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舟山市定海良港船厂诉舟山明赢船务有限公司船舶修理合同纠纷案
文字显示:      发布时间:2017-09-01
   

 

——对船舶留置权确认及虚假诉讼的防控

 

□ 童 凯

 

【裁判要旨】

    船舶在船厂维修完毕离开后,第二次进入船厂维修,船厂不得因再次占有该船主张第一次维修费用享有留置权;船东与船厂恶意串通、虚构事实,企图通过行使留置权、优先权等方式获取不当利益的,应当认定其构成虚假诉讼。

【案例索引】

一审:宁波海事法院(2014)甬海法舟商初字第602号(2015年4月8日)

【案情】

原告:舟山市定海良港船厂(以下简称良港船厂)。

被告:舟山明赢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赢公司)。

    2014年6月9日至同年7月22日,明赢公司所有的“明赢9”船一直抛锚在舟山长峙锚地,期间并未在原告良港船厂修理。同月23日下午,该船驶离锚地,停靠在良港船厂码头。但在2014年10月9日,原告良港船厂却诉称:2014年6月28日,原、被告签订《船舶修理合同》一份,双方约定:原告良港船厂对被告明赢公司所有的“明赢9”船进行修理,修理费为380万元,船舶进厂前预付100万元,出厂后逐月付清余款,如被告明赢公司违约,则需支付应付金额日千分之五的违约金。“明赢9”船自2014年7月1日进入船厂维修,并于同年7月31日维修完毕。2014年8月7日,原、被告双方核对维修项目及维修金额,确认“明赢9”船修理费为380万元,并由被告明赢公司出具《修理确认书》。双方确认上述修理费于2014年11月底前付清。后被告明赢公司一直拖欠未付,故良港船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支持其上述修理费、违约金,并主张其享有留置权。案件受理后,原告良港船厂申请法院扣押“明赢9”船。2014年10月14日,宁波海事法院根据原告申请,依法扣押“明赢9”船。

    本案审理期间,法院发现原、被告诉称事实与法院查明事实不符,存在恶意串通情形。2014年12月20日,原告良港船厂向宁波海事法院递交撤诉申请,法院裁定不予准许。

【审判】

    宁波海事法院认为: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不得违背公序良俗,不得损害他人及社会公共利益。本案中,原告良港船厂主张其在2014年6月25日至7月31日期间,对被告明赢公司所有的“明赢9”船进行维修,并为此提供了由原、被告双方共同签字的修船合同、项目完工验收单及修理费结算书,这与法院查明的该船在2014年6月25日至7月31日期间未进行过任何修理的客观事实严重不符。原、被告之间恶意串通、虚构事实,企图共同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主观意图和客观行为十分明显,已构成虚假诉讼,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此外,良港船厂与明赢公司恶意串通,虚构修船事实,并故意伪造修船证据,企图通过诉讼不当取得船舶修理费债权及船舶留置权,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该行为应依法予以制裁。宁波海事法院于2015年4月8日作出(2014)甬海法舟商初字第602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舟山市定海良港船厂的诉讼请求。同时,宁波海事法院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制作(2014)甬海法舟商初字第602号民事制裁决定书,决定:一、对舟山市定海良港船厂罚款人民币20万元;二、对舟山明赢船务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20万元。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但原告良港船厂对于20万元的处罚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复议决定,维持一审法院的处罚决定。

【评析】

    本案案情并不复杂,但由于原告处心积虑与被告制造船舶维修假象,隐瞒案情事实,导致本案的审理不同于普通案件。本案的审理一方面要查明留置权事实真相,另一方面要探析原、被告虚假诉讼背后的逻辑链条。

一、船舶留置权的确认——虚假诉讼的逻辑起点

    船舶留置权因留置权人对留置船舶的丧失占有而消灭。海商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船舶留置权在造船人、修船人不再占有所造或者所修的船舶时消灭。而在船舶修理合同纠纷案中,船舶多次进入同一船厂维修并拖欠多次维修费的情况屡见不鲜,船舶留置权“消灭”后能否“恢复”?即船厂凭借“二次占有”而对涉案船舶以往的维修债权享有留置权的主张能否成立。笔者对此持否定态度,笔者认为,留置权人的这种占有应当为持续不间断的占有,否则留置权就会因占有的丧失而消灭。一是我国的司法实践承认留置权人对留置财产丧失占有时,留置权消灭。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七条及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留置权人将留置物返还给债务人后,以其留置权对抗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物权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留置权人对留置财产丧失占有或者留置权人接受债务人另行提供担保的,留置权消灭”。此种消灭即使因其他原因重新占有时也不能恢复留置权。二是不承认“恢复”留置权的做法可以保障船舶其他债权人利益。根据海商法规定,船舶拍卖时,船舶留置权优先于抵押权受偿。如果留置权在“消灭”后可以“恢复”,既有碍于查明留置债权,也会给后于留置权受偿的抵押权造成一种不稳定的状态,更容易导致船舶所有权人与留置权人暗中勾结,侵害抵押权人或其他债权人利益。三是留置权设立的本意是为督促造船人、修船人早日结清费用,维护航运市场的良性运营。如果修船人不在维修后立即留置船舶,那么该维修债权请求权便自然沦为普通债权,以此进一步保障所有权的完整性。造船人、修船人的扩大使用或者恶意使用也将不被法律所承认。

    本案原、被告间长期存在船舶维修关系,被告可能曾经存在拖欠原告船舶修理费的情况。以往法院对船舶留置权主张的审查较严,船厂不得以第二次占有该船而主张前一次维修债权对该船享有留置权。原告为保障其债权优先性,出此下策,谁料偷鸡不成蚀把米。有观点认为,本案可适用物权法第二百三十一条企业之间留置权的规定。但笔者认为,企业之间留置权适用于留置同一企业的不同标的物,而对于同一条船舶的前后两次修理费,该法条不适用。

二、对于虚假诉讼的审理心得与对策

   原告良港船厂提供的证据材料从形式上与实质上都很合理,但法院在审理中发现的细节问题引导了整个案件审判的走向,让事实浮出水面:一是比照涉案船舶相关案件,初起疑心。本案在受理前与该船相关的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件已结案,所有船员于2014年7月23日离船,离船前该船并未靠岸维修。结合被告公司状况,早在2014年上半年已开始涉诉,公司亦早已陷入经营困境,但却在6月份将船舶驶入船厂维修。此情与原告起诉的事实不符;二是留心细节证据,逐项核实。鉴于上述疑点,法院在扣押船舶时,细心留意,一边对涉案船舶可能涉及的维修项目进行拍照,一边为判决搜集相关证据;三是抓住关键证据,据理判决。法院在扣船时主动搜集航海日志,调取高级船员的证人证言以及扣船时的笔录等证据,在案件审理中起到关键作用,本案最终亦根据上述关键证据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虚假诉讼案件的审理中,应当注意以下几点:一是获取关键证据前,法院勿轻易对虚假诉讼下结论。通常虚假诉讼原被告都会事先沟通,但对于详细事实及存疑证据则含糊其辞。尽管如此,仅凭当事人陈述不足以认定虚假诉讼,法官仍应将与当事人证据相反的、符合客观事实的证据固定下来,不要轻易以当事人“反言”及陈述与证据存在出入而判定虚假诉讼。二是用好庭审技巧。当当事人陈述与真实证据不符时,建议让当事人多次陈述直至内心确认,由视频或书记员记录在案,并调取真实证据要求当事人解释,以防当事人“翻供”。与此同时,主动向原被告或训诫、或释明处罚方式晓以利害。三是从心理上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进行打击。在庭审结束,当事人心理动摇之时,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案。对原告、原告代理人、被告、被告代理人等人分别约谈,利用当事人之间的猜忌达到当事人主动承认虚假诉讼的目的。四是一旦认定为虚假诉讼,建议不允许当事人撤诉。在虚假诉讼形迹败露之后,当事人通常采取撤诉方式应对,法院应当裁定不允许其撤诉。否则原告有可能改头换面再次诉讼,不但浪费司法资源,而且降低虚假诉讼成本,纵容恶意当事人虚假诉讼。

    由于近年来航运企业普遍经营困难,债权人诉至法院的案件数量激增,而其中一些当事人企图鱼目混珠,通过虚假诉讼获取不当得利。虚假诉讼通常以虚构留置权、优先权等优先于船舶抵押权的形式出现。在这类案件中,原告诉请及事实较为笼统,而被告均愿意以调解结案。承办法官在发现可疑案件时,可以通过下述方式对虚假诉讼的甄别与防范:一是在审理方式上,建议对存疑案件开庭审理,避免过早地以调解方式结案;二是在处理程序上,可将利害关系人如船舶抵押权人追加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由第三人申请鉴定、审计,对原、被告诉讼形成实质性对抗;三是在承办过程中,可实船查看,留意细节,以当事人陈述事实为节点,审查证据;四是在合议庭成员设置上,条件允许时,可由具备船检专业知识的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

 (作者:宁波海事法院法官)

 
 
  版权所有:宁波海事法院 浙ICP备12030413号-1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管理员信箱:nbhsfy@sina.cn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197号


海院微信

海院微博