元。同日,原告将该600万元作为定金汇付给郑福频。后来由于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台州的造船业自2008年底开始逐步走下坡路,为减少损失,经原、被告等合伙人商定,于2009年6月2日由原告向海事法院起诉郑福频,请求判令确认柴油机转让协议无效、返还定金600万元。诉讼过程中,郑福频提起反诉,后海事法院于2010年8月2日作出(2014)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一、驳回陈国顺的本诉诉讼请求;二、陈国顺支付郑福频货款1492.8万元及该款自2009年6月26日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郑福频应在收取货款的同时将涉案DDC-ME071025-4进口合同项下的8DKM-36型柴油机交付给陈国顺;本诉案件受理费538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55685元,均由陈国顺负担。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后省高院于2010年12月21日作出(2010)浙海终字第17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判决后,经原、被告等人的共同努力,以及王宏军、吴俊康、林美桂等人从中协调,原告与郑福频于2011年1月中下旬达成和解协议:柴油机归郑福频所有;陈国顺此前支付给郑福频的600万元定金,归郑福频所有;陈国顺再支付380万元给郑福频;郑福频不再申请该判决执行。2011年1月26日、1月31日,原告分三次共向郑福频支付了380万元。同年2月10日,原告与郑福频将上述协议内容及其履行,以书面和解协议予以确认并备注说明。

原告与郑福频达成口头和解协议后,原、被告达成1.26协议,协议载明:原告与郑福频的柴油机买卖纠纷已经二审终结,在第三方调解和见证下达成了协议,原告以再支付380万元给郑福频作为终结生效判决所涉的所有权利义务,被告愿意一次性承担上述380万元中的40%计152万元,该款项支付后,即已结清被告在涉案柴油机买卖纠纷中的所有权利义务,该案日后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均与被告无关。1.26协议签订当日,被告按约向原告账户汇付152万元。

此后,原、被告等人因合伙体购买船用柴油机支出了980万元而觉得吃亏,遂又通过王宏军等人出面协调,于2011年8月24日要回130万元,原告于次日将其中30万元汇付给被告。至此,原告代表合伙体为履行和解协议而实际支付的合伙债务250万元(含其中被告支出的122万元)。

2012年12月21日,郑福频以生效的(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原告提出异议。本院经审查后,于2013年5月2日作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本院(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书终结执行。郑福频不服,向省高院申请执行监督。省高院审查后发出(2013)浙执监字第15号函,认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未按执行异议审查并赋予复议权属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要求海事法院自行纠正。本院于2013年11月11日作出(2013)甬海法执监字第1号民事裁定:撤销本院于2013年5月2日作出(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民事裁定,继续执行本院(2009)甬海法台商初字第77号民事判决。该裁定书还言明:当事人对和解协议的效力、履行情况产生争议的,应另诉解决。据此,原告于2013年12月16日向本院起诉郑福频,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和解协议有效。海事法院于2014年1月20日立案受理[案号为(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后郑福频又提起反诉。

本院在执行(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过程中,冻结了原告的银行存款、公司股份,查封了原告名下的房产、车辆。2014年8月13日,原告对此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本院于2014年11月11日作出(2014)甬海法执异字第11号执行裁定:驳回原告的异议。原告不服该裁定,向省高院申请复议。省高院经审查后,于2014年12月17日作出(2014)浙执复字第42号执行裁定: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2015年4月9日,在本院主持下,原告与郑福频就(2013)甬海法台执民字第2号案及(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达成并签订执行和解协议。该协议约定:一、陈国顺于2015年4月15日前支付郑福频人民币78万元,款项汇至海事法院台州法庭账户;二、双方关于涉案设备买卖合同相关纠纷均一次性解决,上述款项支付完毕之后,双方向海事法院撤回(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本诉与反诉;三、上述款项支付完毕之后,郑福频同意由法院解除对陈国顺财产的查封措施;四、双方就本案设备的相关争议不得再提起诉讼,包括再审、抗诉、执行等。2015年4月13日,原告按约向本院台州法庭账户转账支付了78万元。至此,原告代表合伙体为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而支付的合伙债务78万元。2015年4月30日,本院裁定准许原告和郑福频对(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2号案本诉和反诉的撤诉申请。2015年5月5日,本院作出(2013)甬海法台执字第2号执行结案通知书。

原告在提起执行异议、申请复议、确认之诉等过程中,为维护合伙体的利益,已支付了律师代理费70000元、案件受理费50元,被执行了反诉案件受理费55685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原、被告等人合伙购买船用柴油机所引发的海事海商纠纷。本案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是:1.26协议之后,原告所承担的合伙债务、为合伙体利益进行诉讼和被执行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被告要否承担清偿责任。原告认为1.26协议是附条件的协议,如按协议约定日后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与被告无关的话,那在原告收到郑福频退款130万元时,被告就不应要求原告返还30万元,这说明1.26协议未生效,或者说被告要求原告返还30万元的行为已表明对1.26协议的否定或解除。被告认为1.26协议在原、被告签订之日即生效,被告按约向原告汇付152万元后,双方就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而产生的合伙债务已结清,被告接受原告退还的30万元,并不构成对1.26协议的合意解除。本院认为,1.26协议,是针对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经两审终审后,在王宏军等人从中斡旋,原告与郑福频已达成口头和解协议(即书面和解协议签订前)的情况下,原、被告所签订的协议。根据该协议第三条 “本协议经双方确认后签字生效”的约定,在原、被告双方签字后即生效,且被告于当日向原告汇付了152万元,应认定被告已按约履行了付款义务;按该协议第二条“日后乙方(即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均与甲方(即被告)无关”的约定,2011年1月26日以后原告与郑福频所涉柴油机转让协议纠纷案的处理结果与被告无关。然而在时隔数月之后,原、被告等人因合伙体购买船用柴油机支出了980万元而觉得吃亏,再次要求王宏军等人出面协调,要回了130万元,被告分得了30万元,继而后来发生郑福频对签订的和解协议予以反悔并以生效判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造成原告名下财产被本院查封、冻结而被迫提起执行异议、申请复议、确认之诉,直至最终在本院的主持下原告与郑福频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向郑福频再支付人民币78万元。综上,原、被告等人共同要回130万元,被告分得30万元,这些行为足以表明原、被告已合意变更了1.26协议第二条的约定、达成了原告与郑福频之间的处理结果与被告有关的约定,故被告应当对1.26协议之后原告所承担的合伙债务、为合伙体利益进行诉讼和被执行而支付的费用承担清偿责任。被告辩称原告在代表合伙体执行具体事务过程中未尽谨慎义务、未征得被告同意、存在重大过错,被告不应承担1.26协议后的额外损失。从1.26协议所涉的内容、王宏军所作的证人证言、和解协议与执行和解协议的达成以及合伙体最终支出的合伙债务等情况综合分析,被告此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合伙的债务,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者协议的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本案原告代表合伙体所承担的大部分合伙债务,并为合伙体利益进行诉讼和被执行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已超过其应当承担的数额,故有权向尚未按40%份额承担的被告追偿。原告诉称为合伙体利益支付了一审诉讼律师代理费10000元、上诉案件受理费109485元,证据不足,故对原告就此费用请求被告按份额分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贺再东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陈国顺支付合伙债务92000元,并偿付该款的利息损失(自2017年3月30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二、被告贺再东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陈国顺为合伙体利益进行诉讼和被执行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案件受理费计50294元;     

三、驳回原告陈国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656元,由原告陈国顺负担506元,被告贺再东负担31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 忠 军 

审  判  员   林    申

人民陪审员   陈 良 智

 

   

                                    

二O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周 倩 倩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