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王宏国为与被告金后定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7-10-18
   

宁 波 海 事 法 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72民初1536号    

 

原告:王宏国。

法定代理人:储昭霞,系王宏国之妻,住舟山市嵊泗县洋山镇后街97号。

委托代理人:王志华,北京大成(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姚宇,北京大成(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后定。

委托代理人:周世忠,浙江六和(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佳敏,浙江六和(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宏国为与被告金后定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16年6月23日起诉至本院,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2016年6月30日,本院依原告申请裁定限制被告金后定转让、抵押、光船租赁其所有的“浙岱渔03923”船。2017年4月5日,本院依原告申请裁定冻结被告金后定在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可得的保险理赔款(以70万元为限)。2017年4月21日,本院依原告申请裁定冻结被告金后定所有的“浙岱渔03923”船2015年度渔业油价补助款(以30万元为限)。本案审理过程中,因鉴定事宜于2016年8月12日中止诉讼,2017年4月19日恢复诉讼。2017年4月19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宏国的法定代理人储昭霞、委托代理人王志华、姚宇,被告金后定及其委托代理人周世忠、沈佳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宏国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 判令被告金后定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2682150.04元;2. 判令原告就上述债权对被告所有的“浙岱渔03923”船享有船舶优先权。审理过程中,原告两次变更第1项诉请,最终变更为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624737.7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815元、误工费111833元、护理费860370元(定残前130370元,定残后730000元)、伤残赔偿金9447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66054元、营养费100000元、交通费6863元、住宿费6160元、日用品4923.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0元、鉴定费10000元,共计3263496.28元,扣除被告已付的343000元,尚需支付2920496.28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2月,被告雇佣原告在“浙岱渔03923”船担任轮机长,年工资122000元。2016年4月22日,原告在船舱作业时,不幸硫化氢中毒昏迷,被其他船员发现后,急送嵊泗县人民医院抢救,后转至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诊治,该院诊断为“缺氧性脑损害、坠积性肺炎、肋骨骨折”。经该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原告无好转,又转至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诊治。截止目前,原告仍意识不清,四肢无自主活动迹象,需继续治疗。原告家属多次要求被告支付相关费用,但被告仅垫付部分医疗费,故诉至法院。

被告金后定答辩称:1. 本案虽经司法鉴定,但鉴定意见未明确原告受伤原因及系工作引起,原、被告应对半承担责任;2. 被告有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责任限额为2537075.26元;3. 原告主张的损失部分不合理,被告已支付的384000元应予扣除。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原告王宏国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1、储某身份证、结婚证,证明储某系原告第一顺位法定监护人;

证据2、渔业船舶抵押权登记业务申请表,证明“浙岱渔03923”船系被告所有;

证据3、渔业船舶职务船员证书及渔业船员专业训练合格证,证明原告持有与涉案船舶轮机长岗位对应的证书;

证据4、洋山镇雄洋社区居委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2016年4月22日,原告在“浙岱渔03923”船作业时受伤;

证据5、舟山市门诊病历、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住院病案首页、出院小结、入院记录、医嘱单及门诊病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住院病情摘要及证明、出院小结、上海立德医院病历、证明及就医记录,证明原告受伤后诊治情况;

证据6、医疗发票及费用清单,证明截至2017年4月15日,原告支出医疗费624737.78元;

证据7、护理费收据、发票及证明,证明原告自2016年5月13日起至定残前一日支付护理费49370元;

证据8、交通费、住宿费、日用品发票及收据,证明原告因就医支出交通费6863元、住宿费6160元、购买日用品4923.5元;

证据9、居民户口簿、证明、户籍证明,证明原告被抚养人情况,原告及其被抚养人均为非农业家庭户口;

证据10、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支付鉴定费1万元;

证据11、储某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庭后补充提供),证明被告仅给付原告343000元;

证据12、情况说明(庭后补充提供),证明原告的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在诉讼前协商同意由原告配偶储某担任法定监护人。

被告金后定为支持其抗辩,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收条、银行转账凭证,证明被告已给付原告384000元;

证据2、岱山县公安局罗家岙边防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涉案船舶照片,证明涉案事故经过及被告发现原告受伤后积极抢救的过程;

证据3、原告母亲陈某养老金发放信息,证明原告父母有生活来源,不应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

本案审理过程中,依原、被告申请,本院委托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对王宏国受损害的原因、所受损害与其雇佣工作及自身因素的关联度、伤残等级(含精神和身体)、三期(误工、营养、护理期限)、护理等级、护理依赖程度、治疗中的用药合理性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于2017年3月25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宏国持续性植物生存状态构成一级伤残;酌情给予其误工期、营养期、治疗期间的护理期均至定残前一日;其符合终身完全护理依赖(建议由两人护理)。王宏国缺氧性脑病伴肺部炎症,继发多器官功能不全等,是导致其目前伤势的原因,但目前尚不能明确具体何种原因引起其缺氧性脑病,考虑吸入有害气体中毒的可能性大,具体何种气体目前无法确认。不能排除王宏国所受损害与其雇佣工作的关联度,基本排除王宏国所受损害与其自身因素的关联度。王宏国在治疗中的用药基本合理。

为查明本案事实,本院依被告申请,向岱山县公安局罗家岙边防派出所调取了该所对被告金后定及事发时“浙岱渔03923”船船员赖某、金某、刘某、曹某、金某制作的询问笔录。金某在笔录中陈述:2016年4月22日晚上10时左右,船在143海区4小区海域,当时我们准备清洗鱼货,王宏国在机舱间,因清洗的海水需通过机舱的机器抽到甲板上,我走到机舱叫王宏国把机器开起来抽水,却发现王宏国侧着身子躺在机舱抽水管旁边地上,我叫他没有反应,便赶紧喊其他船员过来,一起把王宏国抬到渔船尾部甲板上,并对其进行了人工呼吸及胸外按压等急救措施,王宏国没有反应,我就打电话给涨网套村,要求联系上海急救中心直升机过来急救,同时往上海方向开船,其他船员继续对王宏国进行急救。因天气原因,直升机不能过来,在征求王宏国家属同意后,我们就近开往嵊泗,大概开了20多个小时,4月23日晚上8点左右才到嵊泗,后将王宏国急送嵊泗医院。赖柳挺等五名船员在笔录中的陈述与金后定基本一致,并补充陈述:出事前两个小时左右最后一次见到王宏国,当时大家在一起收拾鱼货,收拾完后分开,王宏国一人去了机舱,其他人和金某定在甲板干活,准备清洗鱼货了,金某就去机舱通知王宏国打开开关放水,没过多久就听金后定喊王宏国昏倒了,让我们去帮忙。我们进入机舱后未发现有异样,也未发现王宏国身上有外伤,空气中仅有柴油味,无其他气味,王宏国平时干活勤快,饮酒较少,与其他船员关系和睦,未发现有疾病。

2017年4月18日,为查明本案事实,本院会同原告代理人王志华、被告金后定及其代理人周世忠,前往涉案“浙岱渔03923”船勘察,拍摄了相关照片,并对在船船员赖某制作了询问笔录,赖某的陈述与其之前在派出所的笔录基本相同,并补充陈述:涉案事故发生时已在海上作业了四五天,当时不是很忙,一天作业一、两次,一次四小时左右,事发前未发现王宏国有异样,听到金后定呼叫王宏国昏倒后,我与其他船员进入机舱时,机舱的机器在运转,机舱的天窗是开着的。

经质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认为:证据1-5、9-12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证据5病历中“硫化氢中毒”系根据原告家属口述所载,并不客观;证据6医疗费发票中,由医院出具的票据及已纳入鉴定范围的票据予以认可,其他票据有异议,发票金额有差异,部分不属于原告本人的费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就诊的发票被告已用于理赔,获得的60000元理赔款已交给原告;证据7护理费发票无异议,对收据及证明有异议,护理费标准应按发票所载60元/天计算;证据8中交通、住宿、日用品发票真实性无异议,其他票据有异议,具体金额由法院核对。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的证据1-5、9-12,被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均予认定;证据6医疗费票据表面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款项用途及金额合理性,将在下文综合分析认定;证据7、8中的发票,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其他票据无证据佐证,被告有异议,不予认定。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证据3陈雪南的养老金发放信息不能证明待证事实,陈雪南是否有社保,不影响王宏国的抚养义务。本院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均予认定,至于原告父母是否符合给付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条件,将在下文综合分析。综合被告的证据1收条和银行转账凭证、原告的证据12储某账户交易明细及庭审中原告的自认,本院认定被告已给付原告共343000元,具体为:诉前银行转账2016年4月29日10000元、4月30日5000元、5月2日10000元、5月5日3000元、5月16日10000元;诉前现金2016年5月10日20000元、5000元;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押金20000元;诉讼期间260000元。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原、被告均无异议。原告进一步认为鉴定意见书可证明原告受伤与雇佣工作有关联,伤残等级为一级,符合终身完全护理依赖,需两人护理,治疗期间的用药基本合理。被告认为鉴定意见书关于原告受伤原因及关联性问题,表述不清楚,不能确定系雇佣原因导致,鉴定意见虽建议两人护理,因原告长期处于昏迷状态,仅洗漱、移动等需两人护理,无需全天候两人护理,用药合理性应区分鉴定前、后两个阶段,对无发票的用药有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均予以认定,至于鉴定意见书涉及的事故原因、护理费及用药合理性问题,将在下文综合分析认定。

关于原告因本次事故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依据本案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审核认定如下:

1、医疗费。原告主张2016年4月25日至2017年4月15日的医疗费为624737.78元,具体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住院费用56232.94元、门诊总治疗费3550.77元;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住院费用61220.22元、门诊治疗费18元;上海长海医院(立德医院)治疗费452180.3元;浙江省医疗门诊收费票据334.55元;上海健新医药有限公司、上海新华医疗开发公司、上海杏一医疗用品贸易有限公司共14653元;国药控股国大药房上海连锁有限公司12740元;北京德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16110元;其他自购药2175元;急救医疗费5523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关于用药合理性,鉴定前已发生的医疗费,经鉴定机构审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上海立德医院费用清单显示用药符合诊疗常规,原告自费购买的药物,虽部分没有提供处方笺等医嘱证明,但均适合用于其病情,结论为基本合理,予以认定;鉴定后发生的医疗费,因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受理本案鉴定时间为2017年1月22日,而原告后续就诊用药仍在继续发生,导致部分用药未纳入鉴定范围,但就医时间、所用药物与原告病情相关联,且金额基本合理,亦予确认。从具体金额来看,原告主张北京德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医疗费为16110元,但发票金额仅12348元,故按发票金额予以认定;广东壹号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昆山分公司出具的金额为2256元的发票,应纳入其他自购药,其他自购药调整为4431元;急救医疗费用主要为急救车费用,其中2017年4月13日金额为1354元、项目为车费的收据,收款人盖章为洋山镇洋鑫五金建材商店,应予剔除,急救医疗费用调整为4169元;其他医疗费有发票或病历等佐证,均予认定。据此本院认定医疗费共计621877.78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30元/天×260.5天=7815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的治疗经过为:嵊泗县人民医院2016年4月23日至24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2016年4月25日至5月13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2016年5月13日至6月17日;上海长海医院(立德医院)2016年6月17日至2017年1月10日。住院期间共263天,但原告就低按260.5天计算,30元/天的标准亦属合理,故对原告主张的该笔费用予以认定。

3、误工费。原告主张122000元/年×11个月(2016年4月23日至2017年3月24日)=111833元。被告辩称原告系渔民,应按2015年农、林、牧、渔年平均工资32673元计算,误工期限为336天,合计30077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2012年就曾在涉案船舶担任轮机长,两年后去其他船工作,之后又回到涉案船舶,职务仍为轮机长,年工资为122000元,原告亦持有与轮机长岗位对应的证书,故原告主张的误工费计算标准合理。误工期限自2016年4月23日起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即2017年3月24日,共336天,但原告就低按11个月计算,予以确认,误工费合计111833元。
    4、护理费。原告主张定残前护理费(2016年4月23日至2017年3月24日)共130370元,其中护工费2100+43270+4000=49370元;妻子等家人陪护费200元/天×30天×(11个月+2.5个月)=81000元(鉴于2016年4月23日至5月12日,2017年1月10日至3月3日,无护工陪护,妻子等家人陪护增加2.5个月的护理期)。定残后护理费200元/天×365天×5年×2人=730000元。被告辩称,原告无需两人全天候护理,定残前护理费应按60元/天计算至定残前一日,为20160元;定残后护理费,考虑到原告病情及目前状况,应按2000元/月逐年支付,后续护理费待实际发生后再主张。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的护理费应划分为住院治疗期间和非住院期间两个阶段。对于住院治疗期间(2016年4月23日至2017年1月10日)共263天的护理费,原、被告主张的计算标准,依据均不充分,不予采信。考虑到原告的伤情、护理客观存在、舟山地区服务业工资标准,及鉴定意见书关于原告符合终身完全护理依赖、由两人护理的建议,酌定按40000元/年/人计算,住院治疗期间的护理费为40000元/年×263天×2人=57644元。对于非住院期间的护理费,自2017年1月11日起暂计算2年至2019年1月10日,40000元×2年×2人=160000元。上述护理费合计217644元。

5、伤残赔偿金。原告主张按2016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7237元/年计算,47237元/年×20年=944740元。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于1974年4月27日出生,非农业家庭户口,伤残等级为一级,原告主张金额合理,予以认定。

6、被抚养人生活费。关于抚养年限,原告主张王紫瑶15年、王定忠13年、陈雪南16年,抚养人均为2人,按2016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30068元计算,共466054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被抚养人生活费不作为单独的人身损害赔偿项目,有关费用金额应并入伤残赔偿金项目。原告父亲王定忠于1948年12月19日出生,母亲陈雪南于1951年11月8日出生,均已过退休年龄,陈雪南虽有养老金,但每月仅千余元,远低于舟山当地平均消费支出,被告未能证明王定忠与陈雪南还有其他收入来源,故应当认定符合给付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条件。关于抚养年限,因被抚养人生活费的实质为弥补因抚养人劳动能力丧失、收入减少,进而导致被扶养人生活费减少的消极损失,而定残前的收入损失已通过误工费的形式赔偿,故被抚养人生活费应从定残日即2017年3月25日起算。本案抚养年限王定忠为11年,陈某14年,原告女儿王某14年(2013年3月1日出生)。原告父母育有一子一女,即原告王宏国、原告姐姐王某。故王定忠、陈某、王某的抚养人均有2人,且均为非农业家庭户口,应按2016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30068元计算,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为30068元/年×14年=420952元。

7、营养费。原告主张100000元,被告辩称应按30元/天计算,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至定残前一日止(共336天),合计10080元。本院认为,综合考虑原告的伤残等级及植物性生存状态,被告的主张较合理,该笔费用认定为10080元。

8、交通费。原告主张6863元,本院结合原告门诊和住院次数、就诊地点、陪护人数,酌定6000元。

9、住宿费。原告主张6160元,本院结合原告住院天数、就诊地点、陪护人数,酌定5500元。

10、日用品。原告主张4923.5元,无法律依据,不予认定。

11、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100000元,结合原告伤残等级及目前状态,本院酌定50000元。

12、鉴定费。原告主张10000元,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

综上,原告已实际发生损失共2406441.78元。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原告王宏国自2012年开始在“浙岱渔03923”船担任轮机长,两年后去其他船工作,后又回该船担任轮机长,与被告金后定约定年工资122000元。2016年4月22日晚,“浙岱渔03923”船在143海区4小区海域作业,王宏国与其他船员一起收拾完鱼货后分开,王宏国一人去了机舱,其他船员和被告金后定留在甲板干活。22时左右因准备清洗鱼货,金后定走到机舱间通知王宏国打开抽水阀门,却发现王宏国侧身躺在机舱间抽水机器旁,处于昏迷状态,但身上无明显外伤。金后定叫他没有反应,便赶紧呼叫船上其他船员。其他船员闻讯进入机舱后除闻到柴油味外,未闻到其他气味,亦未发现其他异样。后王宏国被立即从机舱间抬至渔船尾部甲板,金后定对其进行了人工呼吸及心脏胸外按压等急救措施,其他船员则通过拉伸手臂和腿部等措施进行施救。后王宏国有微弱呼吸,但叫其名字无反应,遂又被抬至船员室。金后定安排人员轮流照看王宏国,并将情况汇报给涨网套村委,要求村委帮助联系上海急救中心直升机过来急救,同时将船开往上海方向。因天气原因,上海急救中心救援飞机未能前往。金后定联系了王宏国家属并决定立即就近驶往嵊泗,其他船员继续对王宏国进行施救。2016年4月23日晚上8点左右到达嵊泗本岛,王宏国随即被急送嵊泗县人民医院抢救,后又转往上海第六人民医院东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上海长海医院(立德医院)治疗。2017年1月10日出院返回家中,至今处于昏迷状态。

另查明,“浙岱渔03923”船是一艘钢质捕捞渔船,于2012年8月19日建造完工,登记为被告金后定所有,船长39.09米,型宽6.8米,型深3.4米,总吨位245,主机功率235千瓦。原告王宏国持有主机功率未满300千瓦的渔船轮机长证书及渔业船员专业训练合格证。就涉案事故,被告金某已向原告支付343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原、被告争议焦点主要如下:

(一)原告受伤的原因及责任

原告主张,原告受被告雇佣,在工作场地、工作时间受伤,在排除自身疾病的情况下,原告受伤与工作有直接因果关系,被告未举证证明原告对涉案事故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辩称,鉴定意见未完全明确原告受伤系雇佣工作引起,也无法明确系何种原因导致,原、被告应对半承担责任。

本院认为,关于受伤原因,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认为王宏国吸入有害气体中毒的可能性大,主要依据为:1. 鉴定机构依据送检影像学及病史资料等信息并请有关专家会诊提示,王宏国具有缺氧性脑损伤、脑萎缩、肺部炎症等颅脑及肺部病理改变,符合缺氧性脑损伤的改变,考虑有害气体中毒引起一系列病程的可能性大。2. 根据病史记载,各医院对王宏国缺氧性脑病诊断与鉴定机构意见基本一致,均为王宏国符合吸入有害气体后,引起肺部损害、昏迷、缺氧性脑病,王宏国心、肝功能指标的异常,符合继发多器官功能不全之表现。至于王宏国肋骨骨折不排除系船上急救所致,且不会直接导致其目前损失后果。3. 鉴定机构法医审查王宏国病史及影像资料,并请有关专家会诊,未发现存在有导致王宏国目前伤势的自身疾病。4. 嵊泗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洋山分局于2017年1月12日提供的证明记载“王宏国从2014年8月12日参加嵊泗县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至今未产生医疗报销记录”。5. 洋山镇雄洋社区居委会、储昭霞及王宏国邻居均证明,王宏国此次事故发生前身体健康,未发生过重大疾病。综上,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关于王宏国吸入有害气体中毒的可能性大的鉴定意见,较为客观可信,予以确认。由于王宏国为涉案船舶轮机长,昏迷时间发生在海上作业过程中,昏迷地点亦为工作的机舱内,根据鉴定意见书,基本排除王宏国所受损害与其自身因素的关联度,不能排除王宏国所受损害与其雇佣工作的关联度,故被告金某对王宏国的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考虑到本案中,有些医院虽诊断王宏国为硫化氢中毒,原告方司法鉴定申请亦陈述为硫化氢中毒,但涉案事故发生时,王宏国单独一人在机舱内,具体昏迷过程不详,船舶排放废气种类不清楚,且无气体采样分析,缺少判定硫化氢中毒的直接依据。因目前证据难以还原事发时状况,导致王宏国昏迷系何种有害气体、气体来源、产生气体原因无法确认,综合王宏国昏迷后被告一系列积极施救措施,本院酌定原告自己分担15%责任,被告承担85%责任。原告已实际发生损失共2406441.78元,按照被告责任比例,扣除被告已支付的343000元,被告尚需支付原告1702475.51元。原告有关后续护理费等损失,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给付。

(二)被告是否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

被告主张,“浙岱渔03923”船为245总吨,根据《关于不满300总吨船舶及沿海运输、沿海作业船舶海事赔偿限额的决定》,被告有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赔偿限额为(245-21)×1000+54000=278000计算单位,按照事故当日汇率,折合人民币2537075.26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五)项规定“本章规定不适用于下列各项:(五)船舶所有人或者救助人的受雇人提出的赔偿请求,根据调整劳务合同的法律,船舶所有人或者救助人对该类赔偿请求无权限制赔偿责任,或者该项法律作了高于本章规定的赔偿限额的规定。”根据该条规定,原告的赔偿请求属非限制性债权,被告关于其有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诉请有理部分,予以支持。原告的人身损害发生于“浙岱渔03923”船上,且其在伤后一年内行使优先权,故其关于船舶优先权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金后定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王宏国人身损害赔偿款1702475.51元;

二、原告王宏国就上述债权对被告金后定所有的“浙岱渔03923”船享有船舶优先权;

三、驳回原告王宏国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0164元,由原告王宏国负担12580元,被告金后定负担17584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金后定负担(上述费用本院均予以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凌云

审  判  员    肖  琳

代理审判员    刘啸晨

 

 

二○一七年七月五日

 

代书记  员   余滨言


 

附页: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  下列各项海事情求具有船舶优先权:
  (一)船长、船员和在船上工作的其他在编人员根据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所产生的工资、其他劳动报酬、船员遣返费用和社会保险费用的给付请求;
  (二)在船舶营运中发生的人身伤亡的赔偿请求;
  (三)船舶吨税、引航费、港务费和其他港口规费的缴付请求;
  (四)海难救助的救助款项的给付请求;
  (五)船舶在营运中因侵权行为产生的财产赔偿请求。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一条第一款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第十八条第一款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