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 精品裁判文书
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与被告临沂裕隆建材有限公司、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宁波志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宁波外代新扬船务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7-10-27
   

 

中华人民共和国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72民初357号

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Maersk Line A/S)。

法定代表人:安妮·彼得堡歌、克里斯蒂·克兰德,该公司集团执行董事会成员。

委托代理人:曹放,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尚涛,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临沂裕隆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马宁。

被告: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战景荣。

被告:宁波志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东明。

被告:宁波外代新扬船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燕松,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谢世忠,男,该公司员工。

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士基公司)与被告临沂裕隆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隆公司)、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战捷公司)、宁波志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志诺公司)、宁波外代新扬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扬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1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本院于2017年4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尚涛、被告新扬公司委托代理人谢世忠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裕隆公司、战捷公司、志诺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马士基公司起诉称:2014年12月,裕隆公司通过战捷公司、志诺公司、新扬公司向马士基公司订舱,将涉案40呎集装箱从中国宁波港运往纳米比亚沃尔维斯湾,马士基公司签发编号为571315406提单。2015年2月7日,涉案集装箱抵达目的港,因无人提货,涉案集装箱滞留在目的港。2015年4月21日,目的港海关部门将涉案集装箱拆箱,空箱返还给马士基公司。在滞留期间,产生集装箱使用费、码头堆存费、目的港单证处理费、进口服务费及附加进口服务费等费用,共计14777.69美元。马士基公司认为,目的港无人提货给其造成损失,裕隆公司作为托运人,应予赔偿;战捷公司、志诺公司、新扬公司作为托运人的货运代理人,未能披露真实的托运人,应承担赔偿责任;马士基公司与新扬公司间存在代理协议,新扬公司作为马士基公司订舱代理,未尽到审慎义务,其不当行为致使马士基公司遭受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四被告共同承担集装箱超期使用费10200美元;2.四被告共同承担码头堆存费4021.8美元;3.四被告共同承担目的港单证处理费、进口服务费及附加进口服务费共计555.89美元;4.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庭审时,马士基公司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四被告共同承担集装箱超期使用费9310美元;2.四被告共同承担目的港单证处理费、进口服务费及附加进口服务费共计555.89美元;3.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

新扬公司答辩称:1.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新扬公司接受志诺公司委托,向马士基公司订舱。马士基公司出具的提单载明托运人系中国咏禾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咏禾公司),该公司系马士基公司约号762655项下对应的主体。志诺公司也披露托运人为咏禾公司,马士基公司应向咏禾公司主张相关涉案费用;2.约号762655只能由特定主体使用,马士基公司能够根据约号识别托运人身份,故本案不属于隐名代理,马士基公司无权要求新扬公司承担披露不能的法律责任;3.马士基公司应知涉案运输合同相对人是咏禾公司,而非裕隆公司,马士基公司有义务核实合同相对人身份;4.马士基公司诉请计算依据不足,同时涉案货物到港后,马士基公司未及时催促托运人处理,没有尽到减损义务,应承担相应责任;5.在订舱代理合同项下,新扬公司与马士基公司系船舶代理合同关系,新扬公司作为马士基公司代理,接受第三方订舱,该义务不应扩展到运输环节,涉案费用在目的港产生,涉案费用不受订舱代理合同约束。

志诺公司书面答辩称:其根据战捷公司的委托书向新扬公司订舱,战捷公司的委托人为裕隆公司,其后裕隆公司要求将托运人改为咏禾公司。

战捷公司书面答辩称:涉案货物实际托运人为咏禾公司,与马士基公司订舱使用约号是762655,根据马士基公司的操作惯例,一个约号对应一个约主,只有该约主才能享受该约号下的海运费价格,约号762655对应的是咏禾公司而非裕隆公司。委托书中发货人记载为裕隆公司,系战捷公司操作错误所致。同时,涉案货物滞留目的港,承运人应对货物进行拍卖,涉案货物价值较高,其拍卖款可以覆盖目的港相关费用。

裕隆公司未作答辩。

原告马士基公司为证明其诉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

1.战捷公司出具的委托书、志诺公司出具的委托书、订舱确认单,证明裕隆公司通过战捷公司、志诺公司及新扬公司向马士基公司订舱,委托马士基公司将涉案集装箱从宁波港运往纳米比亚沃尔维斯湾;

2.编号为571315406的涉案提单,证明马士基公司接收涉案货物并签发编号为571315406提单,同时涉案集装箱已实际出运;

3.马士基公司出具的涉案费用发票,证明涉案货物在目的港产生单证处理费、进口服务费及附加费等费用共计555.89美元;

4.英国蓝天英特摩德(英国)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的工商登记材料及其出具的证明,证明涉案集装箱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市场价格为5100美元;

5.纳米比亚港口当局出具的证明及通知,证明涉案货物于2015年2月7日在目的港卸货,同年4月21日涉案货物因长期滞留,目的港海关要求强制拆箱,同日空箱返还马士基公司;

6.订舱代理协议,证明马士基公司与新扬公司之间签订了订舱代理协议,根据该协议的约定,本案情况下新扬公司应向马士基公司支付涉案费用;

7.马士基网站上公示的滞箱费收费标准,证明船公司在其网站上公布了滞箱费收取标准,本案共产生滞箱费9310美元;

8.翻译机构资质证明,证明翻译机构具备相应资质。

被告新扬公司为证明其辩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

1.货物出口委托单、货运代理协议,证明新扬公司与志诺公司间存在货运代理合同,志诺公司将涉案货物海运事宜委托给新扬公司,委托书载明约号为762655;

2.公证邮件,证明新扬公司接受志诺公司委托,向马士基公司订舱事实以及目的港无人提货的处理事宜;

3.订舱代理协议及翻译件,证明新扬公司与马士基公司的关系,新扬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

4.系统委托书,证明新扬公司就涉案货物向马士基公司订舱的事实;

5.马士基公司上海分公司函件,证明马士基公司主张的费用前后矛盾。

被告战捷公司虽未出庭,但为证明其辩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

1.战捷公司与咏禾公司间往来邮件,证明涉案货物托运人为咏禾公司;

2.战捷公司与咏禾公司之前的财务往来、涉案发票及汇款银行凭证,证明战捷公司与咏禾公司间有长期业务,涉案货物应咏禾公司要求,港杂费付至杭州梦吉雅进出口有限公司,发票抬头也是杭州梦吉雅进出口有限公司,该公司系涉案货物的采购公司。

对于原告马士基公司提供的证据,被告新扬公司质证认为,对证1真实性无异议,虽然战捷公司委托书中发货人为裕隆公司,但在订舱确认书中发货人变更为咏禾公司,该组证据中适用统一的约号762655;对证据2无异议,提单载明托运人为咏禾公司,约号为762655;证据3系马士基公司单方制作,真实性不确定;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英国蓝天英特摩德(英国)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无出具证明资质;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对中文翻译有异议,该组证据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对证据7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价格系马士基公司单方制作,变动性较大,非市场价格;对证据8无异议。

对被告新扬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马士基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主要系志诺公司与新扬公司之间邮件往来,同时该组证据中显示新扬公司向马士基公司出具提单样单,马士基公司根据该样单签发提单;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中文翻译应以原告证据7中的翻译件为准;证据4位复印件,不予认定;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但马士基公司的滞箱费和堆存费是滚动计算,时间不同,数额也会不同。

对被告战捷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马士基公司质证认为,证据1、2真实性无法核实。被告新扬公司质证认为,对真实性无异议。

裕隆公司、志诺公司未提供任何证据,亦未提供任何书面质证意见。

经审查,本院认为,新扬公司对马士基公司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且证据4、5、6有原件,故对马士基公司证据真实性均予以认定,关联性及证明力下文综合认定。马士基公司对新扬公司证据1、2、3、5真实性无异议,证据4虽为复印件,但马士基公司承认新扬公司向其订舱事实,故对新扬公司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马士基公司证据6与新扬公司证据3相同,为订舱代理协议,该协议的中文翻译件,双方互不认可,本院将结合协议原本进行综合判定。战捷公司证据均为复印件,内容系战捷公司与案外人之间的来往邮件、银行单据等,且战捷公司未出庭接受质证,其证据真实性难以认定,故对战捷公司证据不予认定。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2014年11月4日,战捷公司向志诺公司出具委托书,委托办理一40呎集装箱货物海运事宜,从宁波港运至沃尔维斯湾,发货人为裕隆公司,使用马士基公司约号762655。就该货物出运事宜,志诺公司向新扬公司出具委托书,载明托运人为裕隆公司,约号为762655,由马士基公司承运。2014年12月23日,新扬公司接受志诺公司委托,向马士基公司订舱,出具订舱确认单,载明托运人为咏禾公司,承运人为马士基公司,约号为762655,集装箱号为MRKU4310693。随后马士基公司出具编号为571315406的提单,载明托运人为咏禾公司,约号为762655,集装箱号为MRKU4310693,起运港为宁波,目的港为沃尔维斯湾。2015年2月7日,涉案货物到达目的港,因长期滞留目的港无人提货,2015年4月21日,纳米比亚海关出具书面通知,强制拆箱,涉案货物移入海关监管仓库。

另查明,马士基公司与新扬公司间存在订舱代理协议,新扬公司作为马士基公司代理,接受第三方订舱。

本院认为,本案系涉外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涉案货物的起运港为宁波港,故本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庭审中,马士基公司、新扬公司均选择适用中国法,而被告志诺公司、战捷公司、裕隆公司就法律适用未发表任何书面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就法律适用未达成合意的,应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本案四被告均为中国法人,且涉案运输合同履行地之一为宁波港,故本案应以中国法为准据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托运人对承运人、实际承运人由于托运人或托运人的受雇人、代理人的过失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因涉案货物到港后长期无人提货,使得承运人马士基公司遭受损失,托运人应承担赔偿责任。涉案提单载明托运人为咏禾公司,同时马士基公司承认,约号为马士基公司与客户间关于运费的特别约定,贯穿合同履行过程的约号762655系咏禾公司所有,且于马士基公司而言该约号所对应的主体是唯一的,即咏禾公司,而战捷公司、志诺公司的托书却载明托运人为裕隆公司,而实务中确实常有因运价原因产生套约的情况,故涉案提单的真实托运人难以确定。在此情形下,涉案业务的实际经手人均有义务向承运人披露其委托人。新扬公司披露其接受志诺公司订舱委托,志诺公司披露战捷公司向其发出委托,二者披露的事实均有证据相印证,故二者已经尽到代理人的披露义务。战捷公司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另有托运人存在,故本院认定战捷公司为涉案货物交付人,为本案托运人,战捷公司应向马士基公司承担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的义务。本案中无证据证明裕隆公司系托运人,故马士基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马士基公司要求新扬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根据订舱代理合同,新扬公司对马士基承担订舱代理人义务的范围只限于起运港,在合同签订之时双方无法预见目的港存在的商业风险,故马士基公司要求新扬公司承担目的港相关费用,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马士基公司主张目的港单证处理费、进口服务费及附加进出口服务费共计555.89美元,符合业务操作实践,本院予以支持。根据马士基公司在其官网公布的滞箱费收费标准,综合考虑免箱期、涉案集装箱目的港滞留时间、同期同类集装箱价值等因素,本院认为马士基公司主张滞箱费9310美元基本合理,予以支持。

综上,原告马士基公司诉请部分有理,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支付滞箱费9310美元、目的港单证处理费及服务费等费用555.89美元;

二、驳回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65元,由被告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马士基航运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30日内,被告临沂裕隆建材有限公司、天津战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宁波志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宁波外代新扬船务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胡建新
代理审判员    谭  勇
代理审判员    单亚娟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代  书记员    郑  静


 

附件: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

第四十一条  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民事关系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

(一)当事人一方或双方是外国公民、外国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无国籍人;

……

3.《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七十条  托运人对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所遭受的损失或者船舶所遭受的损坏,不负赔偿责任;但是,此种损失或者损坏是由于托运人或者托运人的受雇人、代理人的过失造成的除外。

……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第二百五十九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